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楼严词拒绝为汉奸演戏 借张绣之口发泄愤怒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4:29

1945年抗战胜利,停演八年的梅兰芳决定重返舞台,首演选在上海。10月10日,他在《文汇报》上发表《登台新感》一文,向读者、观众汇报八年的心志和胜利的喜悦。梅兰芳复出,盛况轰动。在如潮的观众中,就有丰子恺,“俯仰顾盼,自拊其背,检验是否做梦”。看戏仍不满足,于是他特地登门拜访梅兰

为了让梅葆玖练好基本功,在学《玉堂春》的时候,家里买来一面镜子,让梅葆玖对着镜子“念白”对口型,每天50遍,雷打不动。但当时梅葆玖毕竟只是个孩子,也会好动、贪玩。有一次逛到天黑才回家。一进门就看到父亲和老师们都等在那里,梅葆玖不由得低下头。梅玮说,祖爷爷(指梅兰芳,下同)没有发火,“只是说‘今天晚了,那晚饭也推迟吧。先把该学的东西学了’”。梅葆玖严谨的演出习惯保持了很多年。根据“饱吹饿唱”的原则, 每逢晚上有演出,梅葆玖都不吃晚饭,中午必吃一块做得很地道的牛排;登台前吃个苹果,既补充能量又润喉;在演出前三天就开始“练嗓”,让声音达到最圆满的状态。

据梅葆玖介绍,“1922年10月15日,也就是梅兰芳京剧团成立的第二年,我父亲就曾率团到香港太平戏院演出长达一个多月,到达的那天香港九龙码头人山人海,轮渡甚至为此停驶了几个小时,传为梨园佳话。1938年11月,父亲第四次率团赴香港利舞台演出20余天,最后一天演出《太真外传》的戏本至今还在中国戏曲学院的梅兰芳研究中心保存。演完之后抗战爆发,父亲没有回上海,而是独自留在了香港,面对日本人的重金诱惑仍没有屈服,1942年回沪开始了蓄须明志和修身养性,其间日伪分子多次胁迫他演出以及在电台讲话,但他冒着生命危险三次打了伤寒针,多年来他为人处事奉行的儒家思想与其生死观颇为一致。

7月10日,中国戏曲学院梅兰芳艺术研究中心在京举办“纪念梅兰芳诞辰120周年”研讨会。梅兰芳之子梅葆玖回忆,父亲抗日战争期间蓄须明志,绝不为日本人演戏。梅葆玖回忆,虽然平常父亲特别随和,对谁都彬彬有礼,但却没傲气有傲骨,温和却不软弱。他说:“他幼年时正是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多次抢掠,刺激了他的民族意识,抗日战争期间他在上海排《生死恨》《抗金兵》这些戏都是借古喻今,表现反抗异族入侵。当上海成为孤岛以后,父亲又避居香港。香港沦陷后,他就留着胡子又回到上海,坚决不为日本人演出。”研讨会中,戏曲理论家钮骠特别提到了梅兰芳艺术的“中和之美”,他说:“据我所了解的,梅先生没发过脾气,这就是他的为人,中和之美从春秋时期就是以和为美,这也是中国传统。”梅兰芳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傅谨表示,由中心策划和编辑的《梅讯》即将出版,新版《梅兰芳全集》的编纂也在紧张进行中,已搜集到超过200篇此前未收到文集的梅兰芳的文章。

据梅兰芳纪念馆馆长秦华生介绍,10月21日,还将在该馆举办“梅兰芳华”大型综合展,通过老照片、老戏单、戏衣、书画等文献文物,采用“四合院风格”的展览形式,系统介绍梅兰芳一生的艺术成就和世界性的影响。谈到举办该系列活动的初衷和意义,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戏曲研究专家贾志刚说,除了缅怀、纪念和重温,更为深远的内涵在于展示梅兰芳对今天京剧现状的指导意义与对未来京剧发展的历史意义。“他提出的‘移步不换形’是戏曲未来发展所要坚持的创作原则,揭示了京剧发展由量变到质变的渐进过程。”贾志刚说。(实习记者薛帅)。

捐赠人稻垣乔方和梅玮聊起当年梅兰芳先生访日的旧事。京华时报记者王海欣摄京华时报讯(记者田超)5月11日下午,86岁的稻垣乔方将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梅兰芳图文资料捐赠给了北京梅兰芳纪念馆。他表示:“京剧一定不会消亡,它一定会非常有生命力地继续存活下去。”1956年梅兰芳率团访问日本演出,他作为日方的舞台工作人员全程见证了这次文化之旅。这批图文资料足足有八厘米厚,详细记录了1955年日本著名歌舞伎大师市川猿之助先生来中国访问演出,以及1956年中国京剧大师梅兰芳率团回访日本。

克复 炎林 光风

上一篇: 哈那影视文化 上海 有限公司

下一篇: 上海方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1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