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小剧场作品《织造府·又见青溪》演绎工匠精神


 发布时间:2020-12-04 18:20:23

“老百姓不是傻子,”张成晓勇说,“我们在3年10个月之内,拥有了5万会员观众,有40万人次看过我们的表演。十一期间每天有220左右人次来看我们的演出,如果我们不受老百姓的喜欢,他会从每个月的工资卡中拿出钱看你的话剧?如果我的表演没有一个人看,我不是自掘坟墓吗?”张成晓勇希望小剧场

也因为如此,传统的戏曲元素与现代元素进行有机的搭建,在一台唯美的古装戏中传递出新的思想观念。创作这样一部对于滇剧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实验戏剧,音乐、声腔、表演成了影响这一部戏的关键因素。在乐队的编制上,古筝作为该戏的主要乐器,加之以大鼓,板鼓,鼓在戏中不仅起到情感的铺垫作用,更是演员跳进跳出戏里戏外的线索;此外,可考虑用大提琴,箫或者埙也作为伴奏乐器。实验戏剧的乐队编制决定了该戏的艺术气质,尤为重要。小花脸的表演分量也尤为重要,该戏的起承转合都将由他们来贯穿,甚至这两个角色就是钱美人情感的外延,他们的表演,念白都应与钱美人达到一种完美的融合。

在北京,小剧场遍地开花:北京人艺、东方先锋、蜂巢剧场、戏逍堂……每晚,剧场门前总有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一张张热情的脸洋溢在耀眼的霓虹灯下,显露出这个城市丰富的文化生活带给人的满足感。小剧场话剧,这个传统话剧的新形态,给话剧创作和演出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当下,看小剧场话剧已成为不少市民重要的生活内容之一。在北京等大城市,小剧场让话剧亲近了老百姓。在河北的一个普通乡村,昆曲--这个被称为中国戏曲“百戏之祖”、中国的“雅文化”,却走进了农村,走进了平常百姓的生活。

少有小剧场能够真正拿出那么多的真金白银去砸给小剧场演出,因为投入产出是不成正比的。并不鼓励小剧场一窝蜂去搞所谓的大制作。小剧场大制作利大于弊,切实可行,行之有效 54.8%小剧场大制作弊大于利,曲高和寡,纯属烧钱 45.2%由微博网友“话剧先知”发起的“话剧界小剧场大制作是一剂毒药,还是一剂良药”投票结果显示,支持、反对人数不相上下,争论激烈。反对小剧场话剧要量力而为盟邦戏剧总经理车向蓝表示,随着一些小剧场品牌的形成,不少小剧场话剧导演、编剧、演员的费用也在大幅上涨。

“要对得起投资人对我的信任,要有责任心。”他认为,自己这样做也是对整个行业信誉的维护,这样才会有更多投资人对戏剧感兴趣。他也能够理解投资人的心态,“有时他们会要求你在这里或那里加个噱头,我觉得都是合理的,因为他们投资就是要求回报。”这些年轻导演与资本亲密接触,做戏时会为投资人着想,他们相信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有个可以着陆的柔软地带,这些理念与他们的前辈已截然不同。正是这些不同,改变着今天的小剧场。本报记者 牛春梅。

经营三年多之后,“木马”黯然告别北京。颇具名气的蓬蒿剧场经营者王翔亦有着类似经营理念。他认为,所有商业运营都要为艺术让步,而戏剧最重要的是文学性。然而,蓬蒿剧场前期投入的120万元已是王翔多年的积蓄,最初每年房租24万元,而后每年达到93万元。“团队运作费每年差不多60万元,制作演出费50万元。”按照王翔介绍的数据,除去政府各种形式的扶持补贴外,他一年要赔70万元,“再加上蓬蒿剧场受规模所限,只有86个座位,无法扩大经营”。

总之,明年1月9日后,这里曾经是京城文化地标的功能就将落幕,而最后一场演出也将定格在2015年12月30日。由于多年来已无商业演出,这一承载中国话剧小剧场记忆的空间,作为地理坐标的重要性已经远不及其精神坐标的内涵,就如同一位逝者远行,生者能做的恐怕也只有缅怀以及对其曾经的理想主义精神的传承……众多明星在这里粉墨登台1996年,尚未组建国家话剧院的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将当时基本闲置废弃的航空部礼堂用于经营的旱冰场租赁下来,经过修葺改建为青艺小剧场。

”梁弘钧说。说到底,俞振飞昆曲厅并不是为了“赚钱”。平时小剧场演出,票价低至100元,就算160个座位卖光,也要抵掉每场1万元的成本。即便如此,还是有观众嫌票价贵,理由是“某些交响音乐公益场票价只有50元”。而原先预想的“出租场地”也不顺利。由于至今还没拿到演出许可证,俞振飞昆曲厅还不能出租场地给社会演出。“有人说,租场上昆能赚好多钱,这是不可能的。”梁弘钧说,“就算一年租出去200天,按市价4000元一晚算,一年是80万元。

小剧场淮剧《画的画》是中国文联扶青计划资助项目。该剧的表演团队全部由80后构成,其中还包括了3位95后的新生代演员。这部洋溢着青春色彩的淮剧新作,一方面完整保留了原汁原味的传统淮剧唱腔和身段,另一方面创造性地融入了许多时尚流行的元素,可以说是为年轻观众量身打造。“戏曲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瑰宝,而年轻人是戏曲艺术的未来。一个剧种的繁荣需要年轻人的关注。这部实验性的小剧场淮剧对年轻观众有独特的吸引力。”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沈伟民评价道。

大量的小剧场及民间剧团在这时应运而生,大概因应了这一大的趋势。风生水起的小剧场颇受观众追捧,它们的票价,在目前的大中城市只是一顿快餐的价格。有些人正是因为这种平民票价,可以经常走到剧场来,抚慰心灵、舒缓情绪、感受美好。用一个经济学术语来讲,这是“口红效应”,每当在经济不景气时,口红的销量反而上升。口红作为“廉价的非必要之物”,可以对消费者起到“安慰”的作用,尤其是当柔软润泽的口红接触嘴唇的那一刻。经济环境的变化,只是造成小剧场艺术有着勃勃生机的一个方面,而从剧团体制及戏剧艺术本身讲,也到了非变不可的程度。

诺宁 莲宵 中国凤凰

上一篇: 镇江文化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下一篇: 智力内隐含义的跨文化研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1.02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