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个香港知识分子在内地


 发布时间:2021-03-04 17:12:59

梁文道说:“希望跟以前见过的读书节目不一样。我希望它永远都在户外。户外的什么地方呢?最好是在所有的公共交通工具上面,或者它的周边,它永远是在行进的过程之中来拍摄。应该在火车站、火车里面做读书节目。我希望所有看视频节目的人,那些正在上班、上学、下班、放学的人,发现我跟他在同一个环境

(全场笑,鼓掌)只要认真做,文化栏目就不会烫手解放日报记者吴长亮:马东先生,有人说搞文化栏目就像手捧着一块烫手山芋,这就折射出当下文化栏目尴尬的生存状态。您现在主持《文化访谈录》时,是否觉得烫手?在您看来,怎么样才能让文化栏目既保持自身的品位,同时又不脱离大众?马东:不烫手,我挺享受的。怎么能让它做得既不脱离大众,又保持品位?就是认真做嘛!别觉得自己一定高于大众品位,其实你要是坚持学习、肯动脑子去想,你的标准、水平就会跟大众一样。

接下来准备要讲的内容里有哲学的,包括笛卡尔;也有很经典的不知道如何归类的蒙田的散文集;有《荷马史诗》、《源氏物语》……把《大亨小传》放在第一集,是希望和今天中国的现实社会有一种呼应。我一直希望我们的节目更多针对年轻人,想透过三集《大亨小传》和年轻人对话,希望他们去看这本书,透过书看自己生存的时代。大家都说今天的中国进入盛世阶段,经济总体量可能在二三十年后超过美国。在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很冷静,看清楚是否有潜在的隐患和问题。

马东:从今天图书出版物的情况看,虽然其中有不少掺了水的“水货”,可是今天应该是中国历史上认字的人最多的时候,所以也应该是读书乐趣和阅读的人最多的时候。梁文道:而且我们还发现,中国目前在金融风暴之中表现不算糟,按照别的地方的规律,每逢经济危机,读书的人就多。美国几家最大的出版集团都是成立于大萧条年代。我在香港感触就特别深,非典时期看书的人就特别多,那个时候都想看看书,找点人生意义。(全场鼓掌)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再表演相声,但不会刻意去做支部生活记者田冰:请问陈丹青先生,您的作品中多次提到鲁迅先生,您说,“鲁迅是我几十年来不断想念的一个人。

这就像人生病去药房买药,是希望能治病的,结果老板说你身体不好,得多点吃水果,给你端一盘水果,你肯定不想要。小说就像这些水果,没有药那么效果明确。现在很多书名字就很可怕,比如说《怎样赚到你的第一百万》、《怎样活到一百岁》,书名就是一个广告。但被人们忽略了的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的道德教育通常都是从故事中学到的,认为看小说学不到东西,就是根本不在乎人性的茁壮和成长,难怪我常常感到李嘉诚做生意的手段没人性。(笑)记者:畅销书也并不一定就是坏的,但为什么中国知识分子一说起畅销书,就会有觉得这是垃圾的感觉?梁文道: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看过全世界大都会的机场,最可耻的是北京机场,因为它的书店是那么糟糕,机场书店总有一台电视,电视里一个人穿着红色西装,告诉你,你要怎样运用孙子兵法去搞管理,用三十六计去搞对手。

一个社会上有地位的人走出来,不会随便乱说话,因为他要讲体面。北青报:不体面有人性的贪婪,特别急,急于成功,急于索取。梁文道:急不来,急也不一定有用,还不如让自己冷静一点,说不定会做出比较正确的判断和选择。北青报:很多生活中接触的人是不体面的,该如何保持自己的体面?梁文道:文化感性对人的熏陶就是扩大对身边人的感受,包括理解和同情。很多人做事不合适,我会同情地理解他们那么做事的背景和理由。而且,看人应该是丰富的,也许我不是很接受一个富有的人对为他工作的人颐指气使。

所有事情都有结束的那一天,人都要死,何况节目。做节目第一天开始,当然希望它长久做。《开卷八分钟》开了七年多,它其实已经打破世界纪录了。之前最长的读书节目是法国的《逗号》,1975年到1990年,加起来是700多集。《开卷八分钟》已经做了超过2000集,已经是奇迹了。”梁文道新近成为“看理想”的总策划,“看理想” 是著名出版机构“理想国”推出的一个影像(video)计划。这个计划将会聚合理想国众多作者的创意才华,由梁文道担任策划人、张亚东担任音乐总监,并与土豆独家深入合作,陆续推出多档风格不同的文化类视频节目,携手开创“影像版”的理想国。据悉,“看理想”第一季将于2015年4月初在土豆正式上线。第一季推出的三档节目内容和拍摄风格完全不同。其中,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是一档全新的读书节目,讲述梁文道对经典的独特理解;陈丹青的《局部》以画家之眼观看艺术杰作中为人忽略的局部;马世芳的《听说》则透过台湾流行音乐讲述台湾历史与青年文化的演变。

“‘云知道’很像一个乐团组合的名字。我们会去不同的地方演讲,做沙龙座谈。我们希望是一个系列的主题贯穿下去。今年的主题是——知识分子。”梁文道说。知识分子不囿于职业梁文道从讲台上走下来,被一群读者围住在新书《味道》上签名。主办方工作人员隔着人群叫:“梁先生,过来坐下签。”他摆摆手拒绝。面对读者,梁文道保持着恭敬的面孔。他签书,不像有的作家只顾埋头划拉,而是一定要望向读者,双手递回,道一声“谢谢”。在大多数场合,梁文道不宣称自己是知识分子,主动把自己划为“知道分子”的行列。

康艺树 舒舒 西摩

上一篇: 洛阳一大墓疑为北魏帝陵 未发现文字性文物

下一篇: 小学校园文化教育仁义礼智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