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韩寒是下一个鲁迅 金庸认同体制加入作协


 发布时间:2021-03-01 21:06:51

”说起“腰封小王子”的话题,一旁的熊培云也“爆料”起来。“这个和微博上那些署名是我说的话一样,其实我也根本就不知道。”对于“被推荐”,梁文道表示多数情况下也只能一笑置之。聊起微博,主持过多档读书节目的梁文道表示,由于现代社会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很多人很难长时间集中注意力,对于阅读的

其实完全有可能一个建筑工人喜欢古典音乐。但是在中国,坦白讲,文化,尤其是所谓的高雅文化,的确可能被某些有财富的人垄断。很多古典音乐会、歌剧演出,门票卖那么贵,不是一般老百姓能负担的。我们应该把那堵墙推倒——所谓高档文化的东西,跟社会上有财富、地位的精英画等号,我们应该把这种想象打破。平常喜欢看书、喜欢音乐的年轻人我知道很多,他们并不都有钱,大部分是穷光蛋,但我知道他们的兴趣在那里,爱好是那样,那有什么问题?他们有什么东西是见不得人的?如果说我今天要做节目给他们看,我有什么对不住大家的?没有。

散文集《我执》本周首发昨接受本报专访———寸头、眼镜,埋头把烟丝卷起,后点燃,才正儿八经地开始说话。昨天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梁文道,还是一贯的德行。今年初,假借文集《常识》,这一“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代表人物”,品评了“我们这个常识稀缺的年代”;本周,梁文道最新散文集将在京首发。这册命名《我执》的集子,多为2006年至2007年的专栏文字,抛却了他平素示人的理性睿智,反将他内心的诸种软弱、难以排解的焦虑,甚至人际的摩擦都抖搂了出来。

你可以发现,这不只发生在中国,全世界都一样。有的民主国家选举总统,不再是有关政治立场的讨论,而变成这个总统有没有婚外情、有没有抽烟、他是什么人的讨论。”梁文道说。梁文道认为,知识分子把精力转移到对这群人人格上的讨论,抹去了更重要的牵扯到整个国家的重大社会分歧的讨论。这样的严肃讨论其实在历史上一直存在,但现在进入到大众舆论下,变成了政治讨论庸俗化的结果。西方国家的媒体政治讨论和政治生活越来越贫乏,政治的言语、论述越来越空洞,受到学者的批评。

”陈丹青说,“我觉得梁先生非常专业,我是业余的,第一,我白天都在画画,都是零碎时间在写,另外我写得很慢,改的地方非常多。他非常迅速,短兵相接,会立刻对昨天甚至今天发生的事情有反应,他会让人立刻想到梁文道怎么说,他现在已经起到这个效果,但是弄成书还是好的。他自己谦虚,说时评会被迅速忘掉,事情过了时评也忘了,这是一面;另一面,做成书,和报纸、网络还是不一样,因为我相信,一篇文章得读上两三遍以上才算是读,做成书,可以这样读。

”梁文道说。当然,心态“平和”的梁文道偶尔也有“愤愤不平”的时候:“有人说你做这样的节目就是脱离群众。谁是群众?一本诗集就卖50本,买这50本诗集的人难道不是群众吗?”同时,他对另一种“媚俗”充满了鄙夷,“米兰·昆德拉所说的‘媚俗’的状态,一定要讨大众的欢心,大众需要被感动,抱歉我们做不到。我们不要随便感动人,那样太滥情,大家有自己的判断,不需要看到别人被一件事情感动,我也跟着去。感动和等待被感动的状态,这是一种媚俗。”“你看看现在有那么多档综艺节目,往往一个节目火了,所有台都一窝蜂上;一部电影火了,所有的人都用相同的方法拍。电视媒体针对大众产业有一个往下游竞争的趋势,如果一个节目的目标观众是大学学历的观众,他就会想,那我做一档高中生就能看懂的节目,岂不是赚钱更多?这样逐步往下游收割,小学不用毕业就能看懂,就网罗13亿市场了。”。

你可以走出去看看再回来,但问题就在于,很多人连门都不出。”梁文道毫不掩饰地表示了担忧。近些年来,微信等新兴社交媒体的兴起,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资讯的传播方式,同样也助长了梁文道所说的“部落文化”的发展态势。梁文道自己是个不太用社交媒体的人,但他知道,身边很多人的新闻信息有超过一半是通过微信朋友圈传播:“你的朋友圈基本都是喜好相同的人,提供给你大量资讯。”“如果说微博是广场,有开放性的公共讨论,那么微信就是客厅。”梁文道很赞同这样的比喻,并且认为这样导致视野、知识“都是客厅级别的”。只是,对于如何改变这种状态,梁文道也没有好的建议。他强调,文化应该是一种教养自己的努力,同样也应该有助于打破“部落文化”:“不是简单懂得琴棋书画,而是知道跳出来反省自己、感知其他观点与生存状态,这才叫有文化。”。

跨国企业 北力晟 云忧

上一篇: 评论:别让商业掏空了文化

下一篇: 北京什刹海紫檀文化酒店官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