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我读》不是我书 这个时代中文太冗赘


 发布时间:2021-03-01 05:11:18

”梁文道常常形容香港书展是年宵市场,“今年香港书展有一百万人参加,如果真有这么多人读书,香港的出版业和书店肯定会非常蓬勃发展,但实际上并不是,生存状态非常凄惨,这说明去书展的人平时从来不去书店。这就好比平常不种花、不插花的人,过年一定要去买花市买年花一样。这样呈现出来的是一种非常

在这样的问题面前我无能为力。这不是你现在该问的问题,你要考虑的是今天下午这张画怎么画。这是中国教育非常大的一个问题。”说到中国的阅读问题,陈丹青并不认为中国爱读书的人少,只是它跟人口的比例很让人沮丧而已,他相信中国喜欢读书的人会越来越多。而梁文道说起香港的状况则用“糟糕”来形容,“地铁里如果拿本书看,你就是这个车厢里面最怪的人;但是反过来,你如果很认真的看文件或者合同,这就是很正确的。你可以在地铁看东西,但必须是跟生意有关的事情,这是香港很让人悲哀的地方。”据悉,本月10日13:30至15:00,梁文道和陈丹青将在中关村图书大厦签售新作。(完)。

他的意见甚至很强烈,乃至于他在听的时候,有时甚至听反了我的话。第二,我也注意到,大陆这边做事情好像有很多俗套规矩。举个例子,我去演讲,通常有一个主持介绍我出来,然后他就说,好,下面我们就请梁文道老师发表他精彩的演讲,听到这个我就觉得奇怪,我讲都没讲你就知道我精彩。南都周刊:香港怎么介绍你出场呢?梁文道:大陆是个身份意识特别强的地方,但是香港不这样的,就说,好,下面我们请梁文道讲话。也会用敬语先生,但是尊敬的意思没有那么强。

这是大陆一部分年轻人,香港一大部分,也是世界一个大部分的共同趋向。整代世界的年轻人都一样,这是为什么?是整代的年轻人都很累吗?是他们喝的毒奶粉太多吗?不是的,上课睡觉是一种表态,是我不屑听你的课,我不介意让老师看到我睡觉,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美国有个调查,最近十年,美国大学生最常用的语言之一就是“whatever?”无所谓,随便。我在大陆也碰到很多这样的年轻人,他不表现什么,也不争取,他都无所谓。你问他人生目标是什么,不知道。

日前,在上海世博公园举办的土豆映像季上,梁文道、马世芳、史航、蒋方舟等文化名人开启“说话时间”,用独到的眼光和精彩的评述为年轻人梳理文化的多个维度,与年轻人展开一场面对面的思想交流。在面对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梁文道称,他把读书节目从荧屏搬到了网络,是希望吸引更多90后、00后的受众,重建读书的黄金时代。“做了8年时间的《开卷8分钟》让我看了很多之前不会花时间细读的书,改变了我的知识构成。而《看理想》对我更具体的改变则是,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会跟那个城市的人有更多共通感,改变你对事情的看法。

《堂吉诃德》的再发现 才不是滑稽小说梁文道详细解读了《堂吉诃德》的作者塞万提斯的生平。他生活的时代是西班牙的黄金时代,塞万提斯目睹了西班牙由极盛慢慢走向衰落。他本人的人生经历亦很坎坷,前半生为了家族荣誉跟别人决斗;打仗的时候身先士卒,导致左手残废;被捕后当人质五年,带兄弟几次逃狱,自己一人承担后果;回到西班牙后背了一屁股债,做公务员更遭受了无妄之灾。颠沛流离的生涯,却使得他跳出自己的情绪,看到更多底层的生活。

过去的这一年,他在大陆一口气出版了《噪音太多》、《常识》、《我执》、《读者》四本简体版新书。为了宣传,他出现在大陆各大城市的签售现场;他作为香港书展大使之一,在大陆的北京、上海、广州巡回演讲;在大陆热播的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节目中,出现频率高达四分之三;他的专栏文章页出现在各大报端,大陆媒体不约而同把他当做“公共知识分子”代表,邀请他对大陆的热点事件做出评论……大陆的粉丝们替他在豆瓣网上建了个小组(后被封),正常运转前人数高达八千多。

为什么我会对这两个字念念不忘,乃至于让它进了意识底处,一思及“开放”便不自觉地“打开”起来呢?我想,这是因为它是个动作,也是种行动。比起大家熟悉的“开放”二字,“打开”显然带着股受够了了无止境的坐言,然后干脆起而行之的动态。好比困处铁屋,呐喊了半天,天地不应;于是起来开门,不管那扇门有多难开,甚至不管那堵墙上到底有没有门。当然,你可以说这到底是个沙龙,一帮人光坐着(或者站着)说话,怎么看都不像行动。然而我相信言语的力量。

催租 万兴神 警察局

上一篇: 新版《红楼梦》上线被紧急叫停 电视台明显强势

下一篇: 国产动画《魔道祖师》将上线 运用大量传统文化元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1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