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电视读书节目"闭卷" 已"下海"进军新媒体


 发布时间:2021-03-01 21:29:27

读经典能读成于丹昨天讲座的主题是读书,说起读书这回事,梁文道也有着和内地人几乎相同的读书记忆。在台湾接受中学教育的他,也在路边的书摊里租过书看,也读过“全庸”号称完本的武侠小说(假金庸的书)。“那时候读书是一种可以接受的休闲方式,但现在不是,人们不是没时间读书,而是没把读书放在首

签售现场,梁文道对新书的书名《常识》做了补充说明:“之前有读者问为何新书取名常识,当时我举了个最简单的例子:三聚氰氨事件刚出来时,有一个教工商管理的学者说,中国太不重视企业责任。但对我来讲这不是企业责任的问题,而是常识。常识是什么?常识是你做食品不能下毒。今天我要补充的是,我所理解的常识并非知识、而是见识,是判断事物的能力,就像下雨知道要带把伞一样简单的判断力。”低调的梁文道特意将读者沙龙选在一个小书店里举行,书店的休息厅、楼梯上坐着、站着数百名热情的读者。

梁文道讲,“我曾经去看一个老人,他躺在病床上,听到之前一拨探病的人对老人说,‘对于你现在的情况我致以亲切的慰问’。我以为他是当官的,但不是,他们是朋友,是小一辈认识的。假如我去看一个生病的朋友,会说:‘怎么样了,没事了吧。’只不过,今天大家都说‘致以亲切慰问’的时候,我的话就会让人觉得太锋芒了。”尾声,主持人照例请两位荐书,口气仍是CCTV式的:“其实现在的读者很可怜,因为书太多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选择,像这次图书订货会,那么大的展台,进去几乎会蒙掉了。新春来了,今天很重要的问题是,请两位给观众谈谈你们读过的很好的书或者是有意思的书。”此时,两位受访者或许多少已经适应了,谈到书十分乐于分享,没再抬杠。陈丹青荐了《胡适晚年谈话录》和美国小说《童年的消逝》,梁文道荐了《诗人生活史》和张大川的小说《年轻父亲》。(记者金力维)。

本报讯(记者 罗皓菱)“每天一本书,只要八分钟!”曾赢得广大读书人欢迎的凤凰卫视读书节目《开卷八分钟》1月6日晚正式宣布停播,主持人梁文道近日透露,对于一个窄众的文化节目,新媒体可能是更适合的平台。4月初,梁文道全新的读书节目《一千零一夜》将在土豆网正式上线。《一千零一夜》是一档全新的读书节目,“只有晚上,只在街头,只读经典”,梁文道将用1001夜,与观众分享他对经典的独特理解;梁文道主持了7年的读书节目《开卷8分钟》的停播让不少观众扼腕叹息,梁文道说,“大家别难过,我都不难过,你难过什么。

这种讨论方式很古怪,问题应该在于“能不能打人”。为什么那么快就打开了打人的开关?文化感性还有另一面,为什么城市面貌这么不好看,为什么新的公共建筑会和生活格格不入,以及国人在国外的形象不好。这种文化感性让我越来越觉得,我要做的不是一个传统的写时评的公共知识分子,而是应该做更深层的东西。我说一句很夸张的大话:我们要为中国再来一次文艺复兴。北青报:这种“文艺复兴”的方式是怎样的?梁文道:你眼界要远,做事要踏实,一步步做,不再谈这个社会出什么问题。

”主持人转对梁文道继续问,“您为什么要穿?”梁文道笑答:“我是山寨版陈丹青。”这一刻,三人无语。这是典型的CCTV式的提问,主持人期许受访者在平凡的琐事里申发大义,却被陈丹青拒绝,梁文道消解。半程,两位对CCTV式的表达仍不适应。梁文道的新书《常识》是他近些年来发表的时评集锦,陈丹青的《荒废集》是《退步集》及其“续编后”的最新杂文结集。由此,主持人说:“在你们的书里我随意可以看到你们思想的锋芒。”此话一出,陈丹青先跳出来反驳:“最难为情人家说我有些思想,这些不能算锋芒。

”那么金庸在这个时候加入作协是为了什么?“他显然不是为了待遇,也得不到那层象征意义,只能说是他对作协体制的一种认同。”至于有人说作协希望通过这件事来提升影响力,重新塑造象征意义,梁文道又有自己的看法,“金庸不入作协也像作协的人。除非是韩寒这样和作协形象相差巨大的人来接铁凝的班,才有可能达到这个目的。”梁文道是极其看好韩寒的,“再写几年他就是另一个鲁迅,他只是少些鲁迅身上的深沉和悲剧感。”梁文道说,如今人们总喜欢说80后怎么怎么,实在是太类型化了,80后其实也不乏韩寒这样有想法的人。

我们从小学到的是这种东西叫文艺腔,我们很怕文艺腔。”这种港式思维当然会对梁文道的产生影响:“我比较喜欢抽离一点,写文章看事情做评论也好,总是希望先冷静下来再说。”二十年前刚写文章时,他会在文章写完后回头看一遍,将所有的感情表达强烈的语气词删掉。我不是布道者,而是介入者上个世纪90年代,还在读大学的梁文道,每年都会回内地外公老家河南乡下住上大半个月,搭硬座火车、长途大巴,穿一件破衣服装大陆人,甚至也会像大陆人一样从火车窗爬进去,在公交车站蹲着等车、吐痰……“那时候我就开始培养一种能力,不要用当年香港人还很常见的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去看大陆,而是要把自己换位进去”,梁文道说自己很懂得大陆的话语系统,“比如说翻译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很敏感,我就会在前面加一句建议我们的读者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观点来批判它”,常常有大陆同行好奇他怎么懂这些。

柏唐 老湘 高欣

上一篇: 文化创意产业 杂志 80-765

下一篇: 《咬文嚼字》为央视春晚纠错:读错音 用错成语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2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