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戏曲借力小剧场寻求“新变” 创作不容乐观


 发布时间:2020-12-01 07:56:40

10日至12日,北京京剧院80后青年创作团队将在人艺实验剧场带来一出小剧场京剧《惜·娇》,该剧以一桌二椅、唱念做舞的传统京剧手法将古典名著《水浒传》中最明艳惊心的奇情段落带给观众。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剧中惜娇的扮演者王梦婷将全程踩跷,三寸金莲妖娆轻盈,这门封存数十年的旦角表演技巧首

京城小剧场曲艺的“热”与“冷”上个月在北京前门开张的刘老根大舞台不是京城第一家二人转剧场,但300座的剧场能如此火爆的,却绝对是第一家。180元的最低票价能被炒到1500元。时下,如果要问京城百姓尤其是年轻人最热衷的文化娱乐消费活动是什么,十有八九都会回答:去茶馆听相声。每逢周末,东城周末相声俱乐部、西城广茗阁、南城德云社等好几处专门演出相声的场所,都是座无虚席,有的甚至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火爆场面。曲艺回归剧场是艺术规律使然,除二人转和相声外,京城还有一些上演评书、鼓曲的小剧场。

北京京剧院的《浮生六记》、北京艺海欣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黄梅戏《贵妇还乡》及山东省柳子剧团的地方戏系列剧《选民老冤蛋》是3台独具特色的小剧场戏曲作品,它们以小剧场的形式为本剧种的传承与发展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实践。参加此次展演的25台剧目,将在国家大剧院小剧场、国话小剧场、国话先锋剧场等地陆续演出50场。展演期间,主办单位还将召开全国小剧场戏剧创作演出研讨会。主办方表示,继2011年成功举办全国小剧场话剧优秀剧目展演后,政府职能部门再次举办此类艺术活动,旨在推出一批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体现真、善、美艺术追求的优秀小剧场戏剧作品,发挥导向性作用,引导并推动小剧场戏剧健康发展。(完)。

”对于如今蜂拥出现的新剧场,导演孟京辉以一贯愤怒的口气表现了他的不屑。孟京辉是从2008年开始选择自己经营剧场,地点在东直门,地理位置优越。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许可以说他是后来“剧场狂潮”的始作俑者之一。虽然做剧场让他作为艺术家的身份变得不再单纯,但制作成本降低,再加上本身的品牌效应,所以这种付出孟京辉认为是值得的,比如去年一年,蜂巢的演出场次就达到270场。不过在孟京辉看来,后来这些“追随者们”,也许不久后就会死得很惨。

这样的作品一多,观众头两回还乐,看得多了,就腻歪了。这像极了前些年的室内剧。当时《编辑部的故事》、《我爱我家》等一批优秀的室内剧出来,吸引了一大批创作者。结果呢?萝卜快了不洗泥,生生把一个红火的市场做恶心了,现在电视台的人一听“室内剧”3个字,都不问内容,立马摇头,播出都甭想。外在的原因,则是城市变化了,具体说,是变得更大了。大批的人搬到郊区去住,可大多数的小剧场,还聚集在市中心。这在技术上,让观众变得无法看戏。

”从两年前开始参加青戏节,丰翼看了不少中国小剧场戏剧。今年他看了何雨繁的《卡里古拉的月亮》。他最大的感受是,现实主义的表演风格和中国小剧场戏剧的表达主题有些错位了。“中国戏剧演员用学院派的现实主义表演风格,去参演一些非现实主义的戏,会产生冲突,影响这些戏演出的质量和效果。”靠戏剧能养活自己吗?在中国,创作者们靠做小剧场戏剧养活自己目前还比较困难,那么,国外的演出团体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市场环境?他们能否靠做戏养活自己?丹羽文夫表示:“要想靠戏剧发财或者生活得更好,是不可能的。

但从其主创班底而言,宁浩、宁财神、何念可以说是现今话剧编、导的黄金组合。记者询问本次演出在成都的投资人,为何用这种“黄金组合”产品到成都这个话剧市场并不成熟的地方来试水。投资人表示,作为在成都话剧市场的投资,向他一样很多的投资人都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即需要极力引进一些像宁浩、宁财神这样的知名编剧和《疯狂的疯狂》这类在北京、上海已经比较知名的作品,以品牌为龙头,拉动需求,逐步培育本土的话剧消费习惯。他们表示,“给我们两到三年的时间,我们会陆续引进一些剧目到成都,让成都人真正认识到何谓小剧场实验话剧。当他们心中有了概念,就会形成一种消费习惯,那时,观看实验话剧将成为一件很时髦的事情,那些坚守的话剧人就将迎来蓬勃新生。”(记者 张宇翔)。

二是我省由于往日 “辽艺”的努力和贡献,已经形成了一批话剧艺术的观众,只不过是近几年受到了大众文化一些演出品种的冲击,出现了断档,断层,短板。现在需要的是培养观众,有些人正在无声无息地做这件事,如《老宅》的编导们。三是我省有政府部门关注小剧场艺术而建设的硬件措施。几年前,辽宁大剧院的小剧场就已建好,还有中华剧场的小剧场,有关方面这样关心小剧场,作为观众,千万不要让那里 “空空荡荡”。沿着辽宁大剧院长长的台阶拾级而下,面前万家灯火。我脑子里却一直翻腾着 《老宅》中的场面。据朋友介绍说,《老宅》是一部实实在在具有原创品格的作品,编剧是一位医学博士,却迷上了小剧场艺术,还将有新作品问世。费力、费心、又费钱,图个啥?在回家的路上,我沉思着,终于从中悟出个道理:她不仅要医治人们身体的伤痛,还要医治人们心灵的伤痛,且相当执著。我不禁联想到当年弃医从文拯救国民灵魂的鲁迅精神……归来吧,久违了的小剧场话剧艺术。□田志伟。

北京人艺当红小生王斑此番甘为夫人做绿叶,突破性地塑造了一个不同以往的成熟中年男性形象。灯光骤然大亮,预示着谢幕的开始。饰演娜拉的曹颖从观众入场口的帷幕后转出,她畅快地走上舞台,与其他演员摆出了全家福的造型,让我突然间产生了些许恍惚,觉得这个娜拉的“临时”出走也只能是使使小性,实在太不彻底。戏剧的演出无论在表演的一方如何追求客观公平,却难免要与生活在当下的、充满主观意识的观众心灵上产生碰撞。在我看来,如今的娜拉即便产生过出走的想法,似乎也是终究不能离开这个家庭的,就如同台上这大团圆的“结尾”一样。(寇云暮)。

德亿轩 帕罗 圆盘

上一篇: 故宫启动最彻底城墙修缮 将逐步对游客开放

下一篇: 厦门旗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3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