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安吉:城市书房点缀书香竹城 折射共建共享智慧


 发布时间:2021-01-16 06:54:07

担忧也不无由来,在夜生活丰富的城市,究竟有多少人愿意来“深夜书房”?试营业的新鲜劲儿过去后,能否有足够数量的读者让“深夜书房”显得不那么寂寥?深夜运营所带来的人工成本,书店能不能消化掉?最为关键的问题是,对这一运营模式的坚持能否长久,当面对无人喝彩的局面时能否坚持。三联韬奋书店的

但是,身体条件并不好的草婴,却在“文革”结束后坚持将长达12卷的《托尔斯泰小说全集》全部翻译完成。过人的意志力,大概是他唯一的长寿秘诀。草婴一直按照严格的作息时间生活。工作、会客、散步、打太极,他都要遵循严格的时间表。在他翻译《托尔斯泰小说全集》的20年间,即便身患癌症的女儿在家中养病,也不能打乱他的工作节奏。“他常常说,自己就像犹太人吝惜每一分钱那样,吝惜自己的每一分钟时间。如果不严格遵守时间,就什么也干不成。

这周二的晚9点,三联韬奋书店发起的“深夜书房”交流体验活动开始了。它还有望在10天后成为京城首家24小时不打烊的书店。虽然三联韬奋书店发起的“深夜书房”是传统书店自救的举措,有些不得已,但这又何尝不是读书人内心的渴求呢!夜半读书,是一种精神境界,内心的一种安宁,“深夜书房”满足了我们。“深夜书房”其实是很多人心中的一个梦。因为工作等原因,很多人白天没有时间去读书。夜深人静时,在悠然的灯光下静静地读一本好书、品一杯香茗,是多么享受的一件事啊。

中新网10月29日电 10月28日,由中国国家大剧院、中国室内装饰协会陈设艺术专业委员会和北京市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联合主办的《书斋•追古——中国生活艺术展》在国家大剧院东展厅正式开幕。国家大剧院副院长朱敬,中国室内装饰协会会长刘珝,嫣然天使基金创始人、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发起人李亚鹏,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湖南大学岳麓书院院长朱汉民,著名文化学者于丹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对中国文人来说,一直以来,书斋,不仅仅只是一个空间场所,更是中国文人安顿心灵的精神家园;追古,即是延绵于源远流长的中华传统文化,追求与探索世代中国文人安身立命与生活的状态。

那时也在想啊,什么时候能有一间书房呢?如果有了书房,我们应该怎么布置它呢?是不是也能像古代的文人一样,窗前几枝竹,灯下一壶酒,在书房里想写到什么时候,就写到什么时候,再不用担心吵了老人和孩子……后来,听说和我们同住一个单元的邻居要回老家去。我想把她住的那间房临时借过来用一下,虽然谈不上做“书房”,总能让蜷缩在厨房水池子上的我俩晚上伸直了腿脚睡个安稳觉。为此,我妈妈一直觉得于心不忍。我妈妈甚至含着眼泪去恳求过那个邻居,希望她能把房间暂时借我们一用。

到了流动书房第二代,手笔更大了,公司添置了七辆小客车,每辆改造费用40万元左右。尤其不易的是,这些车还拥有“蓝牌”身份,这就意味着它们可以奔走在城市乡村各地,而不再像第一代流动车,无法进城。不管是否消费,欢迎来看书“不管是否消费,我们都欢迎读者来看书,还能免费借书。”王思璋说,所有借阅的图书交一定数额押金后就可以借阅,还书时押金全部退还。在试运营过程中,3号车车长许择华和老婆开着流动书房去过环球贸易中心广场、吉利大学,车一停就是两个月。

宾侨 拉奥 知晓率

上一篇: 宁波版"古城钟楼"现身微博 过于雷同被批没前途

下一篇: 北京喜日子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7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