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评:孟京辉曾经先锋过


 发布时间:2020-12-03 18:42:00

其中包括孟京辉话剧工作室的《恋爱的犀牛》、意大利无伪文化协会的《哦,格雷戈尔》等。山东省文化厅副巡视员刘敏介绍说,首届山东国际小剧场话剧演出季的“前身”是始创于2005年的山东国际小剧场话剧节,迄今已举办过五届。此次“话剧节”变身“演出季”是期望依托山东文化惠民消费季重新定位,培

笔者认为,在辽沈地区,小剧场艺术发展还是有空间有潜力的。原因有三:一是小剧场艺术本身就有拉近与观众距离的优势,贴得近,沟通易,便互动。看小剧场演出有一种 “一对一”的亲近感、亲切感,甚至可以用眼神与角色交流。比看电影、看电视舒服多了。当今都市人,来到小剧场求得片刻的安宁和舒缓,缓解了压力,会获得休闲中的一些快感和心理上的裨益。小剧场,小舞台,小投入,周期短,市场潜力大。小剧场艺术,是把艺术规律和市场规律结合起来的最佳契合点。

目前我区从事小剧场话剧的也正是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老街》剧组里多是“80后”、“90后”,“70后”在里面都称得上是前辈了。据介绍,该剧将于5月11日至16日在广西明星剧场连演6场,戏票定价60元。以一张电影票的钱看一场轻松搞笑的小剧场话剧,旨在吸引更多的观众走进剧场,分享戏剧之美。3 良性发展要艺术性更要生产力市场文化需求就是小剧场话剧的生命。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广西本土剧目演出市场小、观众少,让观众自觉消费的难度较大,低价培育市场,建立较稳固的观众消费群体,是目前我区推广原创剧目商演的一大策略。

戏曲演员在小剧场中得到了大的表现空间,呈现出来戏曲的新面貌,也吸引了更多观众,开辟了演出市场。所以我说,小剧场戏剧是一种新的组织形式和生产方式,在文化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完全可以进一步鼓励戏曲的小剧场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刘平也认为,从这次展演中看,民营院团在剧目创作和人才培养方面步子更大,在走市场时找到了自己的路。被业界亲切称为“从小剧场话剧起家”的国家话剧院导演査明哲也从小剧场戏剧的生产方式上展开探讨。

从盛和煜、张曼君、朱强到王新纪、徐春兰、包飞,再到白爱莲、周广伟、谭正岩,小剧场京剧的主创团队呈现出年轻化的趋势。这次推出的《惜·娇》主创团队更为年轻,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80后。《惜·娇》取材自传统京剧《乌龙院》,说的是水浒传中阎惜娇、张文远、宋江的故事。85后的编剧、导演李卓群说:“这个题材非常适合小剧场,故事情节相对集中,又有名著的故事作为依托。剧中的人物特色和行当流派的特色都非常鲜明,应该会吸引很多的年轻观众。

也因为如此,传统的戏曲元素与现代元素进行有机的搭建,在一台唯美的古装戏中传递出新的思想观念。创作这样一部对于滇剧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实验戏剧,音乐、声腔、表演成了影响这一部戏的关键因素。在乐队的编制上,古筝作为该戏的主要乐器,加之以大鼓,板鼓,鼓在戏中不仅起到情感的铺垫作用,更是演员跳进跳出戏里戏外的线索;此外,可考虑用大提琴,箫或者埙也作为伴奏乐器。实验戏剧的乐队编制决定了该戏的艺术气质,尤为重要。小花脸的表演分量也尤为重要,该戏的起承转合都将由他们来贯穿,甚至这两个角色就是钱美人情感的外延,他们的表演,念白都应与钱美人达到一种完美的融合。

”担任《碾玉观音》和《春日宴》舞美设计的设计师任思远表示,“以传统京剧来说,是不需要舞美设计的,但是在发展中需要整合一些东西让它更符合当代观众的审美,小剧场京剧的舞美我认为就是一种整合,它不仅仅要表达美,也应当蕴涵戏剧的内涵”,他同时强调,“但是这一切都应当以尊重戏曲美学核心为前提,京剧的核心是‘角’,也就是演员的表演。”6月6日至15日,“2017北京京剧院小剧场京剧展演”将在天桥艺术中心小剧场举办,届时将有5部小剧场剧目登台,其中包含复排的开先河之作《马前泼水》以及近些年推出的拥有良好口碑与票房号召力的《浮生六记》、《惜·姣》、《春日宴》、《审头刺汤》。(完)。

戏剧圈外的朋友会有些不解:今天北京叫得上名字的剧场没有一百也有大几十家,这些年不少小剧场开了又关,这家学校内部的剧场何以让人如此感慨?这就要从北剧场的传承说起了。北剧场最早为剧场,是由中国青年艺术剧院1998年承租并改建的,当时的观众称之为“青艺小剧场”。上世纪90年代是话剧艺术的寒冬,青艺小剧场的存在,为偏好小剧场的创作者和观众保留了一份温暖。2001年底,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和中央实验话剧院重组为今天的国家话剧院,剧院资源重新规划,将剧场转让给了民间经营者。

康礼 时说 傅冲

上一篇: “中国作家富豪榜”遭质疑:这是“畅销排行榜”

下一篇: 王蒙自曝登富豪榜当晚被偷 称正写长篇新作(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