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我可以写电视剧本 不要找人去改我的长篇


 发布时间:2021-05-07 15:28:10

对此,刘震云确实值得生场气,自己说了大实话,怎么就被断章取义、歪曲误解了呢?况且写出这么多知名小说的作家情商绝对不低。但媒体可并没有冤枉他,严歌苓的场子,刘震云作为嘉宾本该是绿叶、陪衬,可现场他的发言时间超过了三分之二,确实抢了主人的风头。熟悉刘震云的人都知道,这也不是他刻意为之

他指出,“作家论”是现当代中国文学研究的传统,同时也代表了现代文学研究最高水平,可以说现代文学研究中能够反复被一代代学者阅读和引用的著作其实都是“作家论”。“作家论”可以对一个作家进行系统的综合的研究,我们前辈许多著名的学者其实都有他们的“作家论”的代表著作。比如鲁迅、茅盾、巴金、老舍、郁达夫、王鲁彦、冰心等,都有与他文学成就相匹配的“作家论”的研究著作。他表示,“而我们在当代作家领域,明显不足,当代文学研究大多是现场评论、追踪研究,系统的综合研究比较弱,因此这次精心选择了当代最著名的五十位作家作为研究对象,又分别邀请了五十位最优秀的研究者,主要是青年的批评家、学者来对这些作家进行系统的研究,这套书的推出得到了很多著名学者的支持。

她认为西方的著作叙事方式极具“油画式”的立体性,浸润其中数年,自己也多少受到一些影响,“这很想让我用来滋养自己的中文写作,有时候会苦于中文为何没有这样的表达方式。中文与英文都有自己最精彩的东西,所以有时我也会‘偷’英文中的一些说法放进去。”“比如我常举例说‘水汪汪’的大眼睛非常俗气,英文里我看到一个表达,将之形容为‘一双多汁的眼睛’。”严歌苓认为英文有很多可借鉴的东西,这也是自己在国外写作比较得意的地方。而在严歌平眼中,妹妹目前的水平已经超出了他的期望值,无论从数量和质量上看,严歌苓都称得上是最好的作家之一。

电影和电视的风行,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种文化都在面临着的挑战,电影使用的是最先进的媒体、声音、图像,把所有先进手段整合到一起。那么文学呢,我们只能说我们是芭蕾,我们是大歌剧,是人类不能缺的艺术形式。汉语写作被世界重视需要时间编辑:你在东西方文化语境中从事双语创作,你也谈到中国作家的作品不比国外作品差,只是在翻译传播上有所不足。严歌苓:我觉得这个问题不是孤立存在的。一个国家的国力是决定这个国家的意识形态受不受别人重视的重要原因,如果你的经济、政治相对弱,那么别人对你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就相对忽略。

《金陵十三钗》同名图书满天飞 只有靠张艺谋才能拯救图书?记者 郦亮读者尚未从8部《建党伟业》同名书里迷局里摆脱出来,又陷入了3部《金陵十三钗》的困惑之中。只是和《建党伟业》大家共享的姿态不同,张艺谋认为《金陵十三钗》是他电影的名字,不许随便乱用,所以对未获授权擅自出书者勃然大怒。这起书名“撞车”事件可能引发一场官司。都叫《金陵十三钗》,老谋子怒了现在,在当当网的搜索栏里键入“金陵十三钗”,立刻有封面迥异的三本书赫然并列(如左图)。

她前半生戎马中国,后半生寄居海外。她白手起家,还要与失眠做斗争,却成为著名作家。她生活充满传奇色彩,很多人认为她是下一个张爱玲。她就是著名旅美女作家严歌苓。作为身在海外却坚持中国当代主流文学创作的不多的人之一,严歌苓在海内外都有足够影响力。她有美国好莱坞专业编剧身份;她的作品几乎获得过台湾所有的文学大奖;在中国大陆,由她的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时常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严歌苓的首部英文小说《赴宴者》简体中文版即将首发,她的长篇小说《小姨多鹤》刚获得首届“中山杯”华侨文学奖小说类最佳奖。

“其实我不是个好编剧,我老劝他们不要找我写剧本,都不信,难道非要我写砸了才相信么?”严歌苓说,自己做编剧其实很不合适,因为改剧本要改小说的思想,但是每种不同的媒介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所以最后还要落实到自己头上,“写命题作文,比如影视,就会有压力,就会累,因为不愿意去驳人家面子,我还是更乐意去写小说的,因为小说可在每天控制,想写多少就写多少。”严歌苓说到维持精神状态的秘密,称自己因为患有“躁郁症”才会有如此旺盛的创作生命力,“有巨大创作力的人,比如伍尔夫和梵高都有此类病症。”严歌苓始终认为,影视作品无法完全还原小说的魅力,文字所描绘的场景镜头不能完全展现,“不过我合作的导演都是大导演,比如陈凯歌或张艺谋,他们是非常有想法的人,一早就知道要从我的作品中拿出什么东西”。严歌苓说自己并没有就改编的问题和大导演们起过争执,“他们提出来想法,我只负责完成或者想出好的点子。”不过严歌苓说,比起小说的创作来,编剧的收入确实丰厚,“如今国内市场好,稿酬高,所以我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

严歌苓张翎“孤独”的移民作家记录原乡与异乡的文化冲突很多人知道严歌苓是通过张艺谋的电影《金陵十三钗》和《归来》,两部电影的原著小说都出自这位美籍女华人作家之手。但很少有人知道,1989年初到美国的一段时间内,她当过餐馆服务员、保姆、模特,打工时还常常不经意地将“你需要我帮助吗”说成“你能帮助我吗”。“当时觉得自己非常无助,下意识地就向人求助。”她说。但正是这种孤单和无助,某种程度上成就了一批海外华文作家的独特风格,更使之成为世界华文文坛上的璀璨明珠。

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归来》广受关注,而原著——严歌苓的小说《陆犯焉识》近日由作家出版社推出新版。记者 党云峰小说《扶桑》、《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梳理严歌苓的创作脉络,她的作品主要集中在边缘女性这个视角,探索她们的命运遭遇。作为转型之作,《陆犯焉识》把视角转向了男性知识分子,叙述严歌苓祖父这一代知识分子的坚守。记者近日就影视改编、写作手法等问题采访了严歌苓。影像:让人物从小说里走出来记者:影像化了的感情对比小说的感情,您觉得哪一种更有优势,对读者来说想象的空间更大?严歌苓:这就要看你是读者还是影迷了。

吕贝克 昌平 信德

上一篇: 弘扬湖南花鼓戏非物质文化遗产

下一篇: 奥斯卡获奖片为何在内地遇冷?或因盗版先行(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