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释道西思想文化研究京都书院


 发布时间:2021-04-12 11:00:39

村田好谦(京都府文化奖功劳奖获得者)的漆器工作室如同瓷器之于中国,漆器在日本也是一种基于生活场景的器物,在《阴翳礼赞》中,谷崎润一郎叙述了以用古老烛台代替现代电灯的京都“草鞋屋”餐馆,在朦胧微光中展现的漆器之美:“黯淡的烛台,烛火摇曳,灯影里的饭盘、饭碗,一眼瞅去,蓦然发现这些涂

抛开作为书本身的意义,二手书有点萍水相逢的旅伴的意思:你遇到我是茫茫人海中的缘分,虽然不知道能陪你走多久多远。因为廉价,因为讲究机遇,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显得更加平等。不管你有多么陈旧、是否因为沾了茶渍而散发出怪味,或是有强迫症患者不能容忍的折角划线,但喜欢就是喜欢,而且这种喜欢所需要付出的物质代价如此之低,只需要你有寻找的耐心,再加上点一拍即合的运气就够了。于是冒着肩膀负重受伤的风险,数了数,我硬是从古本祭上搬回了37本书。明年春天,必须带背负系统强大的登山包去才行啊!(暄夜)。

由于家庭环境的影响和个人的努力,乾山作为京都彩绘的大师级人物,比之于仁清,他已完全脱离艺人的范围,进入一个艺术家的境界。乾山彩绘作品趣味高雅,造型多是异形器物,如方菱形的茶壶、轮花形的钵、紫阳花形的透雕纹钵、方形盘、扇面盘、筒形餐具、叶形餐具、笔筒等。彩绘形式也极为丰富,有黑釉鹿纹、吴须铁绘(青花和铁锈花)、绘高丽(朝鲜风格的铁锈花和铜红纹样)及黄绿釉器物。风格赏读正是优雅的个性,使陶艺家与制陶人区分开来仁清与乾山是日本制陶艺人中最早被社会各界公认的与狩野派、土佐派的御用画师地位相同的艺术家,他们的成功说明了“正是优雅的个性,使一个真正的陶艺家与一个仅仅是制陶器的人相区别。

山车之上,笛子和太鼓等日本乐器齐奏,掀起庆典的热潮。祗园祭前后将持续一个月,此后日本便进入了酷暑节气。据日本文部省官员透露,预计在今年9月份时,祗园祭将作为日本新申请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即将审查的名录。根据京都警察署的统计,今年大约有10万人参加了7月17日上午的盛大的彩车游行。不过与去年的统计数字相比,大概是受新型流行性感冒的影响,沿途的游客们比起去年约少了3万人,但参加游行的人们还是希望能够在这项延续千年的传统庆典中“祈祷祛除灾病,祝愿家人和自己健康平安”。

曾经看到一位不丹女导游说,“真的很希望不丹不要一味地固步自封,而是向日本学习怎样在现代化与传统之间取得平衡。”当纸书在全世界范围内都面临即使不被淘汰出局也丧失优势的考验时,当每一本新书都需要在书腰上挤满名人推荐才能卖出去时,京都每年三次的古本祭仍可以这么让人兴致勃勃。这也是为何每次想起日本之旅时,第一个跳出脑子的,就是神保町旧书街,那里除了有和鲁迅先生渊源颇深的岩波书店,还有无数不知名但气味悠远的小书店,每一家都有一种“我沉默不语只自在等候知音”的感觉。

装点夏季京都的祗园祭,是日本最具有代表性的祭典之一。每年从7月1日开始,为期一个月,以装饰着日本的传统工艺品山车(祭典活动时巡游的像房子造型的车)为首,辅以鹭舞等传统艺术形式以及茶席,还有舞妓们(在筵席上表演舞蹈等技艺的女性)艳丽的身姿……堪称是“日本传统文化总动员”的亮丽节日。传说祗园祭始于1100年以前,当时日本流行瘟疫,夺去了很多生命。人们认为这是一个叫牛头天王的鬼神在作祟,就用66个棍子(当时日本被分为66个地区)建造了神轿,送到神泉苑,游街祈祷,才使得事态得以好转。

近有报道说,今年10月,日本奈良县政府将在举行“平城迁都1300周年”主庆典活动期间,举办梁思成铜像落成揭幕典礼。奈良竖立梁思成铜像是因为梁思成曾力劝美军二战期间不要轰炸奈良和京都,以保护那里的文物。但这仅是一个无法证实的口头传说,以梁思成当时的地位,对美国军事行动有多大影响也很难说。但奈良政府和人民都宁可信其有,并对梁思成这种热爱文物都爱到交战敌国文物的伟大胸襟和真挚情感,由衷地表示感恩和怀念。到过日本的人,多会对日本文化遗产“心细如发”地呵护留下很深印象。

中新网7月19日电 据日本新华侨报报道,时值梅雨季节,日本古城京都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祗园祭的高潮。7月17日上午9时许,32辆用彩色织品装饰的灿烂花轿彩车冒着牛毛细雨,沿着用竹片铺就的街道,在京都市中心“花轿巡行”。过程中最精彩的场面要数在四条河原町的“街口转向”,10多吨重的彩车在十字路口来了个90度的转身。当地居民在车轮下铺满竹片并洒上水,彩车在“嘎吱嘎吱”的巨响中来回旋转,博得了现场人群的热烈喝彩与掌声。

自古以来,漆器的肌理唯有黑、褐、红,这三种颜色是一重重“黑暗”堆积出来的,可以看做是在包裹四围的黑暗中的必然产物。绘有漂亮泥金画的光亮的涂蜡首饰盒、文几、搁板等,或许在明亮的空间中只能看到工艺的繁复,但假如使这些器物周围的空白充满黑暗,再用一盏灯光或一根烛火代替日光或电灯映照过去,一切就会变得深沉而凝重。冈田紫峰,《小箱:狂风》,干漆, 2018此次展出了京都府文化功劳者村田好谦,以及三木表悦、冈田紫峰等手艺人的传统漆器作品,也展出了新锐漆器艺术家入澤あづさ、井上绘美子等人的作品。

他必须能体验与分辨音乐、绘画、文学、哲学中优秀的东西,只有吸收了这些东西,他方能够将力量和个性贯通于他用黏土所制之物”(日本陶艺家藤元毛井语)。仁清、乾山之后,高桥道八、清水六兵卫、奥田颖川、青木木米、仁阿弥道八及永乐保全等人都为继承和发展、革新京烧作出了贡献。特别是奥田颖川(1753-1811年)烧出了京烧最早的瓷器。酷爱读书,自幼即习绘画、书法、篆刻的青木木米(1767-1833年)更是翻刻中国陶瓷史籍《陶说》,仿制中国彩绘,促进了当时京烧文人趣味和中国趣味的流行。这些京烧后期的大师们也都具有高度的文化修养,并与当时的艺术潮流紧密相连,他们所做的瓷器表现了文人情趣和都会洗练的审美情趣,达到了时代与个性的统一。正是他们的努力,京烧的传统才能延绵不绝,至今仍然兴盛不衰。■本版文图据《收藏界》。

包晗 蓝军 金凌魏

上一篇: "推拿"编剧否认侵权 称毕飞宇将使用权"全权转让"

下一篇: 《推拿》侵权案终审判决 毕飞宇获赔14万称满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