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话剧进入大制作时代 是良药还是毒药?


 发布时间:2020-12-02 20:39:19

我爱你!》、《我爱桃花》、《有一种毒药》15部来自社会戏剧团体的优秀小剧场剧目即将将联袂登场,演出季将于4月9日开幕,持续到7月20日,在3个月时间内,将在中国国家话剧院小剧场、中国国家话剧院先锋剧场陆续登场,横跨京城春夏演出。据悉,中国国家话剧院通过本次演出季开始全面推行低价票

记者了解到,这些作品将陆续在在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高校以及繁星戏剧村、大观园戏楼、北京喜剧院等专业剧场进行演出,预计40天的演出将吸引15000名大学生观看演出。届时,由专家和大学生代表组成的评委团将评选出大学生最喜欢的男演员、女演员、男配角、女配角、最佳导演奖、最佳编剧奖、最佳舞美设计奖等单项奖。与去年相比,此次戏剧节出优秀作品展演外,还将增加高校戏剧社竞演、青年喜剧论坛等活动,进一步加强戏剧艺术在大学生群体中的普及,提高在校大学生的人文素质、审美情趣。据悉,去年首届北京大学生小剧场戏剧节进行了为期20天的演出,有万余名高校大学生观看演出。最终经过评审团的复议选出大学生最喜爱的男演员为《阳台》的主演陈志、最喜爱的女演员是《Hi,米克》的主演郝姗姗、最佳编剧是《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的编剧邵泽辉、最佳导演是《水生》的导演赵淼,最佳剧目为青春版《阳台》。(完)。

开心麻花剧社、孟京辉话剧这两年在沈阳受到观众欢迎,与此同时,沈阳本土小剧场话剧却很少见。这是为什么? 9月7日,本报记者走进老北市剧场,话剧《少年白的奇幻西游》正在彩排,引发记者对小剧场话剧的思考。《少年白的奇幻西游》主创几乎全是非职业演员,但他们都有演话剧的梦。该剧由夏超执导,申申、张斯璐、李红佳等主演。申申曾是沈阳曲艺团的相声演员,他在剧中扮演游戏研发爱好者马小龙。在排练场,申申坦言,自己痴迷小剧场话剧,总和一些小剧场话剧爱好者去北京看话剧,每次他都感慨:小剧场话剧在北京、上海发展迅速,咱东北为何不能有自己的小剧场话剧?夏超既是《少年白的奇幻西游》的编剧,也是导演。

中新社上海9月7日电 (记者 邹瑞玥)“全国小剧场话剧优秀剧目展演”正在上海进行。来自中国各地各艺术院团的16台优秀剧目,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上海戏剧学院、上海大剧院等处陆续上演。话剧和电影一样,在中国登陆不过百年。但相比电影科技的不断推陈出新,电影观众群的壮大,话剧在中国的发展可谓望尘莫及。此番赴沪亮相的话剧院团大致可分三类,有转企改制的院团如中国国家话剧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等;也有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等院校。

明年,文化局还将推出15部原创小剧场剧目的集中展演,入选的都是这两年演出市场上分别达70场到100场的剧目。“原创剧目展演,每场演出政府补助5万元,大家可以由此了解政府对于原创探索剧目的态度。”张健说。据悉,文化局还将推出多项繁荣舞台艺术创作的奖励政策,其中很多项都将覆盖小剧场话剧的创作、制作、演出等各个环节。12月初,北京市文化局还将在全市建立剧场联盟,整合北京100个剧场和在京中央院团的剧场资源。随后,将对相关剧场进行改建修缮,建立票务联网系统,并在原有的演艺罗盘基础上搭建信息服务平台,每天在《北京日报》、《北京晚报》上刊登演出信息。

北京人艺小剧场制作人制话剧《解药》于2013年在人艺实验剧场首演。看似荒诞的剧情背后,是对当下社会中所谓“成功人士”的深刻描摹,该剧以黑色幽默的台词,为这种“成功病”寻找“解药”。《解药》由白艳制作,丛林导演。剧中,扮演心理医生的是北京人艺演员杨佳音,曾成功塑造过《日出》中的胡四、《李白》中的栾泰、《晚餐》中俄瑞斯特斯这些不同类型的角色。剧中另一位演员则更为观众所熟悉,是已故著名表演艺术家李默然之子李龙吟。据悉,《解药》的本轮演出将于1月15日结束。(完)。

通过人物的对白和潜台词,观众完全可以知道那三个空间里发生的一切。尤其最后一场戏,把其中的一个虚拟空间设计在舞台中央,展现了恶仆杀害主人谋取遗产的一幕,把整个剧情从低沉和灰暗中推向了高潮,而当剧情揭示出请来的家庭女医生正是20年前被遗弃的女儿时,一直沉重的舞台悬念,终于真相大白。没有紧张的追逐,没有血腥的场面,却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内在紧张和惊悚,显示出一种内在剧情跌宕艺术美的张力。《老宅》的成功当然不仅仅是靠这些具有形式美的因素来完成的,更主要的是它与《夕照》一样表现了一种独特的人生况味和生命体验,通过对人性中脆弱一面的揭示,也不乏一种对人性、人生的哲理式的思考和反思。

“对戏”国际当代艺术展,意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文化创新,与世界发起新的对话。组委会为艺术节及“对戏”展览特别创作了一部作品:《三岔口2017》与《三岔口2017•舞》。该作品由戏曲与现代舞蹈艺术家共同完成。“对戏”,既是发生在舞台之上唱念做打背后的所有准备,更是以戏剧的发生场为空间,用展览的形势来表达戏剧艺术和当代艺术,在基于各自本体的创作基础上,对于艺术边界的主动探索。戏剧艺术和当代艺术在拆解和交融之中形成的新表达,是试图从新的视角来重读戏剧和讨论戏剧和当代艺术的跨界对话。

“北京是一个拥有千万级人口的大城市,存在可观的消费空间。”樊星介绍,目前北京民营小剧场基本都是在晚上演出,“其实下午演出应该常态化,也可以提高剧场的空间利用率”。市场环境或仍然严峻对于民营剧场经营的租金困境,樊星也颇有感触。他认为,从整体来看,这对民营小剧场发展更是个严峻考验,“我们盼着有一些扶持民营小剧院的利好政策出台”。樊星进一步解释道,小剧场戏剧并不是一个高盈利的行业,但却是很多年轻艺术家展示自我的平台,从人才储备、产业模式的探索等方面,都对文化市场有着积极贡献,“如果因为资金问题,使得经营者、艺术家作出不得已的妥协,这个艺术创作的阵地就会失守”。

小剧场戏曲为传统戏曲培养了新一代的观众,孕育着希望和未来,在年轻人与戏曲之间搭建起一座艺术的桥梁。小剧场戏曲的创作境况不容乐观与小剧场话剧创演喧嚣、繁荣的景象相比,小剧场戏曲可谓默默无声、埋头苦干。小剧场戏曲创作艰难,瓶颈还在剧本创作。谈及原因,刘侗以京剧为例,认为:首先,小剧场京剧是融文学、音乐、美术、舞蹈为一体的综合性艺术,创作难度很大;其次,投入、制作成本较高,比如音乐方面要有乐队,服装方面必须讲究,舞台呈现上要求风格和表演统一等;再次,市场开发难度大,演出场次有限,市场回报远远比不上话剧的回报;最后,从事具体创作的从业人员,更多的是以一种奉献精神在支撑,收入微薄。

八礼 阿姐鼓 屯指

上一篇: 如何抓好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普及

下一篇: 《猫》中文版最后倒计时 白岩松等名人搭末班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3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