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书房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


 发布时间:2021-01-22 07:00:08

此外,好看又好卖的还有《食品真相大揭秘》、《马未都说收藏系列》、《包容的智慧》、《听杨绛谈往事》、《我的精神自传》、《陈寅恪与傅斯年》,等等。岁末盘点,是国人的传统。本期我们请来李公明、止庵和王晓渔这三位勤奋的学者,请他们将今年读过的新书中各挑出十本好书来推荐给读者朋友。掀开学者

黄蓓佳走上写作生涯的年少经历,让记者感慨不已。而在网络发达、读书时间碎片化的当下,读书对于少年儿童有什么样的意义?“现在读书的主体是少年儿童”,黄蓓佳对这个话题倒是比较乐观,因为现在的成年人对于孩子读书,舍得花时间。而且,她觉得读书其实是一种享受,读纸质书的姿态又是最美好的。因为读书是件有美感、神圣仪式感的事。“当你自己捧着一本书坐在那儿的时候,就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不光是享受,对自己也是种提醒:我是在读书,我是一个读书人。无形中对孩子的气质会有一个提升”,她郑重地说。

昨天,西城历代帝王庙的流动图书车吸引了不少市民。本报记者 邓伟摄本报记者 路艳霞“阅读行走看世界”,黑色流动图书车身上写着的这几个白色大字,在四月的清晨看来尤其醒目。昨天早上8时,五辆车从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出发,各自“说”了再见,分别向东、向西、向南、向北,奔赴北京图书大厦、西城历代帝王庙、大兴文化活动中心、丰台万达广场、海淀政府大院,开始了世界读书日一天的征程。“我头一次见这种车”畅通无阻,车长肖峰驾驶的1号车在西城历代帝王庙内停了下来。

人们的思想从来也没有像那段日子里显现得那么的活跃——而同样猛烈的忐忑,迟疑,困惑,以至忧虑,也在“折磨”“拷问”着各种各样的中国人。那天,我当时供职的单位领导突然急匆匆地通知我,马上去参加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会。他连着说了两个“非常”;说话时,还非常严肃地直瞪瞪地看着我。“地点,人民大会堂。不要迟到。不要带照相机。”当他把入场券递到我手上的时候,再一次郑重地叮嘱道。我忙问:“听谁的报告?”“当然是中央领导的报告。

阁楼上的两面墙、两间卧室都变成满满的书柜,漫溢着书香。东西两侧的卧室藏书以“经史子集”来归类,客厅中央两面书柜主要安置工具书和扬州地方文化书籍。书多了,找书就是一件麻烦事。王章涛于是为他的藏书编了索引。需要什么书,翻看索引就可以找到在什么地方了。2万多册的图书,光索引就有30多万字。两个女儿也藏书颇丰王章涛说,他的书斋名有两个,一个叫晶馆,取妻子和两个女儿名字中的日字,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的感激。另一个叫两晏斋,也是他最常用的书斋名。

2008年,大事不断,图书市场也迅速作出了反应。雪灾、地震后,诗歌、报告文学异军突起,口水与眼泪齐飞,忧伤与安慰并行;奥运、改革开放三十周年,都是牵动国人神经,对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影响深远的事件。竞技,不仅在“鸟巢”里进行,各式各样与它有关的出版物也在场外齐声呐喊,与奥运之父顾拜旦有关的图书就不下十种。而三十年的盘点更是规模可观,有官方的角度,也有民间的视野。纪事体和口述史各领风骚,理论和叙事争妍斗丽,名人草根各说各话。

在告别词中,“阿麦”说:“在经营成本高企利润微薄的实际环境下,要维持一家位处于铜锣湾的实体书店实在是太奢侈了。”不过,“阿麦”二字并未完全消失,几年前阿麦书店的老板James(本名庄国栋)在书店附近开了家西餐厅“阿麦厨房”,原来书店中的书和唱片将有一部分搬至餐厅售卖,餐厅也可能举办一些文化活动,“未来会怎样没人知道,至少我们还保留一切可能性。”“阿麦”说。2004年受朋友启发,James在铜锣湾恩平道52号2楼A室创立了一家极具艺术气息的二楼书店——阿麦书房。

李燕博 鄂伦春 丹韵

上一篇: 艾米情侣酒店(文化路店)怎么样

下一篇: 五棵松青春嘉年华推七夕情侣狂欢秀 创浪漫约会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3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