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在中国历史文化中的地位


 发布时间:2021-04-14 06:50:31

有些陶老师的粉丝看着就不爽了:陶老师,你咋这样破坏自己的形象呢?扮肤浅的文艺青年呢?普通粉丝生气也就罢了,但重量级的粉丝一生气,后果就很严重了。南朝文学大家,梁昭明太子萧统,他编了一本流行上千年的文学教参,名为《昭明文选》,简称《文选》。这本教参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文学大家,例如李

而吴兢,在第一次辞职未被批准之后又三次上表,以父丧为由坚去史职,终获允许。与此同时,吴兢也和好友刘知几一样,私撰本朝国史以实现自己作为治史者的追求。他的著作,成为后来编纂《旧唐书》的主要史料来源之一,为后人了解客观真实的唐代历史打开了一扇窗口。相比于陶渊明的逃离世俗,刘知几、吴兢的追随理想,明代大清官海瑞的辞职就颇有些赌气的意味。他因得罪了同僚而遭到弹劾,为自保也为表达不满,愤而告病辞官,但即使是这样的“战略性撤退”,海先生也不忘在辞职书里大发牢骚,痛斥“举朝之士皆妇人也”,把朝官群臣一个不漏地骂了一通。

刘知几出身书香门第,儿时父亲为他讲解《古文尚书》,刘知几对其中枯燥的治国之道颇不耐烦,唯独对史书《左传》情有独钟,父亲知其兴趣在史学,便允他通览群史,并引导他阅读和思考古代著名史家的史论,培养他的文史之才。这造就了少年刘知几超越常人的丰厚学养和敢于质疑的学风,让他在步入仕途后很快就崭露锋芒,成为颇受朝廷器重的史臣。而小他九岁的吴兢,虽然缺少刘知几得天独厚的家学渊源,但从小立志贯知经史,励志勤学,受到宰相魏元忠、朱敬则的赏识,被推荐到史馆工作,成为刘知几的同事。

太守与普通老百姓的诉求本来是有很大差别的,然而,在对世外桃源的向往上,他们又是有交集的。在文章末尾,南阳的刘子骥也不是贩夫走卒,而是“高尚士”,他也神往武陵渔夫发现的世外乐园,打算前往。这个结尾一方面说明了桃花源的神秘不可及,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对于世外桃源的向往,是每一个群体共同的审美取向。那么,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原型到底在哪里呢?有人说在湖南,也有人说在重庆境内,大都离不开“武陵山”周围。但也有可能是出身于九江的陶渊明取材眼前的江南景色,削掉其崇山峻岭,将其挪移到一个神秘的远处。

无边的水泊,满眼的芦花,葱茏的树林,形成了一个相对美好的世界,陶渊明笔下的是农民小生产者聚集的“桃花源”,《水浒传》里则是好汉聚居的“桃花源”。《西游记》中,大海环绕当中的花果山,四季鲜果不断的仙境乐园,是孙大圣精神上的故乡。相对于大闹天宫的惊心动魄和取经路上的曲折坎坷,花果山的静谧祥和,比取经目的地更令人向往。可以说,花果山是神话世界中的“桃花源”。再如《红楼梦》,在男权社会的重重包围当中,居然有一个幽美宁静,平等而诗情画意的美好世界,那就是“大观园”。

他是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人,曾祖是大名鼎鼎的陶侃。小时候家境还不错,但到8岁时,父亲去世,渐渐穷困。20岁开始走进仕途,他的领导有桓玄、刘裕,两个人都登基称帝,他如果跟在后面好好混也会出人头地。但他终究不是当官的料,在哪里都做不长,不停地跳槽。到了405年,他40岁左右,浮沉官场20年,越混越惨,最后一次出来做官,任彭泽县令。一天,上级派督邮下来检查工作。这些人都是吃拿卡要惯了的,每次回去满载而归。一到彭泽县,就让人通知陶渊明,穿好官服、备好礼品,否则等着吃苦头。

陶渊明,钟嵘推其为“隐逸诗人之宗”,苏东坡赞美陶诗“似大匠运斤,不见斧凿之痕”,把他推向了一个新高度,使其拥有了近乎神性的光辉。可这种标榜本身,也正是将陶渊明有意无意符号化之始。重重误读之下,那个饱经忧患却日益饱满的鲜活肉身不见了,只剩下一具缩略风干了的文化木乃伊,躺在博物馆里,接受众口一词的赞誉。渊明是一部丰厚的大书,我们不能把他读薄了。这其中,对陶渊明的误读主要有二。是“隐”?是“归”?古今论道陶渊明,似乎都离不开“隐逸”二字。

渊明之“归”,不仅是归家,更是精神的归根,是一个人的心神合一。他的脚下,是厚重的黄土层。渊明似乎特别偏爱“归”字。不仅有《归去来兮辞》,声声问责自己“胡不归”;又有《归园田居》五首;他学《诗经》,又作《归鸟》诗四首。其中的“翼翼归鸟”,不正是他自己?因此,他不是“隐”,是“归”。再说说“逸”。人们似乎只愿意记住陶渊明句子里的诗意,却忘记了,归园田居的日子,总体上过得并不安逸。归来后不久,家里就出了一桩大事,房子失火,勉力经营的殷实小家,转眼成了灰烬。

在古代,有一个官爸爸同样是无上的荣耀和福气,但在某种程度上,当官二代又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更多的官爸爸是不允许子女在外拉大旗,作虎皮、招摇撞骗的。诸葛亮是三国时蜀中有名的官爸爸,身居蜀国相位,却从不敢放松对子侄的教育。诸葛亮早年无子,过继兄长诸葛瑾次子诸葛乔为适子,后来才有了亲生儿子诸葛瞻。在子侄教育上,诸葛亮强调德、才、学、志 ,他在《诫子书》中说:“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薄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利康 顾冉 唐木茗

上一篇: 陈寅恪曾在牛津大学讲语言学 能听懂的学者很少

下一篇: 注定只能在没有大师的时代里摸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