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戏迷送别梅葆玖 梅先生生前计划复排“红楼戏”


 发布时间:2021-01-21 15:14:55

梅葆玖日前,“2013北京舞台艺术香江行”在香港新光戏院启动,著名京剧大师梅葆玖和叶少兰出席并将领衔梅兰芳京剧团进行为期一周的演出。其中,由京港两地共同打造的《蝶海情僧》将作为开幕演出,随后年已古稀的梅葆玖与叶少兰将亲自上演《凤还巢》,而梅葆玖钦点的梅派第三代传承人胡文阁也将全程

所以淘唱片时主要以京剧为主,尤其是梅兰芳的京剧。那时候,卖旧唱片不让你挑选,一捆一捆地扎起来,要买就一起买。我们只好选京剧多的唱片买回家。家里霎时热闹起来。1943年,我15岁时,刚进重庆沙坪坝嘉陵江对岸盘溪的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初生牛犊不畏虎,我竟然踏上了学校的舞台,演起京剧来。记得最初演的是《王宝钏》。唱腔完全是从唱片上学来的。(旧唱片中王玉蓉唱的王宝钏。)我父亲不顾路远,从“中渡口”下坡,摆渡过江,拾级而上,再走好几里路,去看我的演出。

乾旦坤生、天各一边——舞台前后的阴阳颠倒曾是梨园一景,如今男旦式微却难掩曾经辉煌。2014年适逢父亲梅兰芳双甲诞辰,梅葆玖从去年最炎热的夏季于祖籍泰州启程,携弟子及北京京剧院辗转香港、台湾、纽约、华盛顿、莫斯科、圣彼得堡、东京以及津沪等国内京剧重镇,重走梅大师当年足迹。虽然戏称众多兄弟姐妹中只剩他一人“唱独角戏”了,但能够在有生之年完成对父辈以及梅派的致敬与承袭,梅葆玖说,“虽然如今我的44个弟子中胡文阁是硕果仅存的男旦,但这是时代使然,我并不怨天尤人,我培养了40多个弟子,父亲的艺术没有断层,将来上天跟我们老头儿我也好交代了,我敢说对得起父亲。

史依弘说:“好看的戏都是细节堆出来的。”为此,她力求还原梅派精髓,将细节之美展现得淋漓尽致。例如,费贞娥脱下宫女服,戴冠穿蟒袍后,仍忍不住托腮,也不知整冠之后需要捋穗,全无大家闺秀的端庄之态。又如,洞房之夜费贞娥想要刺杀李过,紧张地抖了两抖水袖,可一看自己穿着蟒袍,又强行给自己打气,强装镇定。当费贞娥看见人高马大的李过,发现自己全然不是他的对手,一下子腿都软了,三步之内即彰显人物的紧张内心。图说:《刺虎》中,史依弘饰费贞娥 官方图在费贞娥与李过的对手戏里,“面虎则悦、背虎则怒”的两面性历来是费贞娥表演时着意刻画的细节,这也是难点所在,稍有不慎就会面目狰狞,适得其反。史依弘认为:“费贞娥只是一名为主报仇却从没有杀过人的普通宫女,而不是将她脸谱化地塑造成如同聂隐娘一般的职业女刺客。”费贞娥的力量含而不驰,只在关键时刻爆发,表现负面情绪时也要照顾人物的美感,绝非以往戏曲中塑造的传统女性形象,也因此更具看点。(新民晚报记者 赵玥)。

当日,中共泰州市委书记蓝绍敏和国家有关部委领导与梅兰芳亲属梅葆玖、屠珍、梅卫东、梅玮等及梅派弟子、国内外梅学专家、长三角专家级京剧票友等共同出席纪念大会。蓝绍敏说,作为梅兰芳先生的故乡,泰州人民十分景仰梅先生,倍加珍惜梅先生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正如他在梅兰芳艺术节开幕式上所言,旨在进一步弘扬先生博采众长、虚怀若谷的大师风范,激励泰州人民团结协作、包容开放;弘扬先生革故鼎新、永攀高峰的创新精神,激励泰州人民解放思想、开拓进取;弘扬先生矢志不渝、坚贞不屈的高尚品格,激励泰州人民不畏艰难、奋发图强。

在梅葆玖的记忆中,从这时一直到梅兰芳去世的这十几年时间,自己又学习又实践,“对我的发展最有帮助”。这期间,梅兰芳曾赴日本、朝鲜慰问演出,梅葆玖也一同随行。他曾回忆称,“我一直守着父亲,父亲演出的时候,我天天看;我演出的时候,父亲就帮我指出我的问题”。“京剧还得姓京,不能姓洋”1961年,梅兰芳逝世,梅剧团的担子自然而然落在了梅葆玖身上。但到了1966年,“文革”风暴席卷全国,梅葆玖的演艺事业也中断了下来。直到“文革”后的1978年,梅葆玖才重新登台,而此时他已过“不惑”之年了。

”为了梅派艺术,梅葆玖鞠躬尽瘁,在对待徒弟这件事上,他更是放下了身段,甘当慈父,“我们但凡跟师父求助,他肯定有求必应。有时候他的日程排满了,但听到徒弟们要办个活动,请他坐镇,他也会抽出自己的休息时间出席捧场。”单娜说了,师父这一辈子太操劳了,他本来就有气管方面的问题,最近又为了排新剧操心,没有好好休息,连轴转,又要不断改戏,他这一辈子太累了。单娜说,梅葆玖先生最爱说的话是“只要我活着一天,也得举着梅派的大旗,直到死去……”这么悲壮的誓言,今天听来更令人酸楚。

宝石 答里 国鉴

上一篇: 上海厨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招聘信息

下一篇: 广州古玩旧物文化墟市在哪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8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