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莫高窟旅游新模式首现门票“半日售罄”


 发布时间:2021-04-12 12:34:02

“既有敦煌壁画中美丽鲜活的丰富形象,也不乏3D打印的建筑模型、乐器复原制品等现代高科技手段。”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助理馆员刘斐6日向中新网记者透露,本次展览对敦煌壁画中重要的主题进行了拆解与诠释,将在洞窟游览过程中无法近距离欣赏的细节,进行截取与细致地解说。刘斐表示,与近年在海内外

莫高窟及其数字展示中心。本报记者 王珏摄制图:张芳曼8月1日开始,敦煌莫高窟将实行旅游新模式——网上预约购票、限制每日客流、缩短实地参观时间。这些新举措能否缓解遗址保护与旅游开发的矛盾?观众的参观体验是否会因此打折扣?带着这些疑问,7月30日,记者全程体验新的参观流程。游客数量猛增、窟区人满为患,莫高窟不堪重负在进入莫高窟的必经之路上,一座球状和线条混搭的建筑拔地而起,黄色的外貌和周围的戈壁浑然一体,这便是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

涅槃窟是将涅槃像作为洞窟的主体,前面没有遮挡而使卧佛像赫然横陈在观者面前,所以涅槃窟的平面都作长方形。此窟是按照4/5比例复制的石窟,原窟宽18.10,深7.20,高6.80米,靠正壁(西壁)有通长大台,大台上又有较矮小形如睡榻的小台,佛像即卧其上。涅槃像原像身长15.80米。窟顶为横长方形,四披断面为凹曲线,佛像在洞窟空间里,一览无余,给观者以良好的视觉环境和空间印象。第158窟由塑像、壁画和石窟建筑构成,涅槃像的左侧面(南壁)是一身立像,为过去世迦叶佛;其右侧(北壁)是一身倚坐佛像,为未来世弥勒佛;它们与主尊涅槃像共同组成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佛。

这两个画面完整,内容明确是指《尊胜经》中的“佛告天帝:若人能书写此陀罗尼,安高幢上,或安高山,或安楼上。”该经变还有数方榜题,字迹模糊。敦煌研究院方说,其余可以判定的画面还有:佛座下方北侧一主二侍从双手合十,乘云而来;上一画面下方画四方坛,上置4件物品,三俗人合十礼拜;南侧下角画一蛇、一动物。本世纪初,日本学者下野玲子在考察法华经变时发现唐前期23、31、103、217窟的“法华经变”实际上是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变,加上以前判定的宋代55、454窟和近期发现的晚唐156窟经变,尊胜经变总数达到7铺,延续时间近300年。完。

他们在敦煌这片心中的圣地设坛建寺、开凿洞窟。佛教的兴盛吸引了众多商人及贵族官员陆续在此地出资开窟或雇佣工匠塑画佛像,按照佛教的教义来说,用以累积功德。因佛教而兴盛的敦煌不只是佛教徒们的圣地,在这片佛国世界里,还包藏着一个更加辽阔的现实世界。公元4世纪至14世纪人们的生活场景都被记录在了众多洞窟的壁画中,上至帝王将相,下至普通百姓,他们的播种、收获、宴饮、乐舞、嫁娶、战争、出行,以及他们的喜怒哀乐,都在诉说着千年前的人生百态。

这是历史上首次对莫高窟所做的学术性考察。伯希和在考察壁画时,也有一些惊人的收获。他在第464窟中发现了一桶回鹘文木活字。这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印刷活字,竟有数百枚。它对研究活字印刷的起源具有巨大价值。这一桶活字当然是被伯希和搬走了。他以500两银子从王道士手里换取6000余卷文书写本和200多件古代佛画与丝织品。敦煌又被血淋淋地切去很大一块,而这一大块恰是整个藏经洞文献中的精华。我们在前面提到的一些绝世珍奇的写本,都落入了伯希和获得的这批东西之中了。

作为敦煌莫高窟艺术保护和管理机构,敦煌研究院与这些国际知名保护机构合作,形成了包括起甲壁画修复技术、酥碱壁画修复技术、空鼓壁画修复技术、壁画脱盐技术等在内的古代壁画成套保护修复技术和工艺,全面提升了中国古代壁画保护水平。由于其自身脆弱性,以及千百年来自然和人为因素的破坏,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艺术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病害。经敦煌研究院几代人努力,莫高窟不仅自身文物安全得到坚实保障,并逐渐开始为中国文化遗产保护提供科技支撑服务。

张先堂透露,这批图片是敦煌研究院经过多方努力才得以回归,是继法国国家图书馆向该院赠送伯希和带走藏经洞敦煌写卷的数字化副本之后,又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回归。法国汉学家保罗·伯希和在1906至1908年期间,曾率领一支探险队活动于中国新疆、甘肃一带,对新疆喀什地区和库车图木舒克的脱库孜萨来,以及甘肃敦煌石窟,进行了广泛考察。探险队于1908年2月赶抵敦煌,摄影师夏尔·努埃特拍摄了大量照片,记录了当时莫高窟的方方面面。敦煌研究院网络中心主任孙志军分析,从伯希和照片和敦煌研究院当代图片档案对比可以发现,在1908年到2008年的这100年中,莫高窟在自然环境、洞窟彩塑、壁画等方面都出现了变化。孙志军表示,这些图片至少可以说明:1908年以后莫高窟的营造仍然在继续;有多个洞窟的塑像在1908年后遗失;受自然因素影响,莫高窟下层洞窟变化较上层洞窟变化较大。(完)。

夏红民说,长期以来,以上三处石窟一直由甘肃省文化文物部门直属管理。但甘肃石窟文物保护管理和展示弘扬水平参差不齐,如敦煌研究院管理的莫高窟已经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有效保护、精心管理、合理利用的成功典范,但大部分石窟文物面临着保护基础薄弱、专业人才匮乏、研究滞后、利用不足的困境。“敦煌研究院要像对待莫高窟一样,把这些新纳入的石窟管理好、保护好、开放利用好,努力实现甘肃石窟利用保护水平的整体提升。”夏红民说,将三大“国宝”石窟管理机构整建制划入敦煌研究院,将更好发挥该院在保护理念、管理能力、专业人才和保护技术方面的作用。

匡亚明 川新文昶 庞星

上一篇: 浙江大学城市学院传媒与人文艺术学院

下一篇: 美国通用汽车集团公司的企业文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