歌剧电影《图兰朵》4月将登陆院线


 发布时间:2020-11-28 10:28:55

今年年初,首都剧院联盟就推行了联盟成员低票价的举措。龙年春节期间,包括中央、市属和民营的30家首都剧院联盟成员单位,集体打出低价牌,把100元以下的低票价座位数增加到总体座位数的20%左右。此外,国家大剧院、中山公园音乐堂等重点剧场都推出了50元至100元的低价票。长安大戏院,像

商报:Real-D进入国内院线之后,针对国内的3D电影放映市场将采取何种发展策略?陈永安:Real-D在全球占有80%的市场份额,我们从美国到欧洲,再到中国的拓展计划导致我们进入中国时间较晚,只占据15%左右的市场份额。不过,较晚进入中国市场也会为Real-D带来一定的好处。首先,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前,我们已经在国际上确立了自己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具有一定的海外知名度,因此,国内院线更容易接受我们进入市场;其次,我们在挑选合作伙伴时,也可以尽量多选择具有3D大片放映实力的国内大部分一流院线,率先占领国内的高端电影消费市场。

此次借助高新科技以3D舞台艺术片的形式上映,进一步增强了舞台艺术精品的感染力、影响力和辐射力。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局长蔡赴朝透露,将在明年上半年的合适档期里安排歌剧《白毛女》3D舞台艺术片进入中国的主流院线,并将在农村院线、校园院线和电影频道等渠道持续播出。据介绍,全片拍摄场景多达15个,特效镜头超过600个。特别是摄制组使用的3D电影拍摄控制系统,实现了计算机实时调制和现场同步审看立体画面,在确保获得高质量3D影像的同时,大大缩短了后期制作时间。导演侯克明表示,该片运用了国际上最先进的数字立体电影技术和环绕立体声,极大拓展了歌剧《白毛女》的舞台空间,让观众在影院有“上到舞台看表演,下到乐池听音乐”的身临其境之感。贺敬之、郭兰英、田华、乔佩娟等老艺术家一起观看了歌剧《白毛女》3D舞台艺术片。(完)。

“但最低票价现在和半价日优惠脱钩了。原来按照最低票价35元的要求,《十三钗》在杭州的零售票价必须定在每张70元。脱钩后,影院就不用为保最低票价,去涨零售票价了。”也就是说,参考浙江目前的票价水平,《十三钗》可以在半价日卖30元甚至更低价格。“最后浙江定价多少,还要开会决定。原则上,我倾向还是60元,不涨价。”伍少康说。而记者了解到,新画面公司所谓的“更灵活方式”,包括给影院提高“票房回馈”。如果《十三钗》的全国票房达到一定数字,新画面就在45%对55%的分账数字上,对影院作出让步。

院线作为企业的任务就是利润最大化。在平均22万中国人才有一家影院、银幕稀缺的情势下,院线难有耐心为艺术性强的国产电影安排长期场次以积累口碑。4月12日晚,在北京五棵松由中国导演协会举办的表彰大会上,导演王竞的作品《万箭穿心》引人注目——饰演女主角的颜丙燕获取年度女演员荣誉;该片艺术监制谢飞荣获“杰出贡献奖”。然而,多数中国人不曾在影院中看过《万箭穿心》。《万箭穿心》的全国票房只有250万元,不但不能补偿成本,也注定它是电影院线中的匆匆过客。

如南方某院线老总就苦笑没有预料到该片的票房潜力,只是根据传统标准对其进行了略过千万元的票房预估,因此在排片过程中并没有专门为其增加场次,结果当同行们早已赚得金银满钵时才追悔莫及。由于《失恋33天》的发行方并没有走传统媒体这个常规的营销渠道,而是把最主要的力量都投入到了微博一类的网络社交平台上进行互动营销。因此,作为院线负责人,该老总认为:必须时刻关注着网络平台,否则你就无法了解影片发行的营销效果变动轨迹。

关键拍出优质电影几乎是张伟平一个人的战斗,却为中国电影制片方提高了近10%的分账比例。由此可见,双方的协商更像是实力强弱的博弈,而非所谓的寻求“公平性”。店大欺客,客大欺店才是真实的写照。关于分账比例,主管部门有过不少规定和指导意见,但在过往的实际执行过程中,能拿到43%的都是真正的大片,而有些低成本或低质量影片为了能进院线,给出的分账比例甚至低于40%。“意见”一出,电影投资人欢欣鼓舞,仿佛春天已经到来。但有市场人士指出,姑且不论“意见”在具体实施中会打多少折扣,如果不在电影创作本身下工夫将票房做大,而仅仅是为可以多分“三五斗”而兴奋,那么中国电影将很危险,而中国观众将很痛苦。

比如数月前崔健演唱会纪录片《超越那一天》在北京上映时,寥寥可数的几个场次都几乎爆满,还有不少没看上的人通过微博、豆瓣等发出求票信息。中国电影资料馆和当代MOMA百老汇电影中心这两家经常播放艺术电影的影院现在也吸引越来越多的关注,经常有些优秀的中外艺术片能引起一票难求的盛况。再者,文艺片也并不就是晦涩难懂、曲高和寡的代名词,很多经典的文艺片佳作也有着优美动人的画面和引人入胜的情节,其精彩程度并不逊于某些商业大片,只不过是比之商业片,它具有更多的思想、个性和人文情怀。如果不是院线一厢情愿地将其束之高阁,想来它也应该能够吸引到越来越多的知音。所以,不是文艺片就一定没市场,而是要看院线有没有注意到这个市场,又想不想要这个市场。(文/本报记者 崔巍)。

同时,房租成本的直线上涨、人工成本的大幅提高、经营成本的持续提升等问题,都让院线承受着巨大的经营压力。此次发行方突然上调分账比例,将对电影终端行业造成致命伤害。院线是在“哭穷”还是“真穷”?有专家表示,近几年商业地产房价连年飞涨,使不少影院经理和院线老板感慨:“干了这么多年电影的事儿,到头来全给房地产老板打工了!”2011年底,广电总局曾出台意见,建议影院年度地产租金原则上不超过年度票房的15%。但在实际操作中,随着各大城市房地产价格的上扬,占比达25%的租金也已经现身市场。

因此,《失恋33天》的成功似乎是以微博为代表社交平台类网站在告诉传统媒体:我比你们更懂年轻消费者。各种统计数据都在表明,目前进影院消费的主要观众群体的年龄层为15岁至35岁的年轻人。因此,不管是发行方,还是院线方,聚在一起评估一部影片的票房高低时,首要标准皆为这部影片有哪些卖点可以吸引年轻人进影院。随着微博营销的兴起,开启了电影营销的web2.0时代。《失恋33天》的成功证明了电影可以通过微博互动话题制造电影之外的卖点——在微博等社交平台网站的互动中不断拓展影片的内涵与外延,使得影片的内容不再局限于两小时左右的片中所包含的剧情,而是包括《失恋物语》短篇系列以及“失恋心情”“失恋博物馆”相关话题互动在内的各方面集成。

金川 蕙心 卡索樱

上一篇: 评假“白岩松语录”:有时代的真块垒

下一篇: 祖国历史文化遗产的作文400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