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与亲人的尸体生活14天


 发布时间:2020-10-30 23:34:28

在1951年清明节“平顶山惨案”抚顺万人公祭大会上,方素荣第一次为大家讲述了惨案经过。从这以后,她陆续为几十万人讲述了惨案经过。1992年,在日本律师支持下,方素荣联系惨案的另两位幸存者共同作为原告起诉日本政府。十年诉讼,方素荣三赴日本,在东京法院做了两次证言,并到日本15个城市

两国小营员们在老师及居委会、派出所人员的帮助之下,在全市寻找到约2630名受害者、幸存者、目睹者,找到有价值的物证约20份。随后,公证处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从这批人中选择出了39位典型人物,他们中有被德国工程师拉贝记入《拉贝日记》中的身中37刀、时年19岁的李秀英;有身中3刀全家遇难、时年8岁的夏淑琴;有当年中山陵遇难卫士的子女……“虽然已经过去了60年,幸存者中的很多人讲起那段历史还是无法抑制悲愤的情绪,流下眼泪。”一位公证员介绍,他们同现场的国际友人及纪念馆工作人员一起,用笔和摄像机客观地记录下了一切,并办理了公证证书。“这批珍贵资料保存下来后,在民间对日索赔中已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公证处负责人说,在2005年1月,日本最高法院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诉日本右翼分子名誉侵权案、2009年2月5日日本最高法院就夏淑琴反诉松村俊夫、东中野修道侵害名誉权案中,因为公证书具有的法律效应,被作为了有力证据。

李秀英、夏淑琴、倪翠萍、李高山、伍正禧、常志强等一大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形象跃然画中。“看到这些画像,我心里非常难过,画像上活着的人活越来越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指着画作回忆,“日军一下子杀死我家7口,就活了我和我妹妹两个。我们中国人死那么多,这段血的历史永远不能忘记。”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张玉彪表示,他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零距离接触过程中,被他们的种种不幸经历所震撼,他的情感和幸存者的情感交融在一起,最后为他们画像的时候,感觉笔非常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在写这些诗的过程当中,这些幸存者都是我多次接触的对象,我就想用一个通俗易懂的方式,来让大家接受。我想这不是一般的诗歌创作,我尽可能平实,通俗易懂,让一些孩子们也能读懂它。”(完)。

中新网南京12月6日电 (记者 朱晓颖 黄鹂)6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赠一批艺术作品,它们分别是:2012年上海国际摄影展金奖《珍爱和平 勿忘国耻》系列摄影作品、《和平祭——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心灵之光》。《珍爱和平 勿忘国耻》系列摄影作品,是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的建筑、雕塑、场景等为拍摄对象,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张玉彪是《和平祭——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心灵之光》的创作者,从2007年开始,他受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之邀,用素描的形式,为部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遇难者亲属绘制画像。

1820年8月8日,一艘野餐船在泰晤士河翻船,只有一位幸存者,名叫休·威廉姆斯。1940年7月10日,一艘英国拖网渔船被德国水雷炸毁,只有两人生还——一位男子和其侄子,他们都叫休·威廉姆斯。四 麦克唐纳先生是加拿大的一名农夫,他没什么特别之处。可你要知道,他的邮编是由字母序列EIEIO组成的。(译者注:巧合的是,在西方有一首很著名的儿歌,名叫《老麦克唐纳先生有一个农场》。歌词中反复唱到“E-I-E-I-O”,用以模仿动物的叫声。

然而经过长达10年的对日诉讼之路,海南“慰安妇”事件受害幸存者起诉案与之前的3次山西类似案件一样,在反复上诉与驳回之间挣扎,最后均以原告方败诉告终。东京高等法院在终审判决中尽管认定了侵华日军二战期间在海南岛绑架、监禁和强暴妇女的事实,承认日军暴行对受害“慰安妇”造成了精神疾患,其损害直到现在还在持续。但以中国政府在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中放弃了索赔权为由,认为受害人的个人索赔权也因此丧失,裁定原告败诉。

他一直在寻找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为他们画像。此前七八年,他将寻找幸存者的重心放在大屠杀惨案当地。“在南京,我见过几位幸存者,也拍过照片,但可能是因为匆忙,都没有达到理想要求。”李自健说,“没想到在长沙就有这样一位老人,这太难得了。”去年此时,因为本报报道,李自健火速联系记者,登门雨花区社会福利中心,终于和老人见面。【痛忆】 无法忘却的刺刀,已经初成的“忆”李自健握着戎瑞霞的手,像去年时一样,那双手依旧枯若老藤,沉满往事。

今年42岁的作家李西闽在汶川地震中曾遇险,70多小时后被救。他将此段经历以纪实文学体的形式写出来,书名冠以《幸存者》,新近在沈阳出版。李西闽是我国当代知名恐怖小说家。今年5月,他在四川旅行和写作期间,遭遇了那场大地震。“我被埋了70多个小时,记录下危难中的生死体验作为一种纪念。愿活着的人快乐,死去的人安息。崇高的、卑微的都是人生,都应该保持对生命的敬畏,对自然的敬畏。”李西闽在书的开头写道。读起这本《幸存者》,很容易让人动容。

韩国是政府、企业和个人共同参与援助,为幸存者建立养老公寓,有专人陪护和完善的医疗条件。在这样的关注下,有几位幸存者甚至成为了画家。我们目前还停留在零散救助阶段,没有形成强有力的保障体系。新京报:“慰安妇”问题幸存者在急速减少,你的感受会更深吧?苏智良:一个时代总会过去,比如国内现在幸存者,只剩下14个人,但是好在我们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情。新京报:做这些“该做的事情”,会受到阻力吗?苏智良:刚开始起步那几年,很艰难。

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队日本兵(约有30人)来到我家门前敲门,刚刚打开门的哈姓房主就遭到枪杀。我父亲看到这个情况就跪在日本兵面前,恳求他们不要杀害其他人,也被日本兵用枪打死。母亲吓得抱着1岁的小妹妹躲到一张桌子下面,被日本兵从桌子下面拖出来……用刺刀把她杀死。后来,几个日本兵闯进隔壁房间,那里还有外祖父、外祖母及两个姐姐。外祖母拼命护着她们,被日本兵开枪打死,外祖父急忙去扶外祖母,也遭枪杀。……两个姐姐被日本兵用刺刀刺死。

胖雨 刘颍州 伽怡

上一篇: 南通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

下一篇: 华谊兄弟质量文化出现过什么问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3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