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1-04-13 18:38:49

当时国内文物修复人才亟缺,且处于“从河坝抽取饮用水”“进城得坐马车”的艰苦条件下,李云鹤只能摸索自制修复工具。从绘画毛笔到医用注射器,再到尾部绑了气球的特殊滴胶器,从未接触过这一行的李云鹤,开始“挖空心思”研究修复方法。1963年夏天,正在161窟修复壁画的李云鹤亲眼看到130窟

敦煌莫高窟今天起将实行旅游开放新模式。半个月前,我刚刚参观过这片沙漠瑰宝,在洞窟的精美、飞天的曼妙、海量的佛教、历史、艺术资料之外,也看到了因大量游客踩踏而逐渐磨损的西夏莲花纹样地砖,看到有外文涂鸦出现在洞窟墙上,看到与空气接触后逐渐氧化变黑的壁画……游客呼吸产生的二氧化碳以及其它种种行为,都对壁画造成了损害。此行的观感是,实行新的参观模式,加强对洞窟的保护,实在太紧急了。然而,仔细阅读莫高窟管理委员会的公告,却对这种新模式产生了疑问:除了8月1日游客需要网络预约、支付,有别于原先的现场售票处购票外,参观模式的改变是指:先到斥资2.6亿元的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也就是“虚拟莫高窟”)观看两部电影:《千年莫高》和球幕电影《梦幻佛宫》,片长各20分钟,然后乘坐摆渡车前往莫高窟实体洞窟,参观8个洞窟,约耗时75分钟,然后乘坐摆渡车返回数字展示中心的“商业区”。

敦煌莫高窟开放管理委员会研究决定,从9月11日起严格执行参观新模式,其中莫高窟每日游客量将控制在6000人次以内。千年瑰宝不能承受之重近年来,我国旅游业呈井喷式增长,“中国式旅游”所带来的压力,已经成为文化遗产地文物保护的最大挑战,敦煌也不例外。敦煌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莫高窟全年游客达80万人次。在旅游旺季,2013年单日游客最高达到2.1万人次。专家发现,大量游客在某一时段内集中参观,会使莫高窟洞窟内的温度、湿度迅速蹿升,二氧化碳含量急剧增加。

他在重点保护敦煌石窟文物的同时,将中国其他地区的文物也列入保护范围。“平山郁夫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快十年了。但在莫高窟前常常想起平山先生在洞窟里专注地观察壁画,在洞窟外愉快地写生的场面。”敦煌研究院副院长赵声良即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受平山郁夫资助赴日本研习的学员之一。据赵声良介绍,在日本留学期间,看过好多次平山郁夫先生的画展,其中印象最深的是2000年的一次画展。那是一幅奈良药师寺玄奘三藏院大型壁画,描绘玄奘足迹所到的沿途景象。

户思社说,由于平山郁夫先生的不懈努力,使“丝绸之路”文化在日本和国际上更加深入人心和广泛弘扬,也使中日文化与感情的纽带连接得更加紧密。在保护敦煌等中国重要的文化遗产方面,平山郁夫先生也作出了特殊的贡献,他不仅付出了很多精力和努力,还专门设立了保护和研究基金,提供了大量、具体的协助。“我很小的时候就看见他画日本法轮寺的佛像,直到今天看了莫高窟的释迦牟尼壁画之后,才明白父亲念念不忘的是敦煌……”年逾花甲之年的平山廉首次到访敦煌,在其父亲平山郁夫对中国“最迷恋的地方”唏嘘感慨道:“他当时的心情我现在可以理解了。”作为日本平山郁夫丝绸之路美术馆理事长,平山廉1日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1979年开始,他本来多次有机会陪同父亲访问敦煌,但每回都因各种原因与之“擦肩而过”。虽然此行是第一次来敦煌,但这是继承父亲“敦煌情缘”的起点,以后也会成为莫高窟的“常客”。(完)。

焦点关注散落的敦煌文物难论好坏长期以来,很多人关心这样一个问题:敦煌文物是不是“好东西都被挑选运往国外,剩余的文物价值并不高”呢?让莫高窟名闻世界的“导火索”,是敦煌道士王圆箓,那么如何看待王道士后来的“败家”行为呢?文化学者余秋雨的散文《敦煌遗恨》,讲述了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的前世今生,王圆箓道士的意外发现让人胸闷窝火,却又无可奈何。说王道士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事实上,清光绪二十六年五月二十六(公元1900年6月22日),王圆箓在清理第16窟的积沙时意外发现了藏有6万多件写经、文书和文物的藏经洞(即莫高窟第17窟),让莫高窟被来自世界的虎视眈眈的目光盯梢、惦记。

莫高窟自1979年正式对外开放以来,截至2012年底,已接待海内外游客840余万人次。根据预测,莫高窟游客数量还将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这在促进敦煌和甘肃文化旅游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为莫高窟保护带来巨大压力和挑战。对于如何做好旅游文化开发和历史文物保护的平衡,为莫高窟保护研究孜孜不倦的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说:“有人经常指责说莫高窟‘过度保护’,我听了就很生气。莫高窟不仅仅是简单的文物单位,还是个‘文物库房’,不能让莫高窟在我手里留不住。

雅江县 分赛区 颜瑜

上一篇: 北京泓盛珠宝文化有限公司

下一篇: 中国珠宝品牌企业文化是什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