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剧场三十年 孟京辉:最大魅力是可以胡来


 发布时间:2020-12-04 00:57:51

随着去年迁回绍兴路9号,上海昆剧团终于有了自己的剧场——俞振飞昆曲厅,几代昆曲人的心愿得以实现。自从秋季剧场正式开张后,上昆每周末都推出演出,不少传统折子戏得以与观众见面。与此同时,也有不少观众感觉,上昆在团外剧场演出的“声势”减弱了。是不是把精力放在小剧场,就减少了在外面剧场的

在文化惠民方面,所有演出票均控制在百元以下,从票务销售到“优惠票”供应都将进一步提升便民、惠民力度。更加方便观众享受公共文化生活、分享文化惠民红利。无论是艺术形式还是演出价格上的“不设限”,都是希冀借助艺术节能够使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戏曲艺术,弘扬中华传统文化,重燃经典戏曲流行风潮,进一步促使戏曲重回大众主流文化的视线里,为本土众多艺术家和戏曲爱好者打造一场艺术盛会,振兴戏曲艺术,弘扬曲艺文化。第四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是北京文化艺术基金资助的项目。艺术基金由北京市文化局和北京市财政局发起设立,最大限度调动社会参与文化建设积极性,搭建一个开放平等、公开透明的艺术资助体系,努力形成全民共建共享的文化发展格局,充分发挥全国文化中心的示范引领作用。

而在上海,上世纪60年代南京路一带还分布着大大小小几十家剧场,如今只剩区区7家。过去戏票的票价不超过人均收入的百分之二三,而今的票价动辄在千元以上,这哪是工薪阶层看得起的价格。一缺乏空间,二吓跑观众,谈何戏剧行为的发生。不着手推动平民化剧场的拓展,中国戏剧的昌盛大约只是一句空话。戏剧发展的另一个物质基础是资本的投入,戏剧这样的精神产品有其自身的市场规律。放眼地球村,除美国百老汇这类商业戏剧以外,全世界绝大多数戏剧,其票房收入只能抵到制作成本的1/3,其余的2/3要依靠社会、政府资助,以及各类衍生产品的补贴。

这部剧演出后也在微博上引起很多讨论和争议,刘晓晔坦言收到了不少修改建议,但他表示:“这是我们的青春,我们对母亲的爱,我们真诚地拿出自己最隐秘的情感与观众交流,所以这部剧我们坚决不改。”话你知“中外小剧场戏剧展演”看什么8月31日至9月29日,为了让观众看到中外原汁原味、极具创意的小剧场戏剧,由广东省演出有限公司、孟京辉戏剧工作室、广州市第二少年宫、十三号剧院联合推出的“2013中外小剧场戏剧展演”,以“我,我们”为主题,将在第二少年宫、十三号剧院上演,持续一个月为广大戏迷献上风格前卫多变的当代国内外小剧场戏剧。

就目前的创作来看,小剧场戏曲主要在两个方面进行了尝试,一是讲一个完整的故事,放在小剧场里进行演出,增强互动,如《马前泼水》《浮生六记》等;二是用小剧场的形式,打造一个完全不同于传统的演出样式。不注重故事本身,而是重在沟通精神,提纯传统。如《还魂三叠》便将传统剧目、人物、表演手段,掰开揉碎,杜丽娘、李慧娘、阎惜娇三个女性的命运,同越剧、昆腔吟唱、京剧三个剧种和埙、琵琶、古筝三种主乐器联系在一起,以扇子、水袖、手绢为三个表演支点,在空荡荡的舞台上,展现古今生死,演绎灵魂的碰撞。

”制作人郭郭说。于是,关闭小剧场的日期卡在了《有鬼2》演出结束的第二天。也许知道这是人艺小剧场的最后一场演出,在制作人郭郭看来,“告别演出”气氛很不一般:从18点到演出开始前,人艺售票厅挤满了人,买票的人从未间断,这样的“盛况”在其他剧场不敢“奢望”;演出结束后,郭郭做了一个有关《有鬼2》的10分钟结束语,竟然没有一个观众退场。“气氛很舒服,观众很耐心,坐得住。”郭郭回忆,“也许,在座的很多观众都听说了这个剧场即将关闭,他们是在告别。”落幕后,《有鬼2》心照不宣地又照了一张全家福。剧组成员大多毕业于专业院校,对人艺小剧场有一种充满敬畏的感情。郭郭记得,有人摸摸斑驳的椅子,有人躺在舞台上,不知道谁念叨:“下次再来,不知道还是不是这个样子。”“好的,《有鬼2》是一个喜剧,我们热闹地‘终结’了这个剧场。”郭郭说。[1] [2] [3] [下一页]。

大家似乎不是在看一场魔术秀,而是一出人生大戏。有一次,一个年轻的女观众看到漂流瓶里的回信时,直接在台上哭了起来。独特的观赏体验,为孙峥的小剧场魔术秀集聚了不少人气,不少铁杆粉丝连续追看了20多场演出。孙峥刚开始在酒吧演出时,现场只能容纳50多个人。如今在传奇剧场的演出,能容纳观众150人,平均上座率也能达到8成左右。小剧场实为老传统不仅粉丝追捧,圈内人士也被折服。“两个小时,一个演员在舞台上连说带演,让我们这些行内人坐在那儿安静地看完,这就是一个奇迹!”河北省杂协副主席周良田看过《未知的前方》后,忍不住点了个大大的赞。

但剧场位于北京东三环之外,离高校群较远,而戏迷们更愿意在人艺这些他们常光顾的剧场看戏。所以,刚开始的两年十分冷清。“但是,这两年也使我们在剧场建设及经营上做了扎实的积累。”朝阳文化馆9剧场的经理樊欣颖告诉记者,“在这两年中,我们逐步完善了剧场的硬件设施,比如灯光、电动调杆等;在经营方面也做了很多尝试,如邀请一些知名的导演和专业院团来演出,在场租以及利益分成上予以优惠,经常举办一些演出季活动等等。到了2007年,民间戏剧的制作量一下子多了起来,而我们场馆条件较好,在经营上也探索出了多条路子,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一下子都齐了,抓住了这个机会,我们的业务也就上来了。

一个段子这边讲过了再去那边讲,观众一听就能听出来。这场观众看着没意思,下一场观众就不会再来了。”原创缺乏 作品质量欠佳郭天翼指出,“很多小剧场的演出质量近两年一直在滑坡。有的演员,为了演出临时凑一段相声,讲完就抛到脑后,没什么意思。”程磊表示,在北京能把相声说好的演员就二十几个,为了保证节目质量,小剧场大都邀请这些演员助阵。演员是有限的,段子也是有限的。观众很容易就听腻了。有观众评价,“有些段子要么听过,要么就是网络段子拼的。

十年网络换新颜 唯有纯情不变在网络还没有像今天成为生活所必需的2001年,老牌剧院北京人艺大胆“触网”,将当时红极一时的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搬上了舞台。时隔10年之后,昨天,人艺以全新演员阵容排演的怀旧版《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在当年该剧的首演地人艺小剧场建组。16岁便获得“金鸡奖”最佳女配角提名的中戏大二女生李小萌将出演梦幻般的“轻舞飞扬”,7月26日至8月15日,这出当年首开人艺先河的作品将在人艺实验剧场再度上演。

茶桑 球球 铁贡

上一篇: 自贡欣彩彩灯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下一篇: 四川省众鑫彩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