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看《归来》剧本曾流泪 对改编表示赞赏


 发布时间:2021-05-12 03:24:29

为了创作《老师好美》,严歌苓在姜文的介绍下,去北京161中学“卧底”,“谁知道教务主任一眼就认出了我,‘卧底’失败了。”但是,她了解大陆老师状态和高中生生活的目的并没达到,总感觉去了之后学生介绍自己对答如流,像是演一场戏。后来几经周折,探访过大致五所中学后,她才动笔开始写《老师好

张艺谋新作《归来》正在热映,影片原作《陆犯焉识》作者严歌苓近日携手作家出版社推出新版《陆犯焉识》之时,北京晨报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记者看到,这一版《陆犯焉识》的封面,已经采用了陈道明和巩俐相视而望的电影剧照。从《陆犯焉识》到《归来》每当一部具有影响力的小说,被改编为一部具有影响力的电影时,原著小说与电影的差异,总是在讨论的焦点范畴中。尽管,这样的讨论,总是在大家对小说与电影是两种不同艺术形式的共识中。但这样的讨论却又总是不可避免。

对于严歌苓不应该只是当做海外文学研究的关注对象,同时她也是中国当代文学的杰出代表。她一直是用华语写作,她的阅读市场是在国内,我们只有把严歌苓放在当代文学视阈中,才能更加全面地了解她。在中国当代作家中,阿城最具传奇色彩。有“三王”为代表作,又有《威尼斯日记》《闲话闲说》《通识与常识》等。他往往被称为:奇人、杂家、有妖气者、大仙、大神、隐士、高士、天下第一聊天高手等。他的书,未必畅销,但常销。关于他这个人,到处被讲述。

他的论文在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现在美国的网上还有卖这本论文。祖母说,他这个人跟上海的文艺界和学界弄不好,因为他讨厌拉帮结派,到最后就变成了哪一派都不要的一个人,最后连续签教授合同都很困难。在他的继母和他孩子的生活压力下,终于他决定请人吃饭,把自己独立自由的精神放下来,结果没有一个人来。听我奶奶说,那天他就吐血了。在抗战发生的那一年,他自杀了,对我们家来说,国难和家难同时发生。《陆犯焉识》的前面全是按照我爷爷的经历来写的,后半部他在监狱里的经历,是按我家另外一个老亲戚——一个在青海被流放了27年的老犯人的经历来写的。

现在已经基本完成了。南方日报:您在创作的时候是如何做到本土和国际的结合?严歌苓:我一直在努力。就像《第九个寡妇》的译制,里面的很多方面有文化差异,所以在翻译时无法用对等的词汇去表达自己的想法,这肯定会流失一些东西。那么在中文创作中,很多华侨或者台湾的读者并不了解内地的语境,所以他们会看不懂你的故事。我一直想解决的是如何让他们听懂你的故事。南方日报:您曾提及父亲对您的创作影响,他最满意您的哪部作品?严歌苓:我父亲给了我很多有建设性的建议。像我的《扶桑》《人寰》等,获得了很高的荣誉,当时我父亲的建议是应该回归白描、写实的创作中来。我在回归写实创作之后,确实又获得了很多灵感和动力。我父亲最喜欢我的《雌性的草地》、《第九个寡妇》等。南方日报记者 钟琳实习生 陈颂贤 桑显洁。

出席颁奖礼后,严歌苓在中山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细述她的传奇人生和写作往事。1.生活与写作———“对我写作最有帮助的事有两件:一件是当兵,一件是出国。其实我内心很爷们儿。”、严歌苓12岁进西藏当兵,见过大川大河,高山雪峰;后来经历“文革”,目睹了生命的脆弱和人性的扭曲;20岁的时候又去当战地记者,近距离观察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体会了在身边频繁发生的死亡;25岁退伍时的严歌苓已经是军旅作家。戎马十多年的严歌苓退伍后前往美国求学,在那里她半工半读,体验着社会最底层的生活。

在美国看比赛她总会为中国队加油,在中国生活时她又出现种种不适应,就像她的小说《少女小渔》《扶桑》《寄居者》里那些卑微寄居的人物一样。她沉思了一会说:“寄居的生活是残酷的,会把人性中平时很少展露的一面逼出来。在寄居环境中,人们为了生存会出卖自己的同胞,会做奸细,会做许多平时不会做的事情。”也许因为总是有这种寄居的感受,严歌苓笔下才有了寄居在美国的小渔,寄居在中国的日本人——小姨多鹤……敏感,再加上非常勤奋,严歌苓已经具备当一个作家的基本条件。

作为最具影响力的华人女作家之一,严歌苓1986年出版第一本长篇小说,迄今已出版《第九个寡妇》、《白蛇》、《扶桑》、《赴宴者》(英文)、《小姨多鹤》、《陆犯焉识》等多部长篇小说作品。她的作品已被翻译成十七种语言在世界多地发行,其中《少女小渔》、《金陵十三钗》、《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等还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受到广大观众的青睐。严歌苓新作《妈阁是座城》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严歌苓的作品一直是影视圈的宠儿,据人民文学出版社透露,《妈阁是座城》的影视版权已经名花有主,不久后将在银幕上与读者见面。

享誉世界文坛的华人作家严歌苓17日在东北师范大学访谈时表示,莫言写作水平有目共睹,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中国文化一次大的胜利。同时,严歌苓表示她很幸福,因为知足就幸福,并称莫言还是幸福的,只不过莫言的幸福可能来得太生猛了一些。严歌苓说:“莫言的才情是大家都应该肯定的,写作水平是有目共睹的,我对他一直以来都是非常敬佩的,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我一点都不觉得吃惊,也非常为他自豪。这意味着西方人终于关注到中国的意识形态,能够通过文学来懂得中国人的生活和中国人的感情,我觉得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文化上的一次大的胜利。

宋宝斋 耀帆 系类

上一篇: 内地首个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已汇聚1.8万企业

下一篇: 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核心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