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谈《归来》:巩俐演冯婉喻让我折服(图)


 发布时间:2021-05-14 00:13:55

”电影剧本是集体创作对于张艺谋电影《金陵十三钗》与小说之间的区别,严歌苓透露:“电影剧本先写出来,小说是几个月刚刚完成的。电影编剧过程除了我,还有刘恒和其他的编剧,有时候张导演也会把他的思路告诉我们,我们再根据他的想法重新理顺,所以最后成果应该算是一个集体劳动。”先有大热的电视剧

”目前,在“穿越”横行的网络小说被搬上银幕的同时,原著与剧本之间的巨大差别表露无遗,事实上并非网络小说如此,网络作家所遭受到的境遇在许多知名作家当中也常发生,严歌苓的多部作品也有此遭遇,其中最为显著的一部就是《小姨多鹤》,改变后的电视剧与原著相距甚远。同时,《当幸福来敲门》被作为小说出版严歌苓也十分愤怒,“这就是一个电视剧本,为朋友而作,它被当做我的文学作品出版,我非常气愤。”鉴于影视与文学作品之间的转换始终存在着不尽如人意的偏差,严歌苓透露“所以我提出要用我的这部最新小说抗拒拍摄。”严歌苓如是说,这是否将意味着严歌苓这部“写的最认真”的一部作品将无缘影视?  记者 顾珍妮。

”素材虽多,但严歌苓只愿意写自己感兴趣的,“比如那种能让我觉得有说不清的意义,然后也许在写作的时候就能够逐渐意会到可能与某某因由有关。”严歌苓说,她愿意自己的小说写得圆润,不是让读者一下子便能获悉作者的意图,“我会诚实地把我的思考放进作品中。我很胆怯,所以我一般不写散文,否则会直面我的读者,人家会说那是严歌苓说的。这就是为何我会很狡猾地选择写小说。”在高产的创作中,严歌苓还接了一些影视作品的创作和自己文学作品的影视改编工作,目前最受关注的就是李少红执导正在拍摄的《妈阁是座城》。

而这段时期,我就像任何一个中国留学生、中国新移民那样,讨生活,挣饭钱。好像多出一条命来,是脱胎换骨的一种。”也正是这段时期的生活,激发了严歌苓极大的创作欲望。一个阳光和雾气交织的早上,严歌苓恍惚地望着邻居阳台上晾晒的一条睡裙。睡裙略为透明,带着一点点蕾故事,她由此创作出了《少女小渔》。《少女小渔》在台湾得了文学奖,严歌苓得了3000美元的奖金。经济上的压力获得了暂时的缓解,但严歌苓依然过着普通留学生的生活。一天晚上,严歌苓在学校写作业,忽然有人打来电话,说自己叫李安。

旅美华人作家陈瑞琳被誉为当代北美新移民文学研究的开拓者,她在阐释自己对“新移民文学”的理解时称,“我们新移民文学作家是从一个文化领域到了另一个文化领域,但是我们的根在中国,我们吸取了母国的营养,我相信我们新移民作家可以写出本世纪最好的华人文学作品。”英籍华人女作家、诗人虹影认为,“简单来说,新移民文学就是作者写作地点的变换。比如说,我在中国,然后飞到了英国,坐在英国的家,写中国的故事……”“但不管我们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我们写的东西,其实是在寻找一个朋友,一个同路人,或者我们自己成为一个局外人、旁观者,以此来见证这个时代的改变。

“严歌苓从阅历、知识、经验、修养、人生态度,达到了这一年龄群体所能达到的广度与高度,她具有这样一个群体的代表性、典型性。导演之所以屡屡改编她的小说,是因为她说出了自己想说但没有说或者说不出的东西,这里面有一种情感、态度、精神的契合。”陈林侠说。2006年,文学策划周晓枫把严歌苓的小说《金陵十三钗》推荐给张艺谋,张艺谋感慨:这是他当导演20多年来碰到的最好的一个剧本。“严歌苓的小说提供了戏剧冲突的内核”。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副会长陆卓宁分析,严歌苓笔下的人物,尤其是女性大多带有传奇色彩,很适合改编成电影剧本。她的选材和角度都是国内作家较少涉足和表现的,这种“猎奇”色彩也加深了人们对她的关注。(记者宋磊)。

其祖父监狱生活的部分,来自一位长辈的叙述,他给严歌苓讲了很多故事,并且提供了他的笔记。这些笔记记录了很多在大西北荒原的趣事,比如怎么住,吃什么等。其中还不乏“狼口脱险”这样的惊险情节。当素材储备得足够后,严歌苓是个快手,据《陆犯焉识》的编辑回忆,当时她只用了两三个月时间,便写了50多万字,但又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修改,删了10多万字。而陆焉识也被刻画成一个风流的人,一个浪子。在严歌苓看来,非英雄更动人,浪子回头更动人。

之后,苦难的时代来临,陆焉识被残酷地“改造”,继而发配大西北。而电影《归来》展现的则是被打成反革命的陆焉识在大西北劳改20年之后,回到家中,妻子冯婉瑜却因失忆而认不出他的故事。原著中陆焉识被打倒的原因以及苦难年代的残酷遭遇、儿媳等人物的故事等牵扯的时代背景和刺痛人心的情节,在电影中却不曾涉及。电影如此删减,引起“原著党”不满,甚至使一些影评人的质疑。但严歌苓倒是十分宽容,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还公开表达了她的满意态度,形容电影是原著的抽象化,就像“一滴水见太阳”。

山东商报:您说“在台北居住的三年中,我再次开始写作 《护士万红》”,讲讲那段时间的感受。严歌苓:如果一旦把过去的稿子拿出来写就证明我有很充裕的时间了,把旧作和没写完的东西重新拿出来看或者思考。我在台湾的时间比较悠闲,有一个全职保姆,孩子上幼儿园的时间比较长,不像在欧洲。在欧洲他们放假的日子比较多,也没有保姆,我就比较累一点。山东商报:对这个城市有什么印象,在那住的房子是怎样的,创作心情如何?有什么特别难忘的事?严歌苓:在台北住的感觉就是,台湾人有很多的对他们自己认定的价值观的坚守,对一些小剧场的坚持,即使没有什么经济利益,因为着迷于这些,他们的精神生活比较充实。

论新作:喜欢“写女人” 以女性角色写英雄故事《床畔》初名《护士万红》,讲述了女护士万红护理植物人、英雄铁道兵张谷雨的故事。严歌苓在担任北京铁道兵总部专业创作员时就开始构思这部作品,1994年起笔。那时严歌苓已经脱下军装,但一直想通过文字表达内心的英雄主义。据称,最开始这部作品越写越像童话,直到与张艺谋导演合作电影《金陵十三钗》时,张艺谋认为,这个植物人是否活着不是很重要,关键是女主角要相信他活着。受到启发的严歌苓两易其稿,终于完成这部小说。

业巴 阳汇鑫 绘画

上一篇: 慈禧陀罗尼经被等珍贵文物在河北清东陵首次面世

下一篇: 1904年慈禧肖像油画展出:画中慈禧皮肤白皙(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09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