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届北京燕京国际啤酒文化节


 发布时间:2021-01-18 06:39:26

校长王恩哥称,静园是目前讨论的重点方案,望有更多建议。2为何定位“中国学”?区别西方,从中国角度看问题刘伟表示,燕京学堂教授的“中国学”与此前西方视角下的“中国研究”并不相同,将以我为主体,从中国角度看问题。目前国内众多高校集全校之力针对北大一点进行追赶,使北大众多传统优势学科面

然而,功课做完,帮我给侯老带话的前辈带来消息:侯老身体不好,医生不让他见生人,采访可能实现不了。我一下子倍感失落,只好另寻转机。当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碰壁之后还是不屈不挠。这一次,我没有拜托任何人,我把自己研究司徒雷登的文章直接寄给了侯老,同时附了一封简短的信表达了我的意愿,大意是:我想和您聊聊,但是非常理解您因为身体原因不能接受采访,这是我写的关于司徒雷登的文章,非常希望得到您的指教。说实话,我没有期待侯老的回音。

话音刚落,又博得在场师生的热烈掌声。沟通会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校长王恩哥来到现场并坐在最后面倾听师生发言,随后被主持人请到台上,“校长在下面坐了很久了,都没机会发言,我们让校长说两句吧。”然而麦克风始终在提问师生间传递,当话筒终于递给校长时,现场发出一阵嘘声。即便被嘘,王恩哥还是微笑着拿起话筒,针对燕京学堂的相关问题做了回复,并表示欢迎师生反馈意见和建议。不到10分钟的陈述,也赢得了掌声。沟通会原定从9点开始,11点结束。

北大一位经常登录校园BBS的老师说,他曾经以为学生们只愿关心鸡毛蒜皮的小事,直到此时才发现,“北大的学生是有希望的”。当然,校方也表示出宽容、兼听的姿态。从不公布项目的傲慢,到反对声日渐强烈时频繁地召开沟通会,直至原定计划的最终更改。一个有效沟通机制的搭建,使得这场围绕着静园草坪的拉锯战,最终避免了损害公信力也丧失民心这样两败俱伤的结果。在言论最激烈的时刻,校方用足够的诚意,聆听了师生的意见。7月9日的沟通会上,北大校长、常务副校长、党委副书记、基建部负责人等校领导悉数到场。

今年5月,北大启动“燕京学堂”计划,向全球招生,设置一年制“中国学”硕士。同时,选址北大静园草坪一至六院区域。北大因在“祖屋”上动土,引发校内师生不满(本报曾报道)。昨天,北大专门就燕京学堂举行高级别师生沟通会,相关负责人回应选址、文物保护及资金来源等质疑,称目前学堂已获近10亿元捐赠。记者郭莹□现场众校领导回应质疑今年5月,北大选拔成立燕京学堂,首创了“中国学”学科,开设一年制“中国学”硕士项目。学堂选址静园草坪一至六院区域,这六座精巧玲珑的庭院中部分建于1926年,被称为是北大的“祖屋”。

学社本部设立在哈佛大学。成立当天,合作双方选出了一个由9位代表组成的决策委员会。这9个代表分别来自哈佛大学托事部、燕京大学托事部和霍尔基金会。决策委员会是哈佛燕京学社的最高权力机构。燕京大学学术起飞美国的哈佛燕京学社成立不久,燕大的哈佛燕京学社国学研究所也于1928年2月10日宣告成立,并特别聘请著名历史学家陈垣出任所长,后来陈垣成为辅仁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的校长。为加强对学术研究的领导,燕大哈佛燕京学社组成了一个5人学术委员会,除陈垣之外,还包括洪业、博晨光、法国著名汉学家伯希和以及叶理绥。

新开业 班次 茉丽花

上一篇: 傅雷夫妇骨灰安葬上海 曾被傅雷读者收藏(图)

下一篇: 明万历皇帝之母不包庇娘家人 在位时没有外戚跋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