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丽王郁同人文完结


 发布时间:2020-10-31 00:51:24

齐鲁晚报:新出版的《步步惊心》结局有变化吗?桐华:在新版中,结局没有调整,我只是续写了一点其他人的故事。对小说的结局,我从来没有疑虑过。齐鲁晚报:结局很悲惨,这是所谓的“虐恋”吗?桐华:四阿哥对十四阿哥种的因,十四阿哥回报他的果。一饮一啄,都是前缘。齐鲁晚报:有读者质疑《步步惊心

我也很期待这种艺术形式对这个爱情故事的演绎。”从上百万字的小说,到3小时的演出,删减、改编自是难免。桐华也认可适度的改编:“小说和戏剧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形式,根本不能作对比。《步步惊心》的核心虽说是爱情,但同时涉及了兄弟情、姐妹情、朋友情、父子情,所以人物的纠结程度其实很深。到了只有3小时左右的越剧舞台上,删减、改编是必须的,只侧重了爱情,而且爱情的浓度绝对不比小说弱。”至于对越剧版的改编、排演有何要求,身为越剧爱好者的桐华谦称自己可是个“门外汉”:“在这个美丽的民族戏曲艺术面前,我这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所能做的,只有静下心去好好欣赏。”新报记者 朱 渊 文。

齐鲁晚报:新出版的《步步惊心》结局有变化吗?桐华:在新版中,结局没有调整,我只是续写了一点其他人的故事。对小说的结局,我从来没有疑虑过。齐鲁晚报:结局很悲惨,这是所谓的“虐恋”吗?桐华:四阿哥对十四阿哥种的因,十四阿哥回报他的果。一饮一啄,都是前缘。齐鲁晚报:有读者质疑《步步惊心》取了二月河《雍正皇帝》系列的故事框架,您怎么看这些质疑?桐华:故事写出来后,解读权在读者,网友有权批评和质疑。齐鲁晚报:书中很多“穿越”后的故事细节不过瘾,为何不把穿越小说写得好玩而不是“虐恋”呢?桐华:每个作家想讲述的东西不同,每本小说的侧重点不同,篇幅有限,自然要有详有略。

写小说要百花盛开,各取所需。写作人的诚挚最重要齐鲁晚报:你写了很多肝肠寸断的故事,你看琼瑶的小说吗?桐华:我看啊,琼瑶的,亦舒的,席绢的,于晴的……反正台湾和香港写言情小说的,我都看。最喜欢亦舒,偏爱席绢。齐鲁晚报:您认为一部好的言情小说该是怎样的?桐华:我对写作的态度是,没必要思考太多,只要你觉得有创作的热情,那就写吧。写作人的诚挚是最重要的,因为读者会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你的诚挚。齐鲁晚报:你在网络发表小说也是从“玩票”开始的吗?桐华:都是玩票性质,免费的,没收取一分钱。齐鲁晚报:很多网络写作者都会坚持一个相对的风格和写作主题,你如何定位自己的作品?桐华:我写的六个故事里,有三个故事都不涉及历史,一本是神话,两本是现代故事。所以,我没定位自己的风格。我只看自己想讲述什么样的故事。齐鲁晚报:你觉得网络作家的群体特征会是什么?桐华:别人我不了解,所以我不能代表任何人去定义人家,我只说我自己,我觉得是自由吧。

韩文版《步步惊心》初印一共15000册,韩国图书初版平均印刷量在2000册左右,相比之下《步步惊心》已步入畅销书行列。“它属于古代言情小说,既尊重史实,又充满着想象力。作家对主人公细腻的心理描写,对清朝文物栩栩如生的刻画,打消了韩国读者的陌生感,拉近了故事与读者的距离。”李文英说,《步步惊心》得到如此广泛的反响,确实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现在该书已加印4版。“古代言情”受欢迎《倾世皇妃》也被韩国人青睐《步步惊心》在韩国热卖之后,出版社又一口气买下该书作者桐华的另外两部作品《大漠谣》和《云中歌》的韩文版权,其中《大漠谣》将于今年9月在韩国上市。

记:如果真的能穿越回古代,您愿意吗?如果回去,您又喜欢回哪个朝代,发生怎样的故事?桐:如果能保证穿回来,我就去。如果不行,我不干。如果回去,我想去盛唐,一是安全,穿越回乱世,那可真是太惨了,相当于现在突然想不开跑阿富汗去了。二是那是一个令所有中国人都骄傲的时代,我想去感受一下。三是那个时候女性地位还不错,适合女性穿越。记:自从《步步惊心》火了以后,就有一批“清穿小说”出来,有网友总结出了“穿越定律”,比如穿的一定是美女,一定回到宫廷豪门,一定有很多男性为她争风吃醋……你觉得读者会不会审美疲劳?桐:穿越小说也会一直发展的,比如十几年前黄易的《寻秦记》也曾红遍大江南北,十几年后,也就是现在,新的作者又赋予了穿越小说新的内涵,吸引着新的读者。

”而作为《步步惊心》的总导演,李国立认为,穿越题材能够得到业内青睐还有一大原因:不同时代的人拥有不同的个性、价值观和生活习惯,正常情况下两者根本不可能相遇,“穿越”却提供了一个碰撞的契机,“会带来无穷多的冲突,有冲突的故事是最好看的。”雷点太多,制作水平不到位和小宋男友一样,还有许多观众对穿越剧不屑一顾。在他们心里,“穿越”几乎等同于“太雷”:《宫》、《灵珠》等热播穿越剧,收获的争议和它们的收视率一样夸张;而《步步惊心》才播到第10集,已经有观众在总结:“女主角若曦用《沁园春·雪》去奉承康熙,教十三阿哥比划OK的手势,大谈‘自由与平等’,还要让蒙古格格唱《一剪梅》,统统是大雷点!”但对“雷”另有一番理解的李国立,却完全不排斥这个观众嘴里的贬义词:“如果可以做到又雷又有智慧,就像《让子弹飞》和《憨豆先生》那种效果,为什么不呢?”他说《步步惊心》不是这个风格,只是因为故事本身不适合,“《步步惊心》里的感情太细腻,到后面甚至太沉重,所以虽然开头大家觉得轻松好玩,但整体上不是恶搞路线。

谢成春 雅然 黄小威

上一篇: 慈禧太后堪称官场老手:甲午战后一哭二病三不管

下一篇: 茶文化发展五个阶段的特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