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和宇治的世界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1-04-14 10:19:28

村田好谦漆器工作室所用工具被认为手工艺传承“范本”的京都,也面临着年轻一代手工艺的传承问题,这似乎令人意外,但细想也是社会进程中无可避免需要面临的问题。此次展览论坛也邀请了包括吕豪、邓彬、林瑾洪、童维成在内的几位年轻的手艺人,他们或做漆器、或做金缮……他们虽从事的手工艺门类不同,

他从京都的风景和历史人物写起,樱花、红叶,古寺、庭园,清泉、月影,文人风骨、宫廷情事、末路英雄……美丽的风景和动人的故事,个中无情的历史变迁,与苍凉的人生情怀,皆娓娓道来,余音不尽。读此书,能让你在透彻理解日本的同时,深深爱上京都这座城市。本书作者奈良本辰也是日本传统文化研究专家,京都精神重要阐释者。曾任立命馆大学教授,后辞去教职,创设“奈良本历史研究室”,坚持在野历史学者的立场。主要著作有《日本近世的思想与文化》、《吉田松阴》、《武士道的系谱》等。今京都设有“奈良本辰也纪念文库”。读家:刘祥和●文化:《京都流年》作者:(日)奈良本辰也定价:36元评分:8.0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自古以来,漆器的肌理唯有黑、褐、红,这三种颜色是一重重“黑暗”堆积出来的,可以看做是在包裹四围的黑暗中的必然产物。绘有漂亮泥金画的光亮的涂蜡首饰盒、文几、搁板等,或许在明亮的空间中只能看到工艺的繁复,但假如使这些器物周围的空白充满黑暗,再用一盏灯光或一根烛火代替日光或电灯映照过去,一切就会变得深沉而凝重。冈田紫峰,《小箱:狂风》,干漆, 2018此次展出了京都府文化功劳者村田好谦,以及三木表悦、冈田紫峰等手艺人的传统漆器作品,也展出了新锐漆器艺术家入澤あづさ、井上绘美子等人的作品。

装点夏季京都的祗园祭,是日本最具有代表性的祭典之一。每年从7月1日开始,为期一个月,以装饰着日本的传统工艺品山车(祭典活动时巡游的像房子造型的车)为首,辅以鹭舞等传统艺术形式以及茶席,还有舞妓们(在筵席上表演舞蹈等技艺的女性)艳丽的身姿……堪称是“日本传统文化总动员”的亮丽节日。传说祗园祭始于1100年以前,当时日本流行瘟疫,夺去了很多生命。人们认为这是一个叫牛头天王的鬼神在作祟,就用66个棍子(当时日本被分为66个地区)建造了神轿,送到神泉苑,游街祈祷,才使得事态得以好转。

当然,光是书摊怎么够让远道而来的老爷爷、家庭主妇们呆一天呢?左侧的阿弥陀堂每天下午有免费的和式制书体验;松树下,一对打扮成巫师的外国小伙,弹着吉他给小朋友们讲绘本故事;钟楼旁边则提供咖啡热饮和简餐。即便有简餐,临近中午,一眼望去还是日本的自带便当传统。爷爷爸爸孙子们排排坐在殿前台阶上,从双肩包里拿出保温便当,或许是妈妈早上的手做饭团吧,双手合十说句“我开动了”,便专心地啃起来。吃完收拾好餐具,继续下一波的淘书行动,这样的组合在周末的古本祭尤其常见。

京烧之始仁清创制彩绘陶器先于中国京都彩绘陶出现于江户时期,它的创始人是野野村仁清(约1596-1680年)。他青年时在京都、濑户学习制陶技术,宽永年间(1624-1644年)先后在清水、栗田口、清闲寺、岩仓等地开窑制陶。约在1646年,仁清入仁和寺宫制陶,所做陶器深受赏识,被赐予“仁”字,便自号“仁清”。1655年,仁清皈依佛门,潜心于制陶艺术,1656年(明历二年)创制了当时中国也没先例的彩绘陶器,是为京烧之始。

虽说是树,看上去是满墙的绿叶,快有一股溢满的感觉。同样是作家,也许因为视角的不同,所想所思也会完全两样。去年跟作家李锐从东京坐列车一起去仙台,他一路上看书,并跟我说起鲁迅奔赴仙台求学的冬天情景,虽然我们的列车窗外是日本的深秋,枯叶已脱落,旋入轨道内又被疾驰的列车突刮而起,犹如从地上升起的残灰。我们一直坐到了晚上才抵达仙台,关于这段路程,李锐在今年《收获》杂志上发表的散文《烧梦》是这样描写的:“现在回想起来,在黑夜进入仙台是最恰当的。

中新网日本京都7月29日电 由日本四国地区华侨华人联合会主办的“四国灵地八十八处·牛子华山水画世界京都展”暨在日华人著名画家招待展,29日在日本京都文化博物馆开幕。以日本四国地区佛教名胜为主题材的该项系列画展,始于2012年的日本高松展,之后又有2013年的德岛展、2014年的东京展,京都展成为其第4次展出。“四国灵地八十八处”,系指日本一代佛教宗师空海创建的四国地区八十八处佛家胜迹。空海即著名的弘法大师,公元804年至806年,空海作为遣唐使赴长安学习,学成后回到日本创建了真言宗,并在四国各地开设寺院。

“勤王艺伎”成了日本明治维新史上的佳话,却没人再提君尾“害死”丈夫之后怎样了。但是,由于日本的艺伎一直为达官贵人服务,普通百姓难窥真容,所以日本民间对艺伎是有偏见的。普通日本人为艺伎的存在感到难堪,尽管真正的艺伎是卖艺不卖身的。“英国人也喜欢让一群穿着传统服装的妓女代表他们的国家吗?”一位日本女人问道。正因为如此,京都的艺伎人数从鼎盛时期的800多名减少到1965年的76名,到1978年时只剩下28名。不过,在今年初又恢复到了40年来最多的100名,其中很多都是年轻新人。

以做陶器著称的千家十职永乐家十七代永乐善五郎,在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采访时也从家族传承的角度证实了这一点,“我的手艺传承自我的父辈,但我和他做得不同,而看我家族一代代的传承,每一代的作品虽以同样的烧造技术、用同样的窑烧造,但每一代、每一人的作品表达是不同的”。永乐善五郎说,“我的作品很大一部分是客人的定制,他们会诉说需求和喜欢样式,我根据他们的诉说进行制作。”与日本所认为的“工艺是人们生活的伴侣”相比,当代中国,工艺虽然呈现出多元化,但却过多倾向美术化,被束之高阁远远观赏,工艺家和匠人成为了“大师”,标着匪夷所思的价格,而日常所用的生活器物却随便随意,这也导致了手工艺远离我们的生活,成为某种“遗产”。

惜兮未 沙木 纸刊

上一篇: 武夷山 海丝茶业文创园

下一篇: 泉州海丝通远王文化研究中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1.87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