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艺全新阵容复演《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图)


 发布时间:2020-11-25 09:50:41

各大媒体将机场挤得水泄不通,并一路尾随至其下榻酒店蹲点守候,渴望挖出任何有关多明戈吃喝拉撒睡细枝末节的东西。而此时,在新文化宫小剧场狭窄简陋的化妆间里,《骗》剧主演小汤圆正安静地刨着一份盒饭,还自个儿掏钱买的。“多明戈?晓得,就这几天来嘛?”小汤圆似乎并不感兴趣,“比不得,完全不

A3:小剧场和大剧场的未来都取决于剧本。是一个优秀的剧作让我们记住了三十年前的今天,三十年后也会如此。入门知识小剧场的源头小剧场戏剧产生于19世纪末。1887年,法国戏剧家安图昂在巴黎组织了“自由剧场”,以反主流、非商业、注重先锋性与实验性的姿态亮相,被视为西方小剧场戏剧运动的开端。小剧场的特点小剧场是相对于有着镜框式舞台的传统剧场而言的,具体特点有:1.观众席少:500座以下,几十座亦属正常。2.剧目小:60-90分钟,人物有限,无宏大场面。

他第一部公演的戏《四川好人》,就是在林兆华组织的“青年导演处女作展演”上和观众见面的。随后他又参加了2007年的青年戏剧展演和2008年的北京青年戏剧节。2001年到2007年,在东城区北兵马司胡同的北剧场,连续举办了7届大学生戏剧节。这个平台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加入戏剧人行列,《福娃》和《麻花》的导演邵泽辉,《东游记》《达人未爱狂想曲》的导演赵淼都是在大戏节上成长起来的。这些面向青年导演和编剧的戏剧节,给予创作者极大的自由度,尊重和鼓励他们的想像力。

但要真正打动这部分人不容易,因为他们都很成熟。在他们面前,戏剧的包装、宣传只起到辅助作用。而内容制作是否专业、演员是否专业、排练花多长时间,这些看似琐碎的事,恰是是他们最为关心的。木马剧场出品的戏剧要求起码是30天以上的排练期,这是最低的要求,也是能真正打动这1万人的核心因素。商报:北京的小剧场不下40个,彼此既有竞争又有合作,木马剧场的定位是什么,应该如何参与竞争?唐虓珲:我希望营造一个空间,而不是单纯经营一个演戏的场馆。

另据了解,像星夜相声会馆、嘻哈包袱铺都会经常去天津、上海、台湾、澳门甚至去国外演出。这些商业演出,带来的收益是比较可观的。抓原创作品鸣乐汇在成立的头三年,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剧本的创作上。如今鸣乐汇已经建立了民间运营团队中数一数二的作者团队。李鸣宇介绍,这几年鸣乐汇已经有两百多段新作品,翻新传统作品一百多段。他说,作品是最根本的,没有吸引人的作品,宣传再好,票价再低都是空谈。盼政府支持尽管目前小剧场收益有限,嘻哈包袱铺、鸣乐汇、星夜相声会馆这帮年轻的演员们都表示绝对不会放弃小剧场。

本报北京3月15日电(记者苏丽萍)国家话剧院原创话剧《枣树》,15日晚在国话剧场再次上演,由此拉开了由国家话剧院主办,集合全国各大话剧院团、民营剧团以及社区剧团共同参与的“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的帷幕。从3月15日到6月7日,来自全国各地的20部中国原创大剧场话剧和15部原创小剧场话剧在京集中上演。本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以“原创、艺术、人民、时代”为主题,以“重视原创,紧跟时代、艺术精湛、服务人民”为宗旨,邀请到了北京、上海、深圳、台湾等省市区的20台大戏和15台小剧场戏,将演出135场。

全剧的主题定为“爱,历久弥新”,在创作者眼中,爱,不仅是乍见之欢,更是久处不厌,是历尽沧桑后仍未变淡的疼惜和欣赏。在快速变化的当今社会,不鼓动爱的轰轰烈烈,但传颂爱的长长久久,不标新、不恶搞、不解构、不戏谑,有真心、有诚意、有深情、有态度的讲述几对有情人的生命故事,其温度和坚韧,让人动容。李卓群说想以这部剧表达“一辈子不长,珍惜眼前人”。李卓群自开始创作以来,对自己要求极高,不允许自己重复前人,也不满足于重复自己。

据了解,2009年下半年以来,戏剧在演出市场中“一枝独秀”的局面迅速崩盘,大量新入市的小剧场话剧票房滑坡——2年前“是个戏就能卖票”,而今却已“没有戏能卖完”。过度娱乐化导致低俗化《未完待续!!!》、《剩女郎》、《乌龙山伯爵》、《找个男人当宠物》……当下的小剧场话剧,大都有个招人联想的剧名。要是剧名不够“给力”,就用海报加码,就像《画皮》那样在海报上大书一句“你的‘小三儿’藏好了吗?”从《翠花,上酸菜》开始,搞笑剧从舞台黑马逐渐变成主流,一度只要贴上“喜剧”、“爆笑”等等标签,似乎就能赢得观众欢心。

三十如何而立——走向常态的中国小剧场戏剧中国的小剧场戏剧发轫于实验戏剧,渐次嬗变,转眼已到而立之年。头十年,改革开放大潮初起,门窗乍开,西风东渐,戏剧界一些人士受到启示,着眼于实验戏剧的探索,囿于当时戏剧正统观念的强悍,只得冠小剧场戏剧之名,行实验戏剧之实,中国的小剧场戏剧一开始便有了“中国特色”。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小剧场戏剧的关键词是“实验”,到了90年代第二个十年,则变成了“救亡”。90年代,中国戏剧由热转冷,日渐萧瑟,甚至被说成“夕阳艺术”,又一批戏剧人为了挽救颓势,以小剧场戏剧的近距离互动来吸引观众,以度过那段艰难时日,而今回望,着实也颇有“中国特色”。

记者:网络上现在对于小剧场大制作争议很大,不少人担心这会给小剧场人为设置一个门槛,引发一股跟风潮,从而彻底改变小剧场话剧低成本、小制作的情况。田旭:我们其实希望小剧场能够有一定的门槛。这次也是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首先为李伯男戏剧工作室的话剧,尤其是商业演出作品设置一个门槛。但单单一个李伯男戏剧工作室或者一部《妄谈与疯话》,是不可能为整个小剧场话剧市场设立门槛的。我们只想先从自己做起,这是一种社会责任感。小剧场不应该只是一味地强调小成本,甚至零成本,永远想着以小博大。

影院 智盛成 鹿迪

上一篇: 25届信阳茶文化节演唱会

下一篇: 苏州将举办3D虚拟偶像秀 高科技打造别样演唱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