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作家豪尔赫·佛朗哥获阿尔法瓜拉奖


 发布时间:2021-04-12 11:51:22

我看到的是:当年,面对着空白稿纸,我还不知道读者会在何方;如今,无数人对西语文学如饥似渴。如果把《百年孤独》的读者聚拢在一个国家,那里的人口排名能进全球前二十。这不是为了自吹,我只想说,这些人的阅读习惯表明,他们乐意敞开心扉,拥抱西语文学。这是对所有西语作家、诗人、叙述者和教育工

马尔克斯将这笔钱交给妻子后,便一头钻进了书房,一年半后,小说诞生了。这段时间里,天知道梅赛德斯是怎么让肉店老板赊给她肉,面包房赊给她面包的,她什么也没对马尔克斯说,只是默默承担了家中的一切。1966年初,马尔克斯收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南美出版社的一封信,这家出版社准备出版《百年孤独》。梅赛德斯拿着沉甸甸的手稿到邮局邮寄,路上她还在想:“要是到头来这部小说被认为很糟糕可怎么办?”当时谁也预料不到结局是好还是坏,就连马尔克斯也没有把握,当时他估计大概能卖掉5000册,在此之前,他的作品只能卖出1000本。

其中,死亡与孤独以及它们的种种变化,更是其小说永恒的主题。然而,死亡与孤独赋予了生命和爱情更大的力量。因此,尽管马尔克斯写孤独,写死亡,写战争,写灾难,这些文字背后隐藏的却是生命和爱。马尔克斯作品中无处不在的死亡,是与他的祖国哥伦比亚的历史和作者本人经历息息相关的。马尔克斯幼年在外祖父家中经历的所有事情中,死亡具有决定性意义。在我为他撰写的传记《回归本源》中,我写到了小马尔克斯不仅亲眼目睹了故乡阿拉卡塔拉村的几位故人悲惨死去,还常听曾是一名上校的外祖父讲述自己在内战中经历的死亡故事。

但是,被问及自己作品的魔幻色彩时,马尔克斯常常强调他更多关注的是“现实”而非“魔幻”:“生活本身就是灵感的源泉,对于梦幻,在我看来那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现实带给我的才更加丰富。”□记者生涯从未放弃做新闻1927年3月6日,马尔克斯生于哥伦比亚的小镇阿拉卡塔卡,为家中长子,有10位兄弟姐妹。8岁前,马尔克斯一直居住在外祖父家。1940年,马尔克斯迁居首都波哥大,后入大学攻读法律,开始文学创作。1948年,马尔克斯因哥伦比亚内战中途辍学,不久后任《观察家报》记者。

多年以后,马尔克斯在回忆外祖母时说:“最重要的是她的面部表情。她讲故事,大家都感到惊讶,但她自己的表情一点变化也没有。过去我尝试撰写《百年孤独》,我用力讲述故事,但自己并不相信。我发现,我要做的是,自己先相信故事,然后再用我外祖母的方式讲述出来:不动声色。”外祖母讲故事喜欢夸张,马尔克斯也熟练地掌握了老太太留下的这门技能:“比如,如果你说天上有三头大象在飞翔,人们不会相信你。但是,要是你说天上有425头大象在飞翔,人们大概就信你的话。

出版商只得不停加印,3年时间内共计卖出了近50万本。此后,《百年孤独》这部长篇小说又走出西语世界,进入欧洲文坛。1968年,该书意大利语版和法语班正式出版;两年后,英语版、德语版和斯洛文尼亚语版又相继面世……据统计,《百年孤独》一书被翻译超过25种语言,销量超过5000万册。除受到读者欢迎外,众多文学大家也纷纷对《百年孤独》给予高度评价。197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智利著名诗人巴勃罗·聂鲁达说,《百年孤独》是继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之后最伟大的西语文学作品。

在马尔克斯的故乡阿拉卡塔卡镇,当地数千居民21日也为他举行了一场象征性的葬礼。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整个葬礼颇具魔幻色彩。据当地媒体报道,当天一早,阿拉卡塔卡酷热难当。小摊贩们在马尔克斯故居门前摆卖印有马尔克斯头像的黄色T恤衫、黄蝴蝶造型的别针等纪念品,人群熙熙攘攘。黄色是马尔克斯生前最喜欢的颜色,黄色蝴蝶是马尔克斯笔下人物毛里西奥·芭比罗尼亚的化身,她走到哪里身后都有一只黄色蝴蝶的形影相随。不知从何时起,原本晴朗的天空布满了蓝紫色的云彩,远处甚至传来滚滚雷声。

”她还说,加西亚·马尔克斯是个纯粹、谦虚和友好的人,家里人十分爱戴他,也许这也是整个哥伦比亚和全世界人民都爱戴他的原因。另据墨西哥媒体报道,墨西哥国家美术宫将于当地时间21日举行公开悼念仪式,送别加西亚·马尔克斯。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涅托将出席。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妻子梅塞德丝·巴尔查及两个儿子说,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遗体将火化,暂未确定骨灰安放地。哥伦比亚大使奥尔蒂斯暗示,骨灰可能一分为二。他告诉媒体记者:“当然,一部分(骨灰)安放在墨西哥。

干木 班李佃 薛倩

上一篇: 做好文化旅游节活动工作建议

下一篇: 传统文化教育所面临的困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