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区文化馆小剧场怎么租


 发布时间:2020-12-04 04:07:29

中新网北京7月7日电(上官云)随着演出市场的发展,从鼓楼西剧场到蓬蒿剧场,再到繁星戏剧村、蜂巢剧场等,近年来,北京这些各具特色的民营剧场成为一道难以忽视的风景。然而,光鲜之下,亦需要真金白银的资金支持。面临水涨船高的各项费用,有的民营剧场开始谋求与商业共舞的发展模式,有的则仍然坚

10日至12日,北京京剧院80后青年创作团队将在人艺实验剧场带来一出小剧场京剧《惜·娇》,该剧以一桌二椅、唱念做舞的传统京剧手法将古典名著《水浒传》中最明艳惊心的奇情段落带给观众。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剧中惜娇的扮演者王梦婷将全程踩跷,三寸金莲妖娆轻盈,这门封存数十年的旦角表演技巧首次近距离地呈现。《惜·娇》制作人、北京京剧院副院长刘宇宸介绍说,观众看到的小剧场戏曲不多,但实际上从十几年前北京京剧院就推出过小剧场京剧《马前泼水》,还引起很大反响,“在我看来,京剧小生小旦的戏非常适合在小剧场三面观众席的舞台上演出,因为中国戏曲被抬到千人大舞台的大剧场是没有多少年的事情,话剧被搬到小剧场里叫作探索、实验,但戏曲在小剧场上演更应该算是一种回归。

此外,剧本也花费不小。我们邀请国内顶级编剧六六加盟,购买剧本的版权费用也不算低。编剧请了何念,演员请了张一山、甘丽萍等话剧圈的明星。几位明星演员的片酬不方便透露,但其他普通演员的费用基本在每人每场500-600元左右。《妄谈与疯话》算是李伯男戏剧工作室出品的第一部大制作小剧场话剧。记者:很多人都纳闷,其实凭借李伯男戏剧工作室现在的实力,不用请大腕儿,也不用花那么多钱布景就可以更轻松地挣到钱。为什么这回要冒这么大风险,万一得不偿失怎么办?田旭:如果这部戏我们不用这么大牌的演员、编剧,不用这么有名的剧本,按照正常的水准,可能花费40万-50万元,也会做出质量不差的作品。

30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来讨论小剧场戏剧的作用与职责时,中国小剧场戏剧的独特语境似乎已经消失,小剧场戏剧面临的是与大剧场戏剧同样的话题、同样的使命,中国小剧场戏剧同样承担着中国戏剧发展的责任,“中国特色”的中国小剧场戏剧历经30年,终于融入戏剧运作的整体格局之中。而今,我们或许可以用“小投资戏剧”来替代“小剧场戏剧”,不以空间论大小,而以投资分巨细。进入21世纪,无论是小剧场还是大剧场,都面临一个怎样看待戏剧的问题,无论是大剧场还是小剧场,新世纪中国戏剧要得到良性的发展,迫切的问题是空间的拓展。

“《恋犀》是我写的第一出话剧,也是演出场次最多、版本最多的一出戏,对于这出戏的流传,我不但没有预料到,直到现在也依然感到不解。它实在是一部任性的作品,个人化到极致,因为它无遮无拦的激情,我有时甚至不好意思再去看它,却没想到它被那么多人所喜欢。”话剧不应只是“饭后甜点”“《恋爱的犀牛》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长演不衰的好戏,它见证了一个时代,很多人的生命是与‘犀牛’发生真实的关系的。”说起《恋爱的犀牛》九年成长史,孟京辉牛气十足:“‘犀牛’记录了当代中国戏剧的成长,九年之间排了四版,时代变了,氛围变了,合作的艺术家变了,我们的生命实质有了不同形态的表达。

优秀梅派青衣窦晓璇,近年来崭露头角,颇受关注,曾主演的小剧场京剧《浮生六记》,惊艳舞台。B组主演马博通、孙震、陈张霞亦是北京京剧院具有潜力的优秀青年演员,在舞台上也都有过精彩的表现。地道京剧骨子老戏《明朝那点事儿》的内核是京剧骨子老戏《审头刺汤》,是全本《一捧雪》中的经典一折。各剧种的《一捧雪》均是以清代剧作家李玉的剧作《一捧雪》为基础,讲述了一只玉杯引发的奇案。以骨子老戏为基础,一方面是因为这出戏本身十分精彩,另一方面,从这部老戏里面可以看到前辈艺术家的创造力,他们不光是用技巧在表演,而是倾注了他们对世事变幻的洞察,对人情世故的体味,对是非善恶的判断,这些生命经验都化成了舞台上鲜活的人物形象。

不过2005年9月还是因租金与收入的巨大落差而关张。而后由中央戏剧学院租用至今。众多名剧在这里火爆上演十几年来经营态势虽然起起伏伏,但这里却见证了多位大明星的舞台实践以及如今顶尖级导演的起步。刚刚从中戏毕业进入青艺的孙红雷曾经在这里演出《三毛钱歌剧》、《屋外有花园》等名剧,并因此斩获“梅花奖”;金马影后万芳的《收信快乐》、汤唯的女版《切格瓦拉》、蒋雯丽的《樱桃园》,以及许巍的“绝版青春”演唱会等都曾在这里登台。

”他认为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方面,青年导演的名气和人脉还不够,没有影响力,所以争取不到好的剧场;另一方面,对于一些刚起步的民营制作公司来说,资金短缺、经营运作的成熟度不够,没有办法进行长期的规划,只能是什么时候条件到位了什么时候演,这样一来,根本就没有办法跟演出场所进行预约。剧场真的太少?相对于目前的戏剧创作量来说,北京的剧场真的太少吗?根据记者统计,2008年上述11家剧场共演出2169场戏剧,其中蓬蒿剧场没有正式演出,这样10个剧场平均年演出量为216.9场,演出量还算正常,并没有达到全年都排满的火暴状况,为什么戏剧制作者们还要为找剧场而发愁呢?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虽然有些剧场戏排不过来,但有些剧场却存在不同程度的空置现象。

潞安大鼓的传承和发展现状不容乐观,存在经费紧张、演员流失严重等不少难题。郭永兰说,以前她和丈夫的演出地点不固定,收入也不稳定。“现在除了去外地演出,就在‘非遗小剧场’表演,一天表演三个小时能收入一两百元。”除了提高非遗表演者的收入,“非遗小剧场”也让人们有机会接触到很多“只闻其名”的非遗项目。郭永兰告诉记者,“很多观众在观看我们的表演之后对潞安大鼓产生兴趣,有的观众在剧场就会跟着我们学习潞安大鼓的表演。”李保宏说,“非遗小剧场”每年能接待三万余名观众,“只有提高非遗表演者的收入,让更多人欣赏、了解到非遗表演,才能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完)。

圆帝 外圆内方 朱潇涵

上一篇: 学校文化建设都需要了解些什么问题

下一篇: 学校法治文化建设示范基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