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深夜书房"释放被压抑阅读欲望


 发布时间:2021-01-19 02:07:50

”这就是背地图的功夫。一次战斗打响前,侦察员向粟裕汇报情况,粟裕忽然插问,那个村子有座石桥,还在不在?侦察员大吃一惊,说:“首长没有去,怎么知道?”粟裕当然知道,他早就反复察看过这一带的地图,背得滚瓜烂熟了。参谋崔协祥一次标绘地图时,将一段道路遗漏了,在一个山头少了一点。粟裕发现

从1997年开馆至今,先后接待全国各地参观者上万人次。夫唱妇随,退休后的老伴张六彩一如既往追随丈夫,支持慈禧童年研究事业。慈禧太后书房院修复开展后,需要一个看门人,她既当守门人,又当讲解员,吃住都在书房院内。一开始,慈禧太后书房院连电都没有,夜晚蜡烛相伴,做饭、取暖都用煤球火。张六彩老人说:“苦是苦了点,但我是情愿的!”张六彩对记者讲,慈禧太后书房院四周先前是废墟一片,杂草丛生,水电不通。她找来镢头、铁锹、推车等工具把院内高低不平的碎砖烂瓦拉走,把地面平整,又找来松柏和丁香树苗挖坑栽下,找来海棠、月季等各类花籽培育,然后每天从远处提水浇灌树木花园,细心护理。现在的院子比以前好太多了。刘奇说:“26年来,在研究慈禧这条漫漫长路上,有成功有喜悦,当然也有难以言表的艰难与辛酸。但是我的心血和精力,让我成了中华大地破解慈禧童年之谜第一人,有什么能比这更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呢!”如今刘奇老人最大的心愿就是争取拍一部关于慈禧童年、少年经历的电视连续剧,同时想让更多的人去慈禧出生地、成长地和“慈禧太后书房院”参观。

所有书店都败在了成本上。三联韬奋书店也面临着成本增长导致亏损的问题。24小时书店开业前,前期核算成本,预计每年约亏损100万,人力成本增加100万左右,水电成本增加四五十万。但这些新增的开支和亏损可以用国家政策补贴的100万元,北京市政府给予的资金支持,以及三联书店本身的利润予以填补。“三联韬奋书店去年的销售额是1300万,在没有减免增值税的情况下纯盈利40多万元,今年增值税被免除,我们的盈利还会高。”张作珍总经理说。

定点定时的“公交路线式”服务和灵活机动的“订制路线式”服务相结合,打造了一道亮丽的流动文化风景线。城市书站,即图书中转站,拓宽了阅读渠道。建设形式有ATM借阅机、社区街头书站和十足便利店借还站等,其小巧便利,有效缓解了公共图书馆空间分布上的不均衡性。作为图书馆最微型的服务,“城市书站”解决了公共文化服务最后1公里的问题。城市知网,是以“掌上温图”移动阅读和数字资源服务平台为基础,创建的一个以读者需求为主体的全新服务网络体系,助力移动阅读,是“三城”的重要补充。

新华书店是农家书屋的图书供应商和经营管理的合伙人,除了无偿提供图书、培训书屋管理人员,还经常在书屋举办主题阅读分享会。“在农家书屋的客栈住宿,不仅风景好,还能看书喝咖啡,既享受自然风光,又有人文熏陶,一举多得。”游客史盛在火山书吧乐不思蜀,一住就是数天。海南各地书店大多开启了“图书+”模式。位于海口骑楼老街的国新书苑以“图书+艺术展+沙龙”方式办店,书画展览不间断;海口解放路书城精品店常汇聚文化大咖,作家分享、诗歌朗诵人气旺;万宁市溪边书屋则通过书法学习班、读书会、名家长桌论坛等增加互动。琼岛再刮“阅读潮”。第十届海南书香节暨2018书香海南阅读季5日启幕,将举办名家海南行、全民阅读推广、校园阅读、图书展销捐赠等300余场活动。(完)。

透过书橱的透明玻璃门,记者看到既有《卡尔维诺文集》《尤利西斯》《战争与和平》这类的西方名著,也有《日瓦戈医生》这样的诺贝尔奖获奖文学作品,还有《追风筝的人》这样的西方现代小说,记者甚至还发现了《哈利波特》这样老少咸宜的儿童书籍。“哈利波特算是儿童文学,我也看啊”,写了很多优秀儿童文学作品的黄蓓佳很自然地告诉记者。除了小说,黄蓓佳还喜欢读历史、传记、科普类的图书。于是,书橱里的书,古典现代、古今中外皆备,展现了她丰富的阅读口味。

毛晓园告诉中新网(微信号:cns2012)记者,在三个多月的时间中,医院几次下达病危通知,“但最后舅舅最后还是挺过来了。连医生都说,这是创造了奇迹”。像汪洋大海一样的小书房由于工作、生活在北京,在探望周有光这件事儿上,毛晓园有着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她会不定期地去看望舅舅,间隔或几天、或一个两个礼拜,并无一定之规。在过去的2015年也是如此。毛晓园说,每次他们来到舅舅家,老人家就会特别高兴。毛晓园印象尤其深刻的,是周有光那间不过八九平米的小书房。

据说,这里楼下原本是养马的马房,而楼上是堆放杂物的储藏室。海明威入住之后,把楼下的马房改成了客房,而楼上的储藏室则改成了书房。我沿着小楼外的铁梯上去,来到了海明威的书房。书房大约有30多平方米,孤零零的,没有前廊,也没有阳台。书房里的陈设很简洁,几个白色的书架,墙上挂着海鱼标本和鹿头标本,表明主人喜欢钓鱼与狩猎。我注意到,屋里总共只有3把椅子,这3把椅子3个式样:一把椅子是深褐色的皮椅。那是工作椅,安放在小圆桌之侧,桌上是一台老式的陈旧的英文打字机。

(去年寄到家里的花种种上了没有呀? )”他还在信纸背面写道:“今天上工路上捉到的一个美丽水鸟,翅膀受伤后被我发现的,本来想把它养起来,可是没有工夫捉鱼给它吃,我就送给养鱼队了。”他还用钢笔画出了这只鸟的样子。黄苗子对生死看得尤淡,他曾在七八十岁的时候先后三次立遗嘱称:“趁我们现在还活着,约好一天,会作挽联的带副挽联,画一幅漫画也好,不会作挽联的带个花圈,写句纪念的话,趁我们都能亲眼看到的时候,大家拿出来欣赏一番。

佛堂 丹安 青凌

上一篇: 龙潭街道综合文化服务中心怎么样

下一篇: 从“大杂院”到腾退:北京谭嗣同故居的前世今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