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华七部作品版权输出 《大漠谣》韩文版9月上市


 发布时间:2020-10-31 01:17:20

《步步惊心》的走红,于桐华而言是一个意外。从小说,到电视剧,到话剧,再到如今的越剧,这部洋洋洒洒百万字的小说幻化出了多种艺术形式,摇曳生姿地展现在“步步迷”们的面前,若曦、四爷、八爷,在每个人心中也都有各自不可侵犯的完美形象。所以,《步步惊心》任何一种形式的亮相都面临着原作者和粉

虽然很多粉丝都在“求偶遇”,但桐华坚持着一如既往的“低调”,没有透露她这几天的任何行程,只在微博上和她的责编“无杀”调戏了一句“沙县大酒店见……”。“就是沙县小吃啦,我们开玩笑的,我说要虐她,带她去沙县。”“无杀”坏坏地说。如果要穿越,只想做“敏敏格格”说到众多步步迷们日前挂在嘴边的“被虐”,桐华说自己写《步步惊心》的时候,也有过觉得太“虐”而写不下去的情节。“写蒸玉檀那节的时候,家里的炉子上正好在炖肉,闻着肉香,写着写着,胃里翻江倒海,立即冲出了屋子……”桐华最近老被问“如果让你穿越到《步步惊心》中,你最想穿越成谁?”桐华心里总想着,穿啥不好,穿《步步惊心》,和自己过不去啊。

穿越故事视角都比较新,是用现代人的思想和古代人互动,读者在阅读的时候容易接受。羊城晚报:您最早接触的“穿越”小说是哪部?对您的写作有什么影响吗?桐华:如果说小说,应该是《交错时光的爱恋》,但最早有穿越概念的其实是《尼罗河的女儿》,那时候全班女生都在传阅,我虽然没看,可竟然光听她们谈论,都知道了故事情节。羊城晚报:好莱坞电影《时光倒流七十年》也有穿越的意味,请您比较一下国内外穿越类型小说或者影视剧在创作手法上的不同。

导演郭小男则表示:“打造一个时尚的越剧全女班阵容,不仅可以集中展现江南女子的吴越风情,也可以使越剧这个传统剧种走向时尚。‘若曦’这个人物本身就是新鲜的、亮丽的,这种风格我希望能完美地延续到整个舞台。”全剧拉开帷幕时,是那个从现代来的“若曦”站在时间的光晕里,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人生——对导演郭小男来说,这既是一次对穿越的演绎,也是对现代情怀的解构。“这个戏其实是一个当代人对历史的介入,从而使得她的思想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写古代故事的时候,把心灵放出去,想象力很重要,写现代故事的时候,则需要把心灵收回来,近可能让自己靠近生活。我常常鼓励自己多尝试从未尝试过的东西。而且时代背景只是一个故事发生发展的幕布,重要的是故事本身。”因为桐华,穿越成为很多读者心中的梦想,桐华是否也有这样的梦呢?“我并不是穿越爱好者,穿越要考虑的东西太多,首先希望能穿去太平盛世;其次希望穿去的时代女性比较自由;还有如果可以我想带一把瑞士军刀和尽可能多的药物。

在贴吧论坛,随处可见《步步惊心》的剧情讨论。上周五剧中主演做客微访谈,一小时内提问高达12万,几位主演由于微博被挤爆而一直掉线。如此火爆的数据让人想起年初热播的《宫锁心玉》,该剧在春节期间开播后,在全国电视观众收视份额中占到11.25%,还掀起了网络收视热潮,《宫》剧在土豆网全站播放量高达1.24亿次,平均日搜索量达110万次,高居内地电视剧排行榜首。中国的穿越体裁发轫于1993年台湾作家席绢的小说《交错时光的爱恋》,2001年TVB电视剧的《寻秦记》和2002年内地的《穿越时空的爱恋》,让穿越体渐成气候。

在《长相思》中,桐华把故事背景设定在上古时代,借用了神农、高辛、轩辕三大神族及其后裔的恩怨纷争,而男女主人公的身世有些类似,他们都为情所困。桐华把“长相思”解释为一种“爱而不得”的情感。在讨论了太多“斗争学”之后,这回桐华谈的是感情问题,她想要探讨的是两个缺乏信任感的人如何走在一起。桐华说,写《步步惊心》时,桌上经常放着纸巾抹眼泪,写完后整个人也有一种飘着的感觉,很难从主人公的情感世界中走出。相比之下,《长相思》是一个温暖的故事。

苏宗兴 琴房 富莎

上一篇: 慈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

下一篇: 慈禧70岁生日章太炎撰联怒斥:每逢万寿祝疆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