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曾觉得巩俐不合适 看完电影终认可


 发布时间:2021-05-06 14:24:35

护士万红以优异成绩被选为英雄的专职护士,一当几十年。其间,领导和其他医护都宣判了张谷雨死刑,只有万红发现,自己一见张谷雨,就发现他们之间有着别人不能理解的神奇默契和交流,她一直观察研究张谷雨的病情,坚信他有康复的可能。她婉拒了诸多追求者,一直守护在张谷雨身边……在采访中,严歌苓表

小说除了描写社会物欲和赌场风云,重点写的是梅晓鸥的情感历程,将笔墨放在了“爱的救赎”上。严歌苓认为,梅晓鸥是社会畸形的产物,“她是诞生在社会转型当中的一个人,想自强,又向往虚荣,变成了别人的猎物。她身上有女人的种种弱点,尽管也有很多叛逆和积极向上的一面,但是在这个时代就成了一个畸形的产物,她既是男人的猎物,又是男人的克星,既是赌博的敌人,又是赌博的桥梁。有人通过她走向赌博、走向毁灭,也有人通过她走向拯救,她是多面的、复杂的一个人。

严歌苓鲜有休息日。“周末还要写作呢,不写就不快乐了。学习这个东西,只要肯吃苦,没什么难的。”严歌苓要求自己凡事要做就做到“登峰造极”,饱含感情才能有不竭的创造力,刻苦学习才能得到知识和学位,深入生活才能写出生动真实的作品,正是这种刚柔并济的性格让她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华人作家之一。“因为华人在海外比较孤独,所以海外华侨华人会更爱祖籍国、更有使命感,而且因为距离的关系还可以换个角度看历史。”严歌苓这样看待海外华人写作的优势。

这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事情,如果我听了太多,就会患得患失了。记者:平时的写作状态是什么?严歌苓:我过去是个跳舞的,所以就形成一个习惯,每天的训练是很必要的,过去是练四肢,现在是练脑子,每天写一点东西,每天构思一些故事,读书的时候做一些思考,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运动。这么多年,这几十年我习惯了这么做。每天都要读书,有的时候读到好的文字,就在家里端着红酒乱走,很迷醉的感觉。每天都会看电影,我家里有个很大的电视,我就在家看。

无论是写中篇小说《金陵十三钗》,还是写长篇小说《小姨多鹤》、《第九个寡妇》等作品,作家严歌苓对自己的文字一直很较真。“在西方,写作有个要求,文字里的信息量要够,此外每句话的背后也得有意义。如果我的文字是这样的,就把它留在纸面上,含金量不够的语言就删掉。”她说。经过两年的创作和几度删改,她终于完成了写作生涯中篇幅最长的作品——30余万字的小说《陆犯焉识》。写这部作品并非严歌苓一时兴起。因为小说主角陆焉识的原型是严歌苓的祖父,而“陆焉识”这个人物形象已在严歌苓心中“生长”已久:“童年时,祖父的形象在我心中是神秘且伟大的。

所以在创作中,三天写两集是比较常见的,激动的时候,就一天写一集。所以他们说,你简直不是人,怎么干这么多活儿啊。这部戏大概创作了一个多月。一般我的创作要是开始了,就会非常有激情地往前走,像燃起了一股火,不大好扑灭。人物:生活里有大毛病,在舞台上获得提纯北青报:这次塑造的郁珠一角,跟以往的女性角色相比有哪些特别鲜明的特点呢?严歌苓:这个人物是一个有很多缺点的“女英雄”,她有很多情感上的障碍,心理上也有一些阴暗的地方,这跟我以前写的角色很不同。

因为没有担任电影《归来》的编剧,她听到的都是侧面消息。“听到说,这么大的容量是不是弄上下集啊。那就更难选了,这个故事当中,可以虚写,用失忆来写这两个人的感情,或者写残酷的大背景,造成两个人蹉跎的情感,错位的相爱,这种可以用最后这一点,但是如果你要铺开来写,那个选择就更加难了,那个就要实写了。虚写可以去折射,把所有的东西放在背景里,可以折射出他们经历了多少,然后最后走到这个样子,然后他们来拼接这些残破的东西,这是我听到的。

近日,继《小姨多鹤》之后, 严歌苓推出最新力作《寄居者》,她将目光对准了1942年的上海。这部号称“上海版辛德勒名单”的长篇小说,以爱情故事为核心、表现抗战年代的小人物命运,是继《少女小渔》、《天浴》、《金陵十三钗》之后又一部即将搬上大银幕的作品。新书面市前夕,严歌苓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讲述这部备受关注新作的台前幕后的故事。“听”来的小说最近几年来严歌苓出版小说的速度非常之快,几乎是以一年一本的速度出书。《寄居者》描写的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还出现了“报业大亨”杰克布·艾德勒这个角色,非常出彩。

“这部小说我20多年前就开始创作了,从第一次铺开稿纸,到最后完成,经过了三次颠覆性的重写。”严歌苓回忆说,开始写这部小说的时候,父亲还健在,并提过写作建议:一是以传统医学判断为植物人的张谷雨连长的视角,二是以护士万红的视角,两个视角都是第一人称。当时她写了厚厚一沓稿纸,却发现故事像个童话,缺少力量。多年后,这部书稿被多次翻出来。严歌苓说,读着读着,激情会再次燃烧起来,“我拖着小说手稿从美国到非洲,从非洲到亚洲,又从亚洲到欧洲。

自己的作品一再被改编成影视作品,严歌苓的态度依然是谨慎和认真,对于《金陵十三钗》反复被搬上荧屏,严歌苓觉得很欣慰,“小说《金陵十三钗》在西方出版后,很多人才知道中国历史上发生过这么大一件事。南京大屠杀是一次不同寻常的事件,一定要想办法让世人了解。”在《四十九日·祭》开播之前,已经有张艺谋的电影《金陵十三钗》珠玉在前,电视剧版如何拍出特色?严歌苓表示,受篇幅所限,电影版必须舍弃很多对南京大屠杀的思考,电视剧版中新增了大量素材和新鲜感受,将原著改为长篇,情节和角色设置上也有许多的调整,电视剧增加了“前史”和“后史”,人物故事也会有一些改编。

靖保 凯乐 博爱

上一篇: “年轻版”蒙娜丽莎亮相后惹争议 被鉴定为真迹

下一篇: 民俗文化与语文教育的关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49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