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书房命名的文化典籍有哪些


 发布时间:2021-01-20 05:34:45

《盛京通志》记载,此斋东轩设有宝座,其余各间之间应设有吊罩、槅扇等木作隔断;西轩东壁悬有乾隆御书联:“趣为永哉畅非俗,乐为仁者寄于山”。这一陈设恰也符合室内西轩戏台功能。从仰熙斋近年修缮中的实际勘测情况看,西梢间与西耳房间山墙上开门一道,槅扇门四扇;而西耳房的南墙,即西游廊与西耳

此外,好看又好卖的还有《食品真相大揭秘》、《马未都说收藏系列》、《包容的智慧》、《听杨绛谈往事》、《我的精神自传》、《陈寅恪与傅斯年》,等等。岁末盘点,是国人的传统。本期我们请来李公明、止庵和王晓渔这三位勤奋的学者,请他们将今年读过的新书中各挑出十本好书来推荐给读者朋友。掀开学者的书房一角,让我们一窥他们的读书生活,感受一下他们“刚日读经柔日读史,无酒学佛有酒学仙”的文人趣味和学者情怀吧。李公明在书窝中寻幽探胜首先谈谈今年三本关于书的书:《坐拥书城》(埃斯特尔·埃利斯等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9月)、刘易斯·布兹比的《书店的灯光》(上海三联,2008年10月)和斯图尔特·凯利的《失落的书》(三联,2008年4月)。

对于书房必备书,慕容引刀的选择是——史铁生的《我与地坛》。那多则觉得是《新华字典》。现代人上网时间越来越多,很多字都不会写了。而于丹却十分享受与女儿一起的阅读时光,阅读除了自我提升外,也是她与女儿交流的桥梁。她说:“我到书房去挑书,又不确定要不要拿出去,我就坐那儿看。忽忽悠悠的两个钟头就过去了。我女儿也跟着我这个习惯,她的书都在下面。所以经常就是我坐在高处,她坐在低处,然后我妈满世界找不到我们俩,最后一推门说:家里那么多地方,你们俩怎么老在楼梯上坐着?”她特别喜欢那种场景,女儿坐在下面,看到某本书,奶声奶气的问:“妈妈,问你一个字,怎么写。妈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或者于丹让女儿上来,给女儿看一幅画。“我们俩在这里能坐俩钟头,这种感觉是电子文本无法替代的。我特别享受在一段流光中阅读的生活。”(本版图片选自《理想书房——样本与文本》)。

”在冯骥才先生看来,天津这地方自有特别之处,寻常百姓,茶余饭后,津津乐道者,往往就是乡土异士和市井奇人。他们不崇尚精英,偏爱活在身边的那些非凡的凡人。“这些人物的身上也就融入此地百姓集体的好恶,地域性格因之深藏其中。地域性格乃最深刻的地域文化,我对将它挖掘和呈现出来十分着迷。这是我续写本书的另一个缘故。小说《俗世奇人》已经写了两本,缘何又写?因为这两本书为吾乡之奇人搭了一个台。再有奇人冒出,自然一个个蹦上来,都想在台上演一演自己得意的故事。

沈阳故宫古建筑展正式对观众开放“皇帝书房”格外引人注目“快看看,这是当年清代皇帝东巡时设在盛京皇宫里的书房。”10月18日,位于沈阳故宫西路中轴线上、文溯阁北侧的仰熙斋,完成“沈阳故宫古建筑展”陈列布展,正式对观众开放。这个展览中有两个重要场景格外引人注目,一个是位于东侧的“皇帝书房”,另一个就是位于西轩的室内戏台。清帝东巡的“皇帝书房”仰熙斋建筑面积241平方米,是清代皇帝东巡盛京驻跸期间的御用书房,为七间卷棚硬山顶前后廊式建筑,东西各有一耳房,与文溯阁两栋建筑南北以抄手游廊相通。

相约每年8月的第三个星期三。以“我爱读书,我爱生活”为主题的2012上海书展于8月15日至21日举行。在今年上海书展上,一组实景式的“理想书房”以崭新的创意形式亮相。人性化的阅读空间,把人与书、读与思、生命与时光的情境魅力演绎到极致。在电子阅读普及的当今,读书乃至拥有自己的书房,都似乎变得有些遥远,但获得真知真见又离不了文字和书本。在书展期间,众多文化人都谈了自己的读书心得,乃至书房的布设。听他们聊一聊,是否也开阔您的思路呢?“理想书房” 的理想现代人文化水平的提高、居住环境的改善,为书房在各家各户的诞生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冯骥才的书房名为“心居”,在他看来,作家的书房,正是作家最不设防的地方,因为你的一切想象、思想在书房里都是赤裸裸的,都要真诚地表达出来,读者不需要看一个虚假的字。同时,书房又是作家向外射子弹的战壕,是安顿自己心灵的地方,是发挥诗情画意的地方。书房里有作家的人生,书房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作家非常重要的东西。书房里也有作家的阅读的历史和写作的习惯,有他独特的人生审美。书房里是一个世界,一个一己的世界,又是一个放得下整个世界的世界。

永瑞 骏峰 恩马

上一篇: 当代艺术家"哭孔子"引争议 网友斥丢人(图)

下一篇: 校园文化建设奖学金申请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