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常态的中国小剧场戏剧,三十如何而立?


 发布时间:2020-12-04 00:22:55

图说:小剧场淮剧《画的画》官方图今年上半年,《画的画》在上海本地的三场演出已经赢得了无数年轻观众的好评。这次,上海淮剧团更是趁热打铁,通过全国巡演走出上海,在更多地区普及淮剧的魅力。昨天的演出,嘉善县文艺骨干培训班的成员悉数到场观摩学习,公开发放的100张公益票也被戏曲爱好者们一

至于安定路甲24号的安贞旗舰店,已在8月份换了主人,新开张的是创建刚两年的相声团体“乐活卉”。嘻哈包袱铺的遭遇并非个案。朝阳9剧场梨园剧场位于朝阳文化馆内,在此驻场演出的乐丰斋成立于2008年,运营4年后关闭。随后,乐丰斋班主程磊的师弟杨洁在这里开了“没六儿江湖”相声俱乐部。一年以后,因为入不敷出经济压力大,“没六儿江湖”也消失在观众的视线中。今年三四月间,李金斗的入室弟子李宽所办的宽和茶园接手此剧场。昨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朝阳文化馆得知,宽和茶园刚刚在8月底撤销了这家分店。

2013年,林兆华执导的摇滚版《大将军寇流兰》应邀去爱丁堡戏剧节演出,这一年他77岁。将近40年,林兆华的艺术探索从未停歇,他一戏一格的追求,对年青一代戏剧人产生了深远影响。2010年,七十多岁的“大导”又做了一件“大事”,举办了国内第一个由民营戏剧团体举办的戏剧邀请展——“林兆华国际戏剧邀请展”。他亲自看戏、选戏,把国外的优秀剧目引进国内,“我就想让大家看看好戏长什么样!”邀请展前期全部是他自掏腰包赔钱赚吆喝,一年就赔了一百多万元,只能靠演别的戏来“补窟窿”,后期虽然有机构合作,依然因为严肃戏剧赚钱太难而难以为继。

在制作人制的探索方面,作为民营戏剧制作公司,至乐汇有很多心得。在举办第二季展演时,至乐汇曾提出过“全民制作人”的概念,发起了招募合作伙伴的活动。按照规定,招募到的成员便可成为展演中剧目的联合制作人,成为剧组的一分子。话剧排演过程,联合制作人可以对戏剧制作进行全程参与、监督。同时,联合制作人还可以根据自身的技能,比如服装、道具、舞美等参与到话剧制作中来。至乐汇解释称,“全民”是“众”的意思,就是要大家一起参与一部戏从开始策划到舞台呈现的整个过程。

“爆出×××次掌声”、“引发×××次笑声”之类无法验证的“数据”,成了主打的宣传语……小剧场话剧,“舞台版肥皂剧”?“搞笑小品+雷人段子”“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织毛衣。”“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怪当时织毛衣。”在一出小剧场话剧中一炮而红的“织毛衣”,当下正不断衍生出不同的版本,被更多的同类话剧消费着;“喝了三马牌奶粉,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走到八宝山不喘气了。”“不是装老子,就是装孙子,不是老装孙子,就是装老孙子……”段子连缀段子,似乎是编导的共同“追求”。

几年来,北京陆续成立了30多个民营戏剧团体,戏逍堂、哲腾文化、盟邦戏剧、三拓旗成为市场中的佼佼者。几年下来,民营戏剧团体在小剧场话剧市场逐渐占领主流地位,一年两百多部剧目中,国有话剧团体所占比重大约在10%左右,剩下90%都是民营制造。除了创作话剧,一些民营团体还介入了小剧场建设,戏逍堂在北京有两个小剧场,繁星戏剧村成为北京第一个民营集群式剧场,海家班的专属剧场即将在东单开业。今年,戏逍堂拿到了1500万元的风险投资,在堂主关皓月的计划里,明年可以拿到第二轮风投,如无意外,2013年公司或许可以顺利上市。

在北京,小剧场遍地开花:北京人艺、东方先锋、蜂巢剧场、戏逍堂……每晚,剧场门前总有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一张张热情的脸洋溢在耀眼的霓虹灯下,显露出这个城市丰富的文化生活带给人的满足感。小剧场话剧,这个传统话剧的新形态,给话剧创作和演出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当下,看小剧场话剧已成为不少市民重要的生活内容之一。在北京等大城市,小剧场让话剧亲近了老百姓。在河北的一个普通乡村,昆曲--这个被称为中国戏曲“百戏之祖”、中国的“雅文化”,却走进了农村,走进了平常百姓的生活。

干股 南湖路 吉客

上一篇: 酒吧文化局备案需要什么手续

下一篇: 文化旅游建设项目备案的请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