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纯文学到电影:充满争议的名著改编之路


 发布时间:2020-12-04 12:29:14

”为此,剧组在筹备阶段就确立了95%的“改编高还原度”。毛卫宁向记者透露,旁白的使用也是本剧的一个尝试。目前网友对此的反应褒贬不一,有的甚至调侃其旁白效果让人误以为是《舌尖上的中国》。对此,毛卫宁回应,旁白完全遵照原著的文字,使用旁白主要是兼顾未曾看过原著的观众,以此交代剧情。“

小作坊精心勾兑的贴牌高粱酒如果撇开原著不提,电视剧版的《红高粱》在制作上,可称是精良之作,延续了郑晓龙制作《甄嬛传》精良的态度。这种对电视剧负责任的态度,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单纯作为一部独立的剧,应该说,导演对故事的驾驭,演员对人物的拿捏,《红高粱》说得过去。单凭这些,《红高粱》或许可以在同类神剧中略胜一筹。但是,它偏偏要提原著,要提自己和原著之间的关联,那么左眼原著、右眼电视剧地比较着看,电视剧版《红高粱》的整体印象和品格就会被大打折扣。

巧的是,该剧第一出品方SMG尚世影业也是《北平无战事》的出品方之一,总经理陈思劼表示:“对于精品正剧,不能当商业剧来运作。”《平凡的世界》娓娓道来的风格,是导演毛卫宁力争的。陈思劼表示,剪辑过程中纠结了很久,最终还是支持导演的决定,“小说是慢热的,56集电视剧也是慢热的,这是宏大的长篇叙事,只要观众进入剧情,就会被随后的人物命运牵动。”对于该剧目前收视率不高,陈思劼表示:“就和电影春节档有不同的电影一样,同一档期不同题材互补,各有空间。

去年,他深耕《盗墓笔记》这个IP,推出了不少成功的影视剧。包括电影《盗墓笔记》、电视剧《老九门》,以及4部《老九门番外》。《老九门番外》相当于4部人物传记,包含《二月花开》、《虎骨梅花》、《恒河杀树》和《四屠黄葵》,分别对应《老九门》中的二月红、解九爷、霍锦惜和陈皮阿四。作家深耕自己的IP做产业,南派三叔不是第一个。比如郭敬明,就走在了南派三叔的前面。不过和郭敬明身上越来越明显的商人标签不同,南派三叔表示,在产业架构搭建好之后,他还是会回归到写作本身。“只要我把东西写出来,进入到公司,就会变成剧本、项目。写作的价值是最大的,写作的状态也是最舒服的。”。

比如《平凡的世界》对于90后观众来说本身就已经失去了吸引力,即便有佟丽娅、王雷、袁弘等新生代偶像坐镇,也难以让年轻观众产生共鸣。而《红高粱》大胆加入了三角恋之类的狗血元素,看起来是对原著的“大不敬”但实则也是敬畏之心的体现——拉住观众的心,难道不是对莫言最好的回馈吗?珠玉在前那些名著改编的电视剧《四世同堂》(新版旧版) 这部老舍的经典长篇小说早在1985年就被搬上荧屏,当时由林汝为导演,邵华、郑邦玉、李维康、高维启主演。

重庆晨报讯 记者 赵欣 人气小说《花千骨》在网络走红已久,据此改编的同名仙侠剧在万千期待中,于6月9日在湖南卫视周播剧场亮相。该剧虽集结了赵丽颖、霍建华等人气偶像,开播后仍招来众多原著粉丝对改编和选角的质疑。昨日,原作者及编剧果果接受重庆晨报记者采访,他们希望原著党能宽容些,“如果实在不喜欢也可以不看。”说改编 被原著党骂无所谓《花千骨》成书较早,在网络积累了大量粉丝。这些被称为“原著党”的观众在剧版开播后纷纷表示剧情节奏“快进10倍”,男主角白子画的提前出场以及告别高冷范儿、接地气的人物设定,让粉丝难以接受。

高粱长出来了,但是根儿并没有扎到土地里太深。当然,必须承认,电视剧和文学原著不一样。电视剧,无论剧本还是形式语言都有着自己的内在要求。电视剧版《红高粱》并没有充分利用视觉语言,传递原著的美学面貌。导演也试图体现土地上生长出来的原始野性的生命力,也无法回避被视为《红高粱》故事中不可或缺的杠夫颠轿、高粱地野合、烧锅出酒等极具仪式感的桥段,但是在这些桥段的用力上,稍显逊色。余占鳌颠轿还算着墨较多的地方,但是镜头的重点是程序和搭建人物关系,而不是美学表达,导演借此在搭建人物关系上比较奏效,但是却丢掉了对原著原始生命精神的把握。

蒋胜男( 中) 在片场与演员们的合影《芈月传》作者和制片方开撕 出现盗播同样陷入版权纠纷的还有近期的热门古装剧《芈月传》。11月10日,《芈月传》还未开播,小说作者蒋胜男就贴出长微博,指责电视剧《芈月传》片方剥夺自己的著作权。随后,《芈月传》制作方反将蒋胜男诉至朝阳法院,称其提前出版小说违约。11月24日,法院宣布了一审判决,认定蒋胜男违约,判令立即停止同名小说的出版发行。而蒋胜男表示,她不接受此判决,已再次提起上诉。

小灵星 畅礼 爱野

上一篇: 评翻拍“葫芦娃”:或只是炒作

下一篇: 北京人艺大师开班:盼培养出汤显祖、郭沫若、老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