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奇怪巩俐移民挨骂 陈丹青:长期自卑才这样


 发布时间:2021-03-01 20:33:53

央视读书节目《子午书简》昨天邀来两位名人——著名画家陈丹青和香港时评人梁文道,两人为了各自的新书一起坐到主持人李潘面前。同样是一张桌子三人谈话,但在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里妙语不断,机锋连连的陈丹青、梁文道,在昨天的两个小时里总没有实现理想中的畅谈。出场,陈梁二位形象很搭配,两个

组员称呼他为“道长”,是“布道者”的“道”,他们互相提供道长的行踪消息,最近语录,甚至是着装点评。而在香港,做个演讲来50人就算“盛况空前”,与那种冷清相比,他说大陆这种热闹的局面让他很尴尬,很有压力——他并不适应有粉丝这回事。一样勤奋,两般情怀这一年,梁文道同时在凤凰卫视做四个节目:《锵锵三人行》、《开卷八分钟》、《走向2010》和《时事直通车》,最高记录时你会在凤凰卫视一天看到他八次,因为每个节目得重播一次,“我常和他们开玩笑说,你们这么折磨我,还不如直接把一个台交给我,叫凤凰卫视文道台,我来做整天算了”,他说。

中新网北京1月8日电 (记者 应妮)作为7日北京图书订货会的一场重头戏,由陈丹青与梁文道对谈的现场引来了近百家媒体,二人以录节目方式用言语“短兵相接”,谈读书、谈人生、谈写作,两人的幽默与机智时常引来哄堂大笑。一“退”再“退”的陈丹青,此次带来了新作《荒废集》。为大陆报刊写了那么多专栏的梁文道,也终于在大陆出了第一本书《常识》。二人不约而同均以黑色服装出场,自嘲是“两个光头坐在一起胡说八道”。陈丹青以西服现身而非以往的中山装,称就是为了避免回答“你为什么穿中山装”的问题,而梁文道身着中山装则被他自己叫做“山寨版陈丹青”。

“但是我仍然觉得,我们太多关注时尚忽略了先生部分,美国每年也选一大堆人出来,他们注重的是‘先生’。我们讲点时尚也未必不好,如果说今天讲时尚是要谈生活品位,我觉得这些精英好像跟中国社会没有什么关系,跟底层没有什么关系。我越来越发现原来品位还是很重要的。”陈丹青的看法不太一样,“我们已经是后现代,这一切的评论是城市乡村化,是消灭贫困带来的后果,这个过程是60年前就开始的,现在已经开花结果,没品位可以原谅,但可怕的是以为那个‘品位’就是品味味。”特派记者 蔡 震。

央视读书节目《子午书简》昨天邀来两位名人——著名画家陈丹青和香港时评人梁文道,两人为了各自的新书一起坐到主持人李潘面前。同样是一张桌子三人谈话,但在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里妙语不断,机锋连连的陈丹青、梁文道,在昨天的两个小时里总没有实现理想中的畅谈。出场,陈梁二位形象很搭配,两个光头,一身黑衣,梁文道穿黑色唐装,陈丹青着黑色西装。采访一开始,主持人就从衣服上拉出话头,赞二位着装很有“并置”的艺术效果。随即问陈丹青,“我以前看到您上节目的时候经常穿中式的黑颜色衣服,今天为什么改成西装?”陈丹青答说:“这些年已经不穿了,因为总被问为什么穿这个,总要回答多少次,所以很烦就不穿了。

据说是外交学院,还是国际法专业毕业的。窦文涛:但是觉得她不得了的地方是什么?这个温总理讲话,引用很多古诗文。老实讲,我很难相信,除非是温总理事先告诉她,我要说这句。要不然她怎么?你比如说她有一句话,叫什么?人或加讪心无疵兮,你连中文恐怕都听不出来是哪几个字。她居然当场翻译。梁文道:翻得还不错。窦文涛:翻得还不错,他们说,据她自己讲,她说她平时就注意搜集这个领导人讲话引用一些什么成语,这个古翻译,就是古文的翻译。而且平常自己也加紧古文功底的学习,但是都是很难相信,你比如说他们讲的,有些事很有意思。

读经典能读成于丹昨天讲座的主题是读书,说起读书这回事,梁文道也有着和内地人几乎相同的读书记忆。在台湾接受中学教育的他,也在路边的书摊里租过书看,也读过“全庸”号称完本的武侠小说(假金庸的书)。“那时候读书是一种可以接受的休闲方式,但现在不是,人们不是没时间读书,而是没把读书放在首位。”梁文道说,时下人们有时间会去唱歌,会去洗脚,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些事情能让人愉快,读书却不一定。“以前人们读经典,读得非常细致,不是你读经典是经典读你,发现自己是谁。如果用这种方式读经典,读不成圣人,也能读成个于丹。”梁文道很推崇华文写作概念,不但有大陆文学、港台文学,还有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华语写作,“很多人讲究华文写作的正统,批评港台文学有港台腔,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港台文学的发展不正是丰富了华文写作吗?”(时报记者王晟/文)。

”在网络节目《看理想》中,梁文道依然主持读书栏目《一千零一夜》。在节目里梁文道行走于街道,在夜幕的怀抱中与大家分享着一本本既公开又私密的好书里不一样的世界,比如《伊索寓言》、《倾城之恋》、《情人》。节目走到32期,也有观众“抱怨”说,梁文道每次都拿着一本书在深夜街头走来走去,让人有点“晕”。混迹于一众综艺节目中,梁文道的网络读书节目实在有点格格不入,他扮演的都市说书人的角色还挺“神神叨叨”的。梁文道不开微博不用微信,“其实我本质上是一个对互联网年代挺抽离的人,比如我去看《小时代》那样的电影,只是为了去了解90后在想什么,他们的欲望是怎样”,但梁文道说没想到看网友评论也让自己获益良多,“挺有意思的,我有一集讲陈寅恪,观众就在讨论,他的名字怎么念,有人说陈寅恪自己写英文名字里写ke,而把恪读作què,其实是一种方音北移后的变异,对我当然会有改变。

亚戈 宾馆饭店 仿制品

上一篇: F时代,谁OUT了?

下一篇: 青年艺术家联展开幕 作品《相对》引关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9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