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眼中的日本:莫言曾把料理店当成"澡堂"


 发布时间:2021-04-13 18:13:42

如何看待日本是一个大题目,题目可以做大,比如说日本的国民性如何,是集团主义呢?还是礼仪之邦呢?谈古论今是一份答案,从身边的琐碎小事说起也是一份答案。不过,有时把话题往大了说容易,从细节观察上却没有那么简单。因为,细节需要你本人的亲身体验才行!十年前跟作家莫言一起走访日本,随意走进

如日本福冈市美术馆收藏的“色绘吉野山图茶壶”,高35.7厘米,是仁清的成名作(图1)。这件造型精巧色彩华丽的壶完美展现了仁清炉火纯青的辘轳成型技术和釉上彩绘技艺。画面以金、银、绿、紫、赤等色彩绘出山丘起伏的奈良吉野山万物复苏的美丽风景,再以绚丽的红彩、金彩、银彩及少量的黑彩绘出漫山遍野盛开的樱花,与细腻淡雅的白色乳浊釉面形成色调的对比,形成意境深远而又配色和谐的装饰结构。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色绘月梅图茶壶”(图2)据说是仁清所作十二只色绘花卉图茶壶中最为成功的一件。

谷村新司回忆道,不久前在上海举办演唱会,当唱到《星》这首歌时,全场观众和着节拍,挥舞着手机,很多人更是一起用日语跟唱起来,这让他十分感动。中日两国青年艺术家同样表达了对中日友好的期待和祝愿,纷纷表示希望今后能有更多机会体验对方国家的文化,为艺术创作带去灵感。对话会现场,8位嘉宾还为到场的近500名观众奉献了精彩的即兴表演,全场掌声不断。当天下午名为“艺江南·放眼”的金山农民画展在京都西阵织会馆开展,向日本观众展示了生活气息浓厚、韵味十足的江南文化。(完)。

游客们忽略了艺伎的服务范畴,我认为城市当局错在没有更好地教育人们。京都希望游客越来越多,这是好事,但也需要负责教育游客理解艺伎世界。”一些年轻艺伎对深夜行走在娱乐场所感到担忧,为此当地艺伎协会要求警方开设自卫课程。穿着和服和厚底鞋子都会影响防御效果,艺伎们被教授如何通过扭转身躯逃避攻击,学习避开攻击者控制的方法。除了游客外,艺伎们身戴各种珠宝首饰也让她们容易成为袭击目标。麦金塔说:“这些艺伎身上的装饰最高价值达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万元)。为此当她们深夜独自行走时,很容易成为袭击目标。”(本报综合报道)。

人气最高的艺伎博客每天能吸引上千人次的浏览量。京都的艺伎坊也通过网络在全日本甚至全世界招募艺伎。除了文化吸引,当艺伎赚钱也是日本女孩的主要意图。每名艺伎出席一场宴会的出场费大概在4万日元左右(约合2600元人民币),远好过日本的上班族。当红艺伎气翻伊丽莎白女王当艺伎,不但收入颇丰,还经常有机会与国际名人出双入对。《艺伎回忆录》中“小百合”的原型岩崎峰子就曾经接待过英国女王伊丽莎白、菲利普亲王、查尔斯王子及美国总统福特、基辛格等人。岩崎峰子说,伊丽莎白女王对艺伎不理不睬,还不吃艺伎们精心准备的饭菜。岩崎峰子在谈话间与菲利普亲王发生了几个亲昵的小动作,女王顿时气翻,并在当晚与菲利普亲王分床而睡。《艺伎回忆录》虽然是传播艺伎文化的功臣,但岩崎峰子并不领情,还将小说作者高顿告上法庭:“我们圈子里绝对没有牺牲色相的事,艺伎馆可不是出卖肉体的藏污纳垢之所。”(摘编自《看世界》)。

每年春夏秋三季,京都的寺庙前都会举行古本祭,也就是二手书市。古本祭上的一景。整套的史书 、古籍在这里都有大特卖。来京都后去的第一个祭,是不太像“祭”的古本祭,也就是二手书市。“祭”在传统意义上是为了表达感谢、祝愿、慰灵等,对神佛以及祖先进行某种仪式。京都的神社一年四季都有祭典,如祗园祭、火焚祭、时代祭等。而与普通人生活更密切的则有文化祭、学园祭、古本祭等,这类“祭”同神祗没太大关系,更像是庙会或者嘉年华。光是古本祭,京都一年就有三次———春季劝业馆的特卖会、夏季下鸭神社的纳凉祭,以及秋天百万遍知恩寺的古本祭。

村田好谦漆器工作室所用工具被认为手工艺传承“范本”的京都,也面临着年轻一代手工艺的传承问题,这似乎令人意外,但细想也是社会进程中无可避免需要面临的问题。此次展览论坛也邀请了包括吕豪、邓彬、林瑾洪、童维成在内的几位年轻的手艺人,他们或做漆器、或做金缮……他们虽从事的手工艺门类不同,却都是半路出家,也都是网络时代的受益者。尽管也曾经历过无人问津的状态,但或通过微博大V的发现、转发,或通过“一条”等媒体的报道,迅速被关注,也构建起一个精准的目标客户圈,成为了手工艺界的“网红”,但在手艺领域,重要的是手艺,他们的作品产量都不高,且具有一定的美学理念。

经卷 阜普 幼齿

上一篇: 安吉生态文化建设有限公司

下一篇: 安吉炒白茶非物质文化遗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6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