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赞电影《归来》:完全浓缩了小说故事核心


 发布时间:2021-05-07 15:16:49

此外,《陆犯焉识》改编的电视剧也已经做好了剧本,与电影一样,严歌苓没有担任编剧。“舍不得对自己的作品改动太大,让自己真下刀子,还是蛮难弄的”。不过,严歌苓仍然给《归来》电影打了99分。改编这个切入点可以虚写北京晨报:一开始张导跟您谈及改编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一些其他的方案,还有没有

补玉身上有一些乾纲独断的性格,不是优柔寡断的,是比较大刀阔斧的。我只是想为小说中的人物营造一个暂时避世的“世外桃源”。2关于写作“作品有时候改编成电影也未必是好事。”在旅居海外多年的严歌苓眼中,自己其实就是一个边缘人,这种边缘人的心态对于她的创作也有着特殊的影响。“身居海外这么多年,但对于国外的人来说我就是边缘人,而我所创作的作品,其中所讲述的人与故事又是发生在中国的,因此我也是边缘人;对于国内来说,由于我没有真正生活在当下的中国社会中,我又算得上是一个边缘人。

她在自己的坚持与信念中也成了英雄,更发觉对于谷米哥的那份感情早已从敬爱、疼爱、怜爱悄悄演变成恋爱。严歌苓自己说这是一部象征主义的小说,流年似水流过床畔,各种社会的价值观也似水流过,却总会有不死的信念还傻傻地倔强存在。这其实是严歌苓擅长处理的一贯主题,在她以往的作品中,无论《陆犯焉识》,还是《小姨多鹤》、《一个女人的史诗》、《第九个寡妇》等等,故事虽然各不相同,内核却都是主角的执著与坚守。在这种执著与坚守之外严歌苓还总会刻画出旁人的寡情和善变以突显前者的可爱、可感、可贵,同时表现世态人情的沧桑炎凉。

在短短一百分钟里面,一对因为各种原因而长相别离的男女,在经历过浩劫又走到一起,这种相互的寻找、错位的相爱很极致,就好像一首寓言。”严歌苓说,她看《归来》时一直在哭,“我不了解年轻观众的感受是否会如我一样,但是我觉得这个故事打破了年龄、时代甚至种族的界限,它用了一种人类可以流通的情感表达方式去呈现,从小说到电影,是一种很大的成功,我给电影打99分。”而谈到陈道明和巩俐的表演,严歌苓更是不吝赞美之词:“我一听说陈道明来演,就觉得他特别像,他有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知识分子的气质,这种感觉很接近我祖父,虽然他实际上不是在演一个知识分子,而是演一个不断失望的老丈夫,但是他身上仍有一种天生贵族的贵气。

严歌苓在媒体见面会上。蔡震 摄旅居海外的著名女作家严歌苓每次出新书都会引起关注,前天下午,她回到国内携最新作品《舞男》在上海言几又书店为读者签售,并接受了媒体采访。严歌苓的艺术之旅是从红舞鞋开始的,文学和舞蹈成了她生命的两个部分,她的小说主人公有许多都是舞者。她透露,《舞男》 最早是她从朋友那儿听来的故事,她把这个故事进行了艺术加工。有意思的是,为了此番写作,严歌苓还特别去百乐门等舞厅体验生活。扬子晚报特派记者 蔡震 上海报道写作过程: 从启迪到完成持续近10年严歌苓告诉记者,《舞男》是一个令她自己比较满意的小说,其创作过程,从启迪到完成持续了近10年,“我用一个30年代舞男,留在百乐门的一个鬼魂,来观察今天的男女、今天的爱情,还是不是当年那样。

盖因阿城作品虽不多,但给人印象深刻;他涉猎广,见识高,凡有讲论,头头是道;人有趣,他的人生就是一部精彩的作品。《阿城论》的作者,美国西北大学艺术史系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杨肖女士指出,阿城的知识结构非常特殊,在他年轻的时候无法参加“高大上”的社会活动,他当时的处境造就了他的经历——只能去一些“旧书店”,从而培养了他独特的知识结构。所以决定他的小说笔记小说的特点且带有先锋小说的特色。他没有“界”,是“通人”的状态,他有点像《水浒传》里的“及时雨”宋江的角色。

而且我不会去找人给我“攒”故事,找一个班子把戏剧架构搭起来,大纲大家先一块制定,回去往里填内容、对话。我不会这样做,我不信任任何人,我只信任自己。我会按照自己的独立创作、独立思考的方式,把它写出来。北青报:这部戏讲一个剧团故事,除了母亲的缘故,跟自身当过文艺兵有关系吗?严歌苓:我从小就跟剧团走得很近。我们那时候住在作家协会大院里面,那里有很多是剧团的叔叔、阿姨。我12岁、13岁就在军队的歌舞团,也有过一些生活历练,很熟悉那里的氛围。

虽然长期不在国内,严歌苓也会通过阅读各种报刊来了解中国的发展,她还会不时回国搜集素材,“现在好像全世界人都到中国来淘金,和当年的旧金山很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全世界中国人是最世俗的。”-作为一个小说家,你就是你的上帝“人是有很多七寸让别人掌握的,”严歌苓说,“以前有人说我‘雅不可耐’,当有读者告诉我说你这个小说难懂、跟不上,我就挺焦虑的。包括我的打字员说有篇小说的女主人公太矫情了,我到现在还不敢发,他们都在左右我。

本周,一本10年前流行过的老书《狼图腾》突然上榜。姜戎这部小说的回归,无疑缘于法国著名电影导演让·雅克·阿诺的发掘,这位老外拉来高达7亿元的投资拍摄同名电影,并邀请冯绍峰、窦骁等名角主演,将于今年圣诞节全球上映。影视带动图书销售,不是什么新鲜事。最近一直占据图书排行榜首的《纸牌屋》就是个好例子,若不是沾了同名美剧“爆红”的光,会有多少中国读者愿意掏钱买它?突然想起作家严歌苓。与张艺谋、陈凯歌等著名导演的多次电影合作,使她的名气走出文学圈,很有大众缘。

史小勇 波版 普通党员

上一篇: 花鼓戏是荔湾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吗

下一篇: 莱昂纳多夺奥片《荒野猎人》原著小说上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6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