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将借鉴“梅兰芳模式”打造文创产业高端人才


 发布时间:2021-01-21 14:04:08

更让记者叹为观止的是,可容纳2300多人的“歌剧厅”几乎座无虚席,而且接近一半的观众都是洋面孔。演出期间,观众席不断响起热烈的掌声,为京剧的艺术魅力而喝彩。《霸王别姬》的剑舞是梅兰芳大师一手创作的戏曲舞蹈,充分体现了梅派表演艺术的美学观点。一曲妩媚潇洒的剑舞,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虞姬

程砚秋回国后大怒,把儿子送去了瑞士读书。“他的教育观念很新派,说就培养你们到18岁。你们成人了,我也就完成任务了。你们到外面去也不要打着程砚秋的招牌,靠自己努力去。”1943年9月6日,程砚秋在日记中写道:“上午练拳,舞剑,下午画梅,写字,读书,散步,一日均做雅事。所谓应有尽有,此日没虚过。”这才是以唱戏为业的他,心目中的理想生活。后来,程家三个儿子,老大是翻译家,老二是搞工程的,老三搞美术考古,女儿从事会计。学历最低的也是学士。

记得我在1980年代,向翁师问学期间,翁先生多次以编剧家的视角,谈到梅兰芳先生演剧以及表演艺术形成的艰巨过程,亲身所历,十分珍贵。为鉴往明今,启迪来者,故而翻开发黄的笔记,摘录如次;既是对故人的追怀,更是对京剧艺术勃兴发展的期冀——梅兰芳一生演剧,为其编剧最多的是齐如山。在齐之前,给梅编戏的是樊樊山、李释勘。他们编的戏文质彬彬,如《天女散花》,词藻甚好,但没有传情,只是加些歌舞。齐先生则不然,他跟梅先生有默契。

此次香港的三场演出包括了《四郎探母》、《穆桂英挂帅》两台大戏,以及《梅华香韵》折子戏专场,魏海敏、胡文阁、张馨月等梅派再传弟子,在北京京剧院“九大头牌”之李宏图、朱强、陈俊杰等人的助阵下,粉墨登台,再现梅大师艺术巅峰时的经典剧目。前天,梅葆玖还专程来到香港理工大学,为学生们做了“梅兰芳表演艺术对世界戏剧表演艺术之影响”的专题演讲。梅葆玖:当年父亲访港曾造成轮渡停驶被誉为“一代宗师、一代完人”的梅兰芳,曾三度访日,1930年访美,1935年访苏。

在毛泽东身边作陪的,是当日北京梨园行堪称“十全老人”的谭小培。从谭小培处听闻了杜近芳的凄凉身世,毛泽东用浓重的湘音抛出4个字:应当解放。谭小培兴奋地找到杜近芳:“丫头,你要走鸿运了,发达了可别忘了爷爷。”杜近芳说,自己命不好,但是运气好。“我对政治原先根本不懂。解放这个词,第一次在我心里形成冲击。”杜近芳也没有辜负新时代赋予她的机遇。除了练功、排戏,还参加扫盲班、识字班,疯狂地学习文化,了解时事。去朝鲜战场慰问演出,杜近芳率先报名,她已从旧时代的戏子,成为了新社会的文艺工作者。

当然最著名的,当数京剧大师梅兰芳与孟小冬的离婚案。郑毓秀与孟小冬并无交情,中间人是一位戏迷记者。1931年,梅兰芳与孟小冬四年的婚姻终于走到尽头,从才子佳人到劳燕分飞,两败俱伤。心如死灰的孟小冬回到天津,吃素念佛。《天津商报》的记者沙大风是资深“冬迷”,看到小冬婚姻受挫,自暴自弃,十分痛心。他认为梅孟婚姻乃人所共知,既然分手,也应通过法律,正式提出离婚,取得合法手续让社会知晓,来去清白正大光明。他还推荐上海知名女大律师郑毓秀。

至于骑马只要拿一根鞭子,开门只要装一个手势等,既免啰唆繁冗之弊,又可给观者以想象的余地。我觉得这比写实的明快得多。回到上海,适逢梅兰芳演剧。我们买了三万元一张的戏票,到天蟾舞台去看。抗战前我只看过他一次,那时我不爱京戏,印象早已模糊。抗战中,我得知他在上海沦陷区坚贞不屈,孤芳自赏;又有友人寄到他的留须的照片。我本来仰慕他的技术,至此又赞佩他的人格,就把照片悬之斋壁,遥祝他的健康。那时胜利还渺茫,我对着照片想:无常迅速,人寿几何,不知梅郎有否重上氍毹之日,我生有否重来听赏之福!故我坐在天蟾舞台的包厢里,看到梅兰芳在《龙凤呈祥》中以孙夫人之姿态出场的时候,连忙俯仰顾盼,自拊其背,检验是否做梦。

梅兰芳原定在莫斯科表演五场,列宁格勒三场,后因购票观众空前踊跃,改为在莫斯科演六场,在列宁格勒演八场。最后苏联对外文化协会又请他在莫斯科大剧院再加演一场,这场临别演出谢幕达18次之多。梅兰芳在莫斯科的演出,年逾古稀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每场必看。他还请梅兰芳观看由他执导的莫斯科艺术剧院演出的话剧,并邀请中国艺术家到自己家中做客。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说:“梅博士的现实主义表现方法可供我们探索研究。”又说,“中国的戏曲表演是有规则的自由动作。

因为如果我真正从事了(表演)专业的话,可能我在文化的修养,包括对梅兰芳的认识和研究方面就会有缺失,但是我实际上感觉在现在这个时代,对于梅兰芳的研究和对梅兰芳理论上的发掘,有时候要比在舞台上的表演更加重要。因为他是一个著名的历史人物,实际上包括在宣传方面,对于现在年轻人怎么样去认识梅兰芳,我正在做这一方面的努力。我们现在在做一个项目是怎么样去用戏剧的手段,体现梅兰芳先生在舞台上光鲜亮丽背后的一面。大家现在都知道梅兰芳先生是一个艺术大师,但是大家知不知道他成为一个艺术大师需要舍去什么,他在成功的背后,有没有悲伤,或者不得不去牺牲的东西。

尹普美 文兔 敲福

上一篇: 钱王陵园算不算历史文化遗迹

下一篇: 清明大蜀山文化陵园怎么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1.89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