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我有必要在习惯中自省


 发布时间:2021-02-28 21:05:27

梁文道是香港通才教育体系下培养出来的人才,像大多数香港人一样,非常勤奋。但是他比一般香港人多了一份清醒,也比一般内地人多了一种参与的热情。2009年,他做香港书展大使,无数档电视节目,出书,演讲......这一切都使得梁文道成为内地人心目中最熟悉的香港人。香港:当选名单梁文道当代

这就像人生病去药房买药,是希望能治病的,结果老板说你身体不好,得多点吃水果,给你端一盘水果,你肯定不想要。小说就像这些水果,没有药那么效果明确。现在很多书名字就很可怕,比如说《怎样赚到你的第一百万》、《怎样活到一百岁》,书名就是一个广告。但被人们忽略了的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道德教育通常都是从故事中学到的,认为看小说学不到东西,就是根本不在乎人性的茁壮和成长,难怪我常常感到李嘉诚做生意的手段没人性。(笑)记者:畅销书也并不一定就是坏的,但为什么中国知识分子一说起畅销书,就会有觉得这是垃圾的感觉?梁文道: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看过全世界大都会的机场,最可耻的是北京机场,因为它的书店是那么糟糕,机场书店总有一台电视,电视里一个人穿着红色西装,告诉你,你要怎样运用孙子兵法去搞管理,用三十六计去搞对手。

中新网北京7月12日电(上官云) 近日,作家、主持人梁文道新书《关键词》出版上市。12日晚,梁文道受邀作客腾讯书院,并在活动开始前接受记者采访。他表示,自己是个很爱阅读的人,从主持节目以来,读书从兴趣变为工作,再也分不清楚阅读的目的,只能尽力在这两者中间转换,“当然这样看书也有问题,有些书读后整天脑子里都在想,要看别的东西就很难转换,不过这么久以来,我已经像驯狗一样把自己训好了。”新书定名“关键词”为向前人致敬新书的出版与梁文道撰写专栏的经历有关。

整个生产模式变了,我们不会有《红楼梦》,也不会有欣赏《红楼梦》的环境,也许我们会有自己的东西,但目前仍在一个高速变化的环境里面,充满了未知。”如今人们阅读纸质文本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梁文道说自己不爱社交,睡得又少,所以现在每天仍有五六个小时的时间花在阅读上。即便是旅行竟然也如苦行僧一般,通过各种查资料,跟当地人聊天,成为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获取新知的方式。尽管不排斥互联网阅读,但他仍对碎片化阅读充满诟病。

日前,梁文道代窦文涛主持《锵锵三人行》,有观众说梁文道坐上那把椅子后就“不再梁文道”了,表现得异常兴奋和话多。日前,他来广州出席了他最近在大陆出版的新书《访问:十五个有想法的书人》读者见面会,并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的专访。一如之前的《常识》、《噪音太多》、《我执》和《读者》等,梁文道给他的新书同样取了一个简洁的名字《访问》。“我要最原始最干燥的一问一答,我只要受访者的想法。”南方日报:什么样的人是有想法的人?你在选择访问对象时,用的是什么样的标准?梁文道:选择访问对象没有一个标准,除了有想法或跟书有关之外,这些人的选择往往是根据每一期《读书好》杂志要做的专题的需要,这个专题正好涉及某个领域,而我认识一些人跟这些领域有关,就拿出来配合专题做了。

六十岁才开始写小说,塞万提斯却写出了《堂吉诃德》这样的传世之作。《堂吉诃德》被誉为现代史上的第一部小说,对后世作家影响很深,很多大师都是塞万提斯的粉丝。阿Q极有可能是鲁迅看了《堂吉诃德》后创作的文学形象,塞万提斯同时代的大剧作家莎士比亚晚年曾根据《堂吉诃德》的某一章节创作了剧本,阿根廷大文豪博尔赫斯也受其影响。梁文道称赞《堂吉诃德》是小说中的小说,塞万提斯不但是现代小说之父,还是小说家中的小说家。135分钟深入浅出的解读让很多普通观众重新认识《堂吉诃德》,网友留言:“厉害了,原来只当作滑稽小说,竟然有如此深的内涵。

中新网北京12月22日电(宋宇晟) “给下一轮太平盛世的女儿”沙龙21日在北京举行。沙龙以新书《女儿》为主题,梁文道与台湾作家骆以军展开对谈。沙龙中,说到对骆以军作品的评价,梁文道给出的词语是“特别”。他说:“我觉得骆以军的小说之所以特别,不只是在华文世界,而且是在整个当今我所知道的文坛,应该是最特别的。”来大陆宣传《西夏旅馆》感觉“很错乱”2011年,台湾作家骆以军曾来大陆宣传其作品《西夏旅馆》,之后该书大卖。

英加 康艺树 句丐

上一篇: 粤将定"南海一号"发掘方案 促海上丝路广东段申遗

下一篇: 新编京剧历史剧《安国夫人》将亮相 董圆圆主演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1.50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