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作者落落自编自导《剩者为王》 彭于晏主演


 发布时间:2020-12-02 01:54:27

近年来,网络畅销小说被改编成影视剧已成一种趋势,成功之作迭出。无论是内地票房破7亿元的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还是2012年火爆荧屏的《后宫·甄嬛传》,亦或2011年热映剧《裸婚时代》、《步步惊心》、《倾世皇妃》、《宫》、《千山暮雪》等,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全部改编自

有人指出,对网络小说原著“名头”的迷信,让制片方不再将主要资本与精力投向内容再创作,甚至产生了弱化内容的倾向。“架空剧”看似热闹,却也因为口水化、碎片化让荧屏陷入“看不到真实历史与现实关照”的尴尬中。盘点今年的IP剧,不少影视公司“靠原著粉丝圈收视”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打成,之前被业界看好的《云中歌》《华胥引》收视都不理想,显示出观众对“架空剧”IP已然产生“免疫力”。网络小说点击量转化为电视剧收视率遇瓶颈有评论认为,当下荧屏已经进入“架空时代”——缺乏历史感的偶像剧正在“称霸”荧屏,而现实题材电视剧,反而成了不起眼的“旁枝”。

“这两部电影甚至都未能获得在中国大陆上映,可见中国观众对每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得主的极高关注。”而那些获奖前已经在大陆上映得以被中国观众熟知的影片,虽然在获奖后销量未能呈现明显变化,但这些影片却均保持不错的销售表现从而在年度榜中取得不错的位置,其中还包括了莱昂纳多的另外一部作品《了不起的盖茨比》,以及《星际穿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等佳作。而奥斯卡外文原著读者的阅读喜好与中国读者也趋于相同。据了解,在亚马逊2015年奥斯卡外文原著排行榜前十中,不仅有ToKillaMockingbird(杀死一只知更鸟)、TheGreatGatsby(了不起的盖茨比)、PrideandPrejudice(傲慢与偏见)、LittleWomen(小妇人)这类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也有近年获奖影片著作,如LifeofPi(少年Pi的奇幻漂流)、TheGrandBudapestHotel(布达佩斯大饭店)、AlanTuring:TheEnigma(艾伦·图灵传);还包括了少儿类作品如TheArtofFrozen(冰雪奇缘)。(完)。

”孙乐祥认为,电影艺术需要短时间内有剧烈的戏剧冲突,而经典名著娱乐成分少,希望得到更多文学滋养的人通常会选择看原著。“电影需要有一些夸张的、超现实的娱乐元素,有些电影改编会让人觉得跟原著差了十万八千里。其实,看根据名著改编的电影时,别总跟原著比较,越比较可能越达不到你心中的预期。我认为,看名著改编的电影也要抱着宽容的心态去看。”不可否认电影的娱乐性孙乐祥认为,电影的娱乐性不可否认,不要在其中加入太高深的文化符号。

北京晨报:你现在的创作节奏是怎样的?成为“大神”以后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影响?常书欣:没影响,这部剧从2011年开始磨到了现在,它没出来时我就已经是“大神”了,其实就多了这么一个称呼而已,没什么变化。北京晨报:说起科幻题材,人们会想起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说起考古题材,人们会想起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系列和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系列,你有想过要在警察题材的小说里也打造一个这样的IP帝国吗?常书欣:没有,我现在还生活在小县城,可能我缺乏点野心吧。

贾高建指出,编辑出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哲学论述摘编》(党员干部读本),也是为了帮助和推动广大党员干部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哲学原著。当然,作为一种摘编本,它只是选摘了原著中有代表性的部分论述,可以为学习原著提供某些方便,但并不能完全代替原著;应把阅读《摘编》与完整地阅读原著结合起来,注重从整体上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在逻辑。在座谈会上,专家认为,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哲学论述,能够帮助民众认清中国和世界发展的规律,在当今纷繁复杂的国内国际环境中,坚定民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心,坚定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推进,“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完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都需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指导。(完)。

去年,一部收视与话题齐飞的《红高粱》,让人见识到名著与影视联姻后的强大号召力。近日,热播的改编自路遥巨著《平凡的世界》的同名电视剧,又一次成为朋友圈的热门谈资。不但引发各行各业、从50后到90后的热议,在今年的全国两会期间,还得到习近平总书记主动点赞。令视觉控欢喜的是,“少平”袁弘、“润叶”佟丽娅、“少安”王雷的颜值,远远超出了他们对于小说人物的想象。部分原著党则纠结于剧情的删改。比如,孙少平的密友金波一角不见了;少安主角光环太重,戏份明显多过少平,大有抢戏之嫌;话唠式的旁白,意外“撞音”《舌尖上的中国》……点赞也好,争议也罢,跟那些动不动就上演手撕鬼子、N角虐恋的狗血剧相比,《平凡的世界》凭借持续走高的关注度、上佳的口碑,表现已超过“2015年开年大戏”的预期,堪称近年难得一见的国产剧集。

”也有网友觉得外星人的开导让观众也摆脱了伤感情绪,看到了梦幻般的希望。对此,《平凡的世界》导演毛卫宁表示,其实在最初自己看到这部小说时,也感到挺突然的。后来经过再三考虑,觉得还是应该还原小说的情感,路遥的外星人这一笔其实是很有力地表达了主人公对爱人的思念。【槽点三】让“90后”集体失语在对“90后”的调查中,记者发现只有25%的“90后”观众表示看了《平凡的世界》。而在这寥寥的四分之一看剧人中,80%表示可能不会再追下去或者已经选择了弃剧。

此时呈现给观众的已不是原著的书面文字,而是经过他们再创作的有声语言(包括一些形体语言),衡量他们的艺术效果,是否“忠实原著”,已不是最主要的更不是唯一的标准,只要符合原著的精神,人们关注的首先已是他们作为朗诵艺术家的二度创作水平和功力了。把书面语言“还原”成有声语言的朗诵尚且如此,那么,把文字改编成表现形式完全不同的戏剧或影视作品,又怎么可能“完全”“忠实原著”呢?越剧《红楼梦》把原著大家族的兴衰只作为背景,而把焦点集中在宝黛的婚姻上,这就已经不够“忠实”了,而接下来的人物塑造、具体细节,尤其是唱词的语句,当然不可能再从原著中照搬。

景芝 卓宣 北站

上一篇: 我国对外交流的文化有哪些

下一篇: 中外人文交流小使者有用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