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属于世界文化遗产中的哪一类


 发布时间:2021-04-13 23:36:37

近日,中新社记者在民俗旅游地--月牙泉小镇见到何克风时,她在自己店门口的椅子上坐着,起身走路一瘸一拐。店里挂满了莫高窟壁画为题材的剪纸作品,菩萨、飞天、睡佛、舞伎……栩栩如生,宛如从壁画上走下来的。《普贤变》《莫高神韵》《文殊变》……一个个佛经故事场面宏大、山水人物、花鸟鱼虫群聚

位于东西交通要冲的敦煌,是西行求法或东来传教的僧侣的途经之地,他们或传道授业,或普度众生,或稍作休整,都让敦煌这一方土地,成为我国最早接触佛教的地方。根据魏书《释老志》记载,“敦煌地接西域,道俗交得其旧式,村坞相属,多有塔寺”,可见西域的文化对敦煌的影响之大。一千多年前,佛教在西域诸国盛行,建塔造寺、开窟筑像的佛教艺术也随之传入敦煌。早在魏正始年间(公元240-249年),月氏人竺法护就在敦煌出家,从罽(音ji)宾文人和龟兹使节处得到一些梵文佛经,在敦煌、长安、洛阳等地名声鹊起,信徒多达上千人。

中新网甘肃敦煌7月30日电 敦煌研究院30日举行的莫高窟旅游开放新模式新闻发布会说,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将于8月1日对外开放。数字展示中心是以数字化为基础,利用当代先进的信息技术和展示手段,通过全方位、立体化的虚拟洞窟场景,使游客感受身临其境的参观效果。同时,游客还将在此了解与莫高窟遗址相关的历史、文化、艺术、自然风光以及洞窟开凿、壁画彩塑制作等诸多信息。数字展示中心通过多种信息传播途径满足游客多样化的参观需求,使游客的参观体验得到量的充实和质的提高,使现有开放洞窟的数量可以适量减少,游客在洞窟内的滞留时间也得以缩短。

驼铃悠悠巍巍莫高窟吐鲁番的葡萄本月22日,我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联合提交的“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道路网”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丝绸之路东起长安(今西安),经甘肃、宁夏、青海、新疆,跨越葱岭(今帕米尔高原),经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等地而达地中海东岸(今罗马),全长7000多公里,在中国境内总长度达4000多公里,是一条横贯亚洲、连接欧亚大陆的古代陆上商贸通道,也是一根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大动脉。

”敦煌研究院保护研究所副所长汪万福亦对多年的沙害印象深刻,“莫高窟有效的防沙治沙工程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正在敦煌莫高窟举行的2014丝绸之路古遗址保护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汪万福在对“莫高窟风沙危害综合治理七十年”进行回顾时称,自从第一个洞窟开凿以来,风沙对莫高窟的危害或者说潜在威胁就已经存在。因此,防沙治沙、改善遗址赋存环境一直是莫高窟文物保护的主要任务之一。汪万福说,1944年敦煌研究院的前身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的成立,标志着真正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展莫高窟的风沙防治工作的开始。

中新网兰州9月17日电 (闫雅琪)莫高窟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佛教朝拜圣地,香火不断,如今莫高窟内不许烧香礼佛。敦煌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旭东16日接受记者专访称,莫高窟的“职能”已过渡成普及古代中西文化交流精华荟萃的历史宝库。敦煌是东汉时期佛教传入中国的第一站,随“丝绸之路”的繁荣而繁荣。据《旧唐书·地理志》记载,唐朝元宵节灯会盛况是“长安第一,敦煌第二,扬州第三”。王旭东介绍,莫高窟朝拜兴起于十六国时期,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日渐衰落,二十世纪初,随着藏经洞的发现,莫高窟又为世人重视。

然而,他用得来的钱修缮了莫高窟,清理了积沙,维修了破旧的门,今天人们看到的鲜活壁画有他的一份功劳。莫高窟建在大泉河冲刷形成的河谷左岸崖体上,崖体上面是一层沙子形成的砂岩,易被风蚀,中下部为砂砾岩。据专家所做风洞实验,在挟沙风条件下,砂岩(层)被风蚀的可能性是砾岩的4倍。莫高窟地区大风和沙尘暴日数分别占全年的48%、47.5%。狂风漫卷飞沙,如刀的风沙将砂岩层随意切割,许多洞窟前室、外露壁画被沙割、沙打、磨蚀和掏蚀。

中新社兰州九月二十四日电 (谢志娟 殷春永)古遗址保护国际学术会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在敦煌举行。此次会议透露,具有千年历史的敦煌莫高窟成城湾花塔得以加固,塔上彩绘也得到复原。这座古塔位于莫高窟前的河谷上游一点五公里处,塔上高耸的塔刹由七重层层缩小的莲瓣组成一朵硕大的花蕾,因而得名“花塔”。据考证,这座花塔约建于一千年前,属于宋代土塔建筑。敦煌研究院保护所副研究员孙毅华介绍,经过千年风雨,这座花塔白灰层、塔基、塔檐、莲瓣均有严重破损,塔刹也曾遭人为破坏。

事实上,莫高窟保护和研究的“国际化”之路并非坦途,时而也充满曲折和不易。自上世纪初敦煌藏经洞被发现后,5万余卷敦煌文献长时间流失海外,中国学者若要对此进行研究只能出国去誊抄。“‘一带一路’的人文交流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敦煌躲不开的。”王旭东表示,既然敦煌莫高窟在古代就是中西方文化的交流圣地,为何不能把过去的东西变成现代的?千百年前的人们可以不远万里来这里,今天同样可以复制这样的“丝路精神”。在王旭东看来,目前关于敦煌文化领域的考古相对保守,参与其中的任何人谁也不想趁早呈现出来,这对国际敦煌学研究造成重重阻碍,“只有资料公开,才能逐步实现国际化,才能进一步研究,从而继续传承。

再加上天热、人多,洞窟内空气混浊,参观体验不是太好,“到了现场以后,没有票,就只能买到一种‘应急票’。这两天来敦煌的人特别特别多,排队的时间很长,排40分钟只能进去看一会儿。”截至昨天(25日),莫高窟进入7月份以来,已经接待游客277544人次。其中,接待像赵女士这样的应急参观人数就达到125046人次。据敦煌研究院莫高窟开放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李萍介绍,预计今年7月要比去年(2016年)同期参观人数增加6万人次,“向来7、8、9月就是莫高窟的游客高峰期,一般接待量都占到全年的70%以上。

运众 三河马 中态

上一篇: 蒋大为腾格尔彝人制造等深情演绎“锦绣家园”

下一篇: 中俄艺术团体在安徽天柱山同台献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