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伟瀛(北京)科技文化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1-04-14 07:40:27

村山明,《榉木擦漆箱-内为白檀》(细部)目前村山明带有几个徒弟,其中有一个学了6年多,村山明感觉他们要真正习得自己的手艺,尚需时日。以家族传承为业的永乐善五郎目前是京都艺术大学的特聘教授,目前在学校带有五名研究生,其中过半为中国学生。他同时也提到了学院手工艺教学的问题,以及学生对

永乐善五郎,《松-绘水指》,陶艺,2013他山之石,互为借鉴“器物”体现人和物的关系,中日文化源出一系,经过两千多年的变化,各自发展。南京大学教授、中国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徐艺乙在展览的论坛发言中概括了中国手工艺的传承方式:家族、师徒、作坊(现几乎销迹)、社会。其中家族(父子)传承无保留,但传承的多为大众化的项目,并以此为业养活一家人。作坊在中国几乎已经看不到了,这种传承的好处是徒弟可以学到多个师傅的长处,但前提是徒弟好学多问。

他必须能体验与分辨音乐、绘画、文学、哲学中优秀的东西,只有吸收了这些东西,他方能够将力量和个性贯通于他用黏土所制之物”(日本陶艺家藤元毛井语)。仁清、乾山之后,高桥道八、清水六兵卫、奥田颖川、青木木米、仁阿弥道八及永乐保全等人都为继承和发展、革新京烧作出了贡献。特别是奥田颖川(1753-1811年)烧出了京烧最早的瓷器。酷爱读书,自幼即习绘画、书法、篆刻的青木木米(1767-1833年)更是翻刻中国陶瓷史籍《陶说》,仿制中国彩绘,促进了当时京烧文人趣味和中国趣味的流行。这些京烧后期的大师们也都具有高度的文化修养,并与当时的艺术潮流紧密相连,他们所做的瓷器表现了文人情趣和都会洗练的审美情趣,达到了时代与个性的统一。正是他们的努力,京烧的传统才能延绵不绝,至今仍然兴盛不衰。■本版文图据《收藏界》。

上班族不如当艺伎夕阳逐渐隐没的初夏傍晚,美惠雏以一种优雅的节奏,踩着木屐走在京都街上,一旁的摄影师在为她拍照。美惠雏操着京都口音说:“我想成为一名舞伎,那意味着我的生活将和一般女孩儿完全不同。”20岁的美惠雏已接受艺伎职业训练3年了。她在幼儿时便展露出了舞蹈天分,京都好几家茶馆对她表现了高度兴趣,但她都拒绝了。最后在父亲的肯定和鼓励之下,美惠雏才下定决心进入这个世界。虽然很少与家人见面,与以前的同学也失去了联络,但她并不后悔。

近年来,京都已经成为中国游客的旅游热点。京都很美,很有历史,堪称日本文化的象征。去京都,除了风景、古寺、街巷,还应该看到什么?这本书,不仅让我们神游了京都的风景,也告诉了我们风景背后的许多人与事。文人、帝王、僧尼、枭雄……他们的命运交织成了一幅很京都、很日本的风景。京都仿照长安城的格局而建,宫殿,街巷,寺庙,庭园……数百年后,这里依然弥漫着最丰富的盛唐意境。曾有人说,想看中国的唐朝,就去日本的京都吧。本书作者是研究京都和日本传统文化的专家。

中新社京都10月12日电 (记者 吕少威)为纪念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魅力上海之夜”——中日艺术交流对话会12日晚在日本京都音乐厅举行。尚长荣、廖昌永、谷村新司、坂井音重等8位中日艺术家携手登台,围绕中日艺术友好交流等话题进行了对话和即兴表演。中国驻大阪总领事李天然出席并致辞。李天然说,多年来文化交流作为中日交流的重要一环,在沟通两国人民情感、增进两国人民友谊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希望两国民众以此次活动为契机,在欣赏中日艺术家精彩表演的同时,加强沟通与交流,深化友谊,共同为两国关系改善发展作出贡献。

莫言说:“这不是进了澡堂子么?”也许是出入这类日本料理店比较多的缘故,他不这么说,我还真没往这上面想。自从莫言把“料理店”当了“澡堂子”以后,我也跟日本朋友打趣儿,结果意外地发现他们跟我说:“你把日本料理店当成澡堂子,其实一点儿也不过分呀!”前年,作家余华第一次访问日本,我跟他走在代代木公园的草坪上,他感慨地说:“东京的树很多,不是那种铺天盖地的多,而是那种见缝插针往地上种树种得多!”其实,从他住的东京洲际大酒店往窗外看,果然发现不少小楼与小楼之间,哪怕只有耳朵眼儿那么大的空间,居然也种了树。

当历史在岁月的磨蚀下面目全非的时候,只有黑夜是不会褪色的,只有黑夜最符合当时的历史底色,最符合鲁迅先生的心境。”到了日本,京都是一处非去不可的古城,尤其是都市的格局很得盛唐风范。今年在这个城市里先后与两位中国作家同行,一位是苏童,另一位是安妮宝贝。苏童的家乡是苏州,从小跟水的印象连接紧密,可京都完全相反,因为这是一块盆地,三面环山,一面平原也看不到海。我原以为跟苏童的谈话很可能不会出现水,但一路上闲聊,他跟我说得最多的恰恰就是水,而不是树,也不是山。

例如,大阪古城的夜景很美。我原以为是古城内的霓虹灯发光,走近才发现是四角多层探照灯照射到古城,勾勒成一个灿烂的古堡光影。据称,这样可以减少安装电路时对古堡结构的损坏;全用木料建成的奈良东大寺,已有一千多年历史,至今保存完好,甚至于外墙摸上去竟无灰尘;日本许多寺院都在屋檐和大梁间安装了细密的网,以防鸟儿飞入,日久造成损坏;许多寺院和纪念地要脱鞋才能进入,京都的金阁寺都只供游人远眺……日本这种对待文物的做法有广泛的民间基础,但也得益于法规的制订。

所以在作坊培养了我思考能力。”村山明向“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详细介绍了此次展出的两件展品,他们均为手工打磨、榫卯结构,完全不用粘合剂,村山明说有些木器转角的制作在学校学的时候也并不全懂,还是之后边做边体悟,他特别提到自己在做作品时会想到观者和用者的心情。其中一件“榉木擦漆箱”看似是一个长方形,实则以梯形构建稳固的状态,每一层的细节的处理都极讲究,擦漆箱下还嵌有一个托盘,方便使用者摆放餐具。

小辈 汤秀 土拨鼠

上一篇: 西藏第三次文物普查拉大网 七百多处古迹重现身

下一篇: 朱山石刻文化园有什么好玩的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8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