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会采取手段让自己跟社会有距离


 发布时间:2021-02-26 03:01:40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讲真话就要用最猛烈的语言,最撕破脸面的方法;讲真话可以用一些很温和的语言。记者:你大概只有一次“撕破脸皮”,就是你在电视上骂谢亚龙是王八蛋,人们很意外。梁文道:那是我很后悔的一件事情。我平时很少骂人,连粗话都不讲。平时我们在骂社会上很多不公平的现象之前,一般会留

独家专访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林清清对于大多数人的印象,梁文道是一个读书人。“读书人”这个词似乎自带“传统”属性。但他显然是一个积极与新事物接轨的读书人。羊城晚报记者在参加宝珀启动海洋生态保护公益项目“流动海洋图书馆”时,注意力甚至一度被他时尚的黄色西裤配墨绿袜子所吸引。“要了解世界的真相,往往需要换一个角度。”梁文道说。在羊城晚报记者对他的独家专访中,我们充分感受到他面对瞬息万变的世界,有一种灵活变换角度的平和之心。

什么叫品位?简单地讲就是你要跟人不一样。人靠着这种几乎是本能的冲动跟欲望,就会突出这些匠人的存在价值。假设今天我们中国有三千万职场女性都拿着同一款大牌包,你就想换别的包了。这些所谓匠人产品现在被重新抬爱,我觉得是对过去几年大集团大品牌扩充太快的一种反应。日本手工眼镜复苏就是例子。日本福井靖江县本来是日本的眼镜重镇,大规模工业制造眼镜框造成了他们的衰落。后来这些人召集起来,打出一个集体的匠人招牌,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新时代底下匠人可以走的一条路。我不认为今天所谓的时尚产业大财团的力量是绝对的、可以影响所有事情的。现在或未来,我觉得所谓的小字号也会有自己的生存机会。人的品位总是默默而天然存在的。

我跟我的领导说过,做访谈节目是电视台最幸福的工种,比当春晚总导演还要幸福,(全场笑)因为你可以去接触不同的人,听不同的故事。(全场笑,鼓掌)在美术界,学院多了,门派也多了司仪:刚才听你们谈文化、谈宽容谈了很多,我想问一下,现在的文化圈、艺术圈里,你们觉得到底有没有宽容?够不够宽容?马东:他们俩是这个圈,我不是这个圈的。(全场笑)陈丹青:我觉得有,好多了。比如美术界,学院多了,然后门派也多了,这个时候我总不能灭掉你,你也别想灭掉我,宽容就已经在当中了。

在这样的问题面前我无能为力。这不是你现在该问的问题,你要考虑的是今天下午这张画怎么画。这是中国教育非常大的一个问题。”说到中国的阅读问题,陈丹青并不认为中国爱读书的人少,只是它跟人口的比例很让人沮丧而已,他相信中国喜欢读书的人会越来越多。而梁文道说起香港的状况则用“糟糕”来形容,“地铁里如果拿本书看,你就是这个车厢里面最怪的人;但是反过来,你如果很认真的看文件或者合同,这就是很正确的。你可以在地铁看东西,但必须是跟生意有关的事情,这是香港很让人悲哀的地方。”据悉,本月10日13:30至15:00,梁文道和陈丹青将在中关村图书大厦签售新作。(完)。

”梁文道常常形容香港书展是年宵市场,“今年香港书展有一百万人参加,如果真有这么多人读书,香港的出版业和书店肯定会非常蓬勃发展,但实际上并不是,生存状态非常凄惨,这说明去书展的人平时从来不去书店。这就好比平常不种花、不插花的人,过年一定要去买花市买年花一样。这样呈现出来的是一种非常不适合读书的气氛,都是闹哄哄的场面。”不过,梁文道也强调这并不是最大的问题,问题在于如何管理。他认为在人流秩序方面,香港书展做得比较好。

”今年,梁文道与国内学者陈丹青同堂演讲,有人认为陈丹青很猛,而这个来自香港的“公共知识分子”梁文道却很温和。对于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究竟要在多大程度上去做到“猛”,梁文道有自己的说法:“你会发现在大陆有很多人其实是很努力要去讲真话,要去勇敢。这种试图有时候会变成为了勇敢而勇敢,他们忘了勇敢是一个表达真相的手段而不是表达目的,然后我们就会出现很多人说话很狂放,那种狂放背后其实还有一个东西,是因为我们喜欢说他们真嘛,他是真性情,大陆这个地方太多假东西了,所以大家标榜真,我不是说真不好,而是说我觉得真的价值不应该被过度夸张,比如说范跑跑事件,为什么我们大家要把一个人说‘我很懦弱’这一点看成是值得颂扬的?”他得出的结论是,“由于长期的压迫束缚,我们过度歌颂了某些价值,而对那些价值的歌颂和追捧其实也是一个不宽容社会的产物。

读经典能读成于丹昨天讲座的主题是读书,说起读书这回事,梁文道也有着和内地人几乎相同的读书记忆。在台湾接受中学教育的他,也在路边的书摊里租过书看,也读过“全庸”号称完本的武侠小说(假金庸的书)。“那时候读书是一种可以接受的休闲方式,但现在不是,人们不是没时间读书,而是没把读书放在首位。”梁文道说,时下人们有时间会去唱歌,会去洗脚,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些事情能让人愉快,读书却不一定。“以前人们读经典,读得非常细致,不是你读经典是经典读你,发现自己是谁。如果用这种方式读经典,读不成圣人,也能读成个于丹。”梁文道很推崇华文写作概念,不但有大陆文学、港台文学,还有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华语写作,“很多人讲究华文写作的正统,批评港台文学有港台腔,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港台文学的发展不正是丰富了华文写作吗?”(时报记者王晟/文)。

每个人都困在自己的圈子看世界记者:我看到优酷是把你们放在综艺频道的,里面的节目就你们算文化类,其他都是综艺娱乐类的。首页上这期讲《情人》的,推荐标题是《心机少女出卖肉体养全家,贵族学校变淫窟》,觉得他们起标题真是费尽心机。梁文道:其实这件事情来回讨论很多次。因为我们大部分同事,包括我们的主讲人都很不满,都觉得好端端的一本杜拉斯的《情人》,被你说成是这样,大家都很不高兴。但是,另一方面,我也能理解他们的难处。因为那个部门,它的功用,它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让每个被它推的节目点击率都得上涨。

北青报:《一千零一夜》的拍摄场景如何选取?梁文道: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节目成品是一个妥协的产物。原来想做的是每一集是一个旅程,开头上一辆公交或地铁,在上面讲,结束时下车。我常常看到读书风气盛的国家,很多人在地铁读书。在中国很多人搭公交坐地铁的过程中看视频,我想让观众感觉我和他在同一个环境里做节目给他看。北青报:这种陪伴在身边的感觉更接地气?梁文道:接地气有很多种方式,这种好玩,可根本没法实现,地铁和公交不让进去拍。

妙相 贝来 华旅盛

上一篇: 传统文化艺术展用英语怎么说

下一篇: 120幅朝鲜一级画家作品亮相石家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