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立《原乡》影视同期书上市


 发布时间:2020-10-25 06:39:39

张国立华西都市报:今年,跨界成功主持春晚并受到全国观众好评的四川女婿张国立,此次以全国政协委员身份参加两会备受媒体关注。昨日下午5时许,当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政协委员驻地采访张国立时,一下子拥来一大群记者,争相想从张国立口中问到提案。但此时,张国立只是向记者们友好微笑,始终不肯透露

民间确实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说法,但这个“年”是公历年,与“春晚”没有关系。“除夕”“春晚”是农历年的特定日期。农历是中国传统历法,创始于夏代,完善于汉代,至今已有数千年历史。农历分平年和闰年。平年十二个月;闰年多一个月,共十三个月。月份分为大月和小月,大月三十天,小月二十九天。平年全年354至355天,闰年全年383至384天。无论何时,“春晚”与“春晚”之间,都不可能是“365天”!今年是马年,有个闰九月,到明年羊年的春晚是384天。

张国立改行当主持以“80后新锐笑将”王自健和“国民戏骨张国立”为主角的《王牌帮帮忙》,是一档东方卫视原创的喜剧综艺秀。节目中张国立和王自健将首次联袂,组成荧屏“父子档”,成立事务所为民服务,全方位挖掘各路明星、老百姓不为人知的秘密需求。为家庭主妇买米送盐,代都市白领遛狗,为有困难的人解决各种突发状况……张国立和王自健以各种歪招、怪招、奇葩招数帮百姓们一解燃眉之急,力求给不同年龄段的观众带来新奇爆笑的体验。

张国立说:“1983年中国各地方剧种共有374个,到2012年,已锐减到286个,平均每年有3个剧种消失。若再不加以保护和抢救,很多宝贵文化遗产就灭绝了。我做这个提案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中华优秀的传统戏剧文化,认真地保护下来,挖掘出来,发展起来。”张国立忧心忡忡地说:“这些剧种是一代一代艺术家们,克服了许多困难,精心发展、传承下来,它们都是中华民族灿烂优秀传统文化的宝贵的精神财富。许多剧种就是历史的活化石。

■混淆“公历年”和“农历年”闹笑话■张国立将“血脉偾(fèn)张”读成“喷(pēn)张”2月9日,《咬文嚼字》开咬冯氏“春晚”。编辑认为,在文字使用上,冯氏“春晚”态度严谨,十分用心,显然也下足了工夫。不过,如果从严要求,也并非无懈可击,还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比如:张国立将“血脉偾(fèn)张”读成“血脉喷(pēn)张”,歌词中的“沧海桑田”不能用“每片”修饰,开头短片里说“春晚是想你的365天”,是明显混淆了农历年与公历年。

“炒作教主”张一一“我没文凭、没基础,也没显赫的亲戚,就是个默默无闻的草根。”坐在宾馆的大堂中,张一一不安地看着四周,他把声音压得极低,生怕影响别人,好几次,他对着记者“咬”起了耳朵。其实,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他口音浓重,语速奇快——就算别人听到,也不大可能听懂。和绝大多数受访者不同,张一一提前来到约定地点,他在新书上早签好了赠言,甚至,他事先看过记者的其他文章,可他却把采访的日子,记早了一天……永远理不顺的头发和睡不醒的双眼,仿佛是刚迈进大学校门的新生,让人很难相信他就是张一一,那个在网上被誉为“没事找抽型”的家伙。

《咬文嚼字》咬“春晚”——春晚从未“想你365天”春节长假结束,春晚已经谢幕,但关于它的话题还在继续。昨天,《咬文嚼字》发布点评春晚语词差错结果,杂志表示,在文字使用上,冯氏“春晚”态度严谨,不过,还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比如张国立将“血脉偾张”中的“偾”fèn误读成pēn;春晚前短片中的“春晚是想你的365天”不正确,春节是以农历算的,春晚与春晚之间从来就不相隔365天,如今年到明年羊年的春晚就是384天;“沧海桑田”不能用“每片”修饰。

春节长假结束,春晚已经谢幕,但关于它的话题还在继续。昨天,《咬文嚼字》发布点评春晚语词差错结果,杂志表示,在文字使用上,冯氏“春晚”态度严谨,不过,还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比如张国立将“血脉偾张”中的“偾”fèn误读成pēn;春晚前短片中的“春晚是想你的365天”不正确,春节是以农历算的,春晚与春晚之间从来就不相隔365天,如今年到明年羊年的春晚就是384天;“沧海桑田”不能用“每片”修饰。字词问题“血脉偾张”不读“pēn”杂志指出,在合唱《光荣与梦想》结束后,张国立显然有些激动,深情地说:“这雄壮的歌声,真是听得让人血脉pēn张啊!”此处未出现字幕,有人认为应该写成“血脉贲张”,不对,正确的写法是“血脉偾张”。

“5次想到自杀,我自尊心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搞不懂,为什么我什么事也做不成呢?”张一一咽不下这口气。背上了还不清的债2003年,张一一回到长沙,在一家广告公司从实习生干起,让他自豪的是,他撰写的《长沙高新区赋》得到客户赞赏,在广告圈一夜成名。从波谷迅速爬上波峰,张一一有点飘飘然了。2004年9月,他辞去了广告公司的工作,小说《不》出版了,他计划着,怎么也能赚个几百万,没想到业绩惨淡,几乎没赚钱。张一一不服气,从一个老板手中借了10万元,2005年又出版了《我不是人渣》,依然失败,10万元全赔了进去。

连续的两个开庭审判,星二代房祖名、张默被控涉毒,引发了巨大关注。对年轻人,人们总是带有一份同情,毕竟他们还不懂事,承受着事业和工作的压力,而自身往往得不到完整的父爱和母爱,因此,走上歧途也是有原因的。所以,人们总有一种同情和理解在里边。但是对于星二代的父母,大家就不是那么容易同情原谅了。做父母的责任,每个人都必须承担,不论你是明星抑或普通人。但是,成龙、张国立对自己的家庭、子女似乎没有那么多的关注。房祖名抱怨很少得到父爱关怀,而成龙则说自己教育不好孩子,让政府来教育。

莘慧 闫东艳 姜有

上一篇: 帝国主义对中国文化渗透的目的

下一篇: 资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文化侵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