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老师好美》:写师生间不伦之恋的悲剧(图)


 发布时间:2021-05-07 15:49:18

他指出,“作家论”是现当代中国文学研究的传统,同时也代表了现代文学研究最高水平,可以说现代文学研究中能够反复被一代代学者阅读和引用的著作其实都是“作家论”。“作家论”可以对一个作家进行系统的综合的研究,我们前辈许多著名的学者其实都有他们的“作家论”的代表著作。比如鲁迅、茅盾、巴金

”作家要真正地生活严歌苓对一些作家早早将自己的身份定位为作家表示不认同,她主张作家应真正地生活,而不是为了写作而体验生活,“生活和体验生活是两回事,只有真正地生活,才能写出真正有生命力的作品。”严歌苓说,30岁那年,她到了美国,作为一个普通留学生,要打工、端盘子、站在快餐柜台上工作,还要当看护照顾白人老太太。严歌苓说,当时根本不把自己当做专业作家看待,而是普通留学生,“这段生活让我了解到了普通华人在美国最初几年的真实生活,因此创作出《少女小渔》。

《老师好美》是严歌苓首次将目光聚集到中学校园的作品,讲述的是高中生与女老师之间的感情纠葛。此类畸形恋在文学作品中并不多见。严表示,自己是带着对国内高中生的一种同情来写的,若有机会,一定要让自己的女儿回国来体验一下这种生活,让她认识到自己在国外过得多么的轻松和幸福。“要知道在《红楼梦》里,宝玉和黛玉谈恋爱时才不过十二三岁,所以我们是不是要正视一些问题:他们往往在该谈恋爱时不能谈恋爱,家长教育和疏导缺失,会导致很多青少年的心理问题。

他说,原本自己非常疑惑,从《小姨多鹤》到《陆犯焉识》,严歌苓这样的女作家为何能够有如此广泛的创作题材,“后来有幸一起旅行。我才了解到,严歌苓个人经历其实很丰富,更曾为了创作进行大量调查。有时甚至会为了写一部作品在一个小村庄住很久。”“严歌苓的写作方式在我们这个时代可能是最先进的。未来大家生活阅历差不多,调查走访会逐渐成为文学创作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格非赞叹道。作为严歌苓当年的同班同学,莫言毫不吝惜的给予她“美女作家”的称呼,并透露,严歌苓能答应担任驻校作家实在是一个惊喜,“不过那会一块上学的时候,见到严歌苓的次数并不多。

昨日,《陆犯焉识》责任编辑张亚丽在接受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这部小说是严歌苓经过反复打磨、几经周折最终出炉的作品,无论是对人物的刻画还是小说的整体写作手法都有重要的尝试。张亚丽表示,这部近40万字的大部头小说,是严歌苓继《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之后又一部长篇力作,更是严歌苓的颠覆性转型和里程碑之作。在张亚丽眼中,严歌苓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作家,此次她将关注的视角从女性人转向男性,故事的主人公选取了一位新中国成立前生活在上海的公子哥陆焉识。

一个长期旅居国外的作家怎么能把本土故事讲得如此绘声绘色?她喜欢听故事,“我接触的人很多,走的地方那么多,我经常催着别人给我讲。朋友也好,熟人也好,生人也好,我都会让别人给我讲。”然后她把故事放在自己脑袋里的素材库中。比如《寄居者》的原型是她1993年在柏林墙前听来的故事,经过了十来年的积淀,她把它从柏林移花接木到上海,变成了犹太人在上海的寄居生活。是寄居这个词让她有了共鸣,从1989年去美国,严歌苓做寄居者也已经有20年了。

”谈及文学自我时,严歌苓则坦言:“我对于自己的文学是很独立很霸道的,我不允许别人随意删改我的文字;然而在影视这一方面,我又是很卑微很谦恭的,因为影片对于导演来说也是完整的。”作为莫言在鲁迅文学院的同学,严歌苓表示对莫言获奖一点都不意外。她说,中国有一批像莫言这样的作家,他们扎根乡土,坚守在中国的土地上。因为那里有太丰厚的经验,那里有写不完的故事。面对创作,严歌苓认为是中国的土地给了她灵感,只有诚实的作家才能得到读者欢迎,只有“接地气”的作品才会被读者接受。严歌苓不仅仅是享誉世界文坛的华人作家,更身兼好莱坞编剧协会会员和奥斯卡最佳编剧奖评委。她的很多作品,如《小姨多鹤》《金陵十三钗》《一个女人的史诗》等都曾被改编成影视作品,而这些改编也令其作品本身得到了更多的关注。记者 张竞昳 通讯员 徐莉 唐弢 王颖/文 丁汉泽/图。

可见,写剧本,是一个不断妥协的过程。作为旅美作家,严歌苓曾被吸收进好莱坞编剧协会。她说,即便在好莱坞,编剧的地位也非常低,很多流水线作业,“不是你编剧要什么,而是导演要什么”。她认为,作家长期从事编剧工作对写小说有伤害。“做编剧,每个情节都要完成一个任务,这样才能把剧情向前推动一步;每个人讲话,话里必须暗含一个动作,这个动作还要把剧情飞快地往前推进。这些对写小说来说是有负面作用的,因为小说的叙事通常是缓慢的,富有张力的。”因此,严歌苓宁愿放弃职业编剧的身份,远离市场需求,专心写作。但她并不排斥自己的作品被别人改编成影视剧,“无论怎么样,在当下,影视都是小说最好、最得力的广告,影视终究会反哺文学。”。

”谈到最新出版的小说《老师好美》这本书的创作由头,严歌苓讲道,这是2007年左右,朋友姜文推荐自己看的一个网络故事,看完后自己非常吃惊,自己旅居国外,从未想到过国内的高中生竟然是这种生活和学习状态。为了了解高中生的生活,她准备到朋友推荐的高中学校当“卧底”,结果一到学校跟教导主任交涉,就被识破了初衷。无奈之下,严歌苓又辗转去了五六所高中学校,几乎一年去一所,用了6年左右的时间,终于写成了此书。在初稿完成后,又把书稿交给网络认识的小朋友们,听取他们的意见,最后几番修改,才得以定稿。

我大吃一惊,心想这个小说他会怎么改呢,我读到跟现在这个剧本比较接近的剧本的时候,我想这个角度切得太好了,整个选材的那一部分非常好地浓缩在我整个小说里面,包括焉识这两个字的意义。”严歌苓透露,《归来》的情节只运用了《陆犯焉识》中的最后30页内容,和原著的差别比较大,但她对此“心甘情愿”,“其实,往往很多特别还原小说的电影反而都不成功,我从来不会去干涉任何一个导演的改编,不会要求他们的电影剧本要多大程度上尊重我的文字版本。

盈志 润雅堂 道德

上一篇: 奥斯卡对中国电影文化的不认可

下一篇: 济南奥斯卡文化艺术中心怎么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