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女人再成功,归宿还是感情


 发布时间:2021-05-12 04:30:05

京华时报讯(记者田超)5月16日,张艺谋电影《归来》的原著小说《陆犯焉识》推出新版,小说中的陆焉识是严歌苓以祖父为原型创作的。谈到陈道明演的是否像祖父,她说:“我一听说他演就觉得特别像,他有三四十年代知识分子的气质。我祖父留下了一些老照片,他们很像,身上都有一种可以让你产生距离的

严歌苓:我从不认为书写女性的作家就是女性作家,我心目中写女性写得最好的还是莫泊桑呢。我也不是有意只写女性,但因为我是女人,写女人对我更加自然,而且我的女朋友很多,她们告诉我很多关于女人的故事,所以关于女人我有写不尽的题材。而且我也喜欢写女性,因为女性在社会里较为边缘,而边缘的人变数一定大,容易产生戏剧性。记者:在海外用华文写作,会觉得有障碍吗?严歌苓:多年来一直在困惑,作为一个海外华人作家,用中文写作,如何找到读者群,这是最尴尬的。1989年我刚去美国时发现外国人理解不了杨白劳和黄世仁的矛盾,理解不了如何让人家来审美?现在来看,大陆的生活和外国已经接轨了,但是我有新困惑:我们写什么?当年是穷日子,但故事是富矿石,而现在的生活已经枯燥无味。记者:那能透露你近期在写什么吗?严歌苓:我正在写一部关于中学生的作品,目前还在做资料研究。我不太敢写中学生,因为对这个群体不了解,必须先去蹲点,体验生活,找到感觉。(扬晚)。

走的地方多了就会有比较,比较文学比较语言,不断地产生反省意识,很多体会和感悟就在这种比较中产生。记者:看过您说的一句话——幸福就是知足,你对幸福的理解是什么?对幸福的婚姻理解是什么?您对您现在的生活是否很知足?严歌苓:幸福确实就是知足。我常说我现在得到的比我年轻时预想的要多得多,我觉得多一分则多了,我觉得现在很知足很幸福。我一直争取做个正常的人,能多陪陪家人,享受美食美酒,享受旅行,享受每天的林间散步,也享受相互间的谈话。

对于一个作品的激情不可能永远维持,这不是姜文一个人的问题,我自己也有这样的问题。《新民周刊》:2008年你担任陈凯歌电影《梅兰芳》的编剧,这部戏出来后褒贬不一,特别是对于其中对齐如山的描写引起了齐家后人的很大不满,你是故意要加入虚构的成分,还是觉得你写的就是真实的齐如山?严歌苓:我说过不止一遍了,那个人物又不是齐如山,梅兰芳的班底又不止齐如山一个人!我在几次采访中说过,这是综合了一些梅党人物创作出来的人物。

严:卡夫卡的作品够魔幻吧,但他的细节足够真实。有了真实的细节,写作才会有质感、有触感。我在美国写作班训练的时候,老师就是让我们不断描述看到的东西。为了创作这部涉及赌博题材的小说,我专门去澳门的赌场里体验生活。我拿自己的钱学赌博,第一次居然赢了,赢得不多,不到一千元,不过第二次去就全输了。我想找到他们痴迷的、白热化的境界,然后也没找着,但我学会了赌博。我还跟赌徒、叠码仔、掮客聊,聊得基本充分了才下笔。在小说出版之前,我把小说给赌桌两边的人都看了,他们的评价是“写得真像”,我也就放心了。

其实,从《小姨多鹤》开始,在一些系列作品中,严歌苓笔下的女性角色均写得十分出彩,不少读者都称其是“善于描写女性的女性作家”,本次新出版的《床畔》亦属此列。她表示,之所以采用一个女性角色的来书写英雄故事,是因为女性的眼光和价值观特别能推举出一个时代的英雄,同时自己也“爱写女人”。“我有很多女性朋友,她们也乐于将自己遇到、听到的事情告诉我,我自己也是女人,对女性的把握应该比男人更准确。”面对读者的赞誉,严歌苓很谦逊。

其祖父监狱生活的部分,来自一位长辈的叙述,他给严歌苓讲了很多故事,并且提供了他的笔记。这些笔记记录了很多在大西北荒原的趣事,比如怎么住,吃什么等。其中还不乏“狼口脱险”这样的惊险情节。当素材储备得足够后,严歌苓是个快手,据《陆犯焉识》的编辑回忆,当时她只用了两三个月时间,便写了50多万字,但又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修改,删了10多万字。而陆焉识也被刻画成一个风流的人,一个浪子。在严歌苓看来,非英雄更动人,浪子回头更动人。

晚装 冬菇 云冠

上一篇: 中美是历史文化不同的大国

下一篇: 文化差异对中美谈判的研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2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