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谈《归来》:我看剧本的时候就流泪了


 发布时间:2021-05-14 00:09:42

在国外,出版社都有自己的节奏,不会催着作者交稿。但国内就催得比较急,现在我被5个出版社追着,有点像被鞭子赶着往前走。从容选择题材,从容写作,是十分必要的创作状态。由于影视不断与文学写作发生联系,我的这种从容正在失去,我正准备捍卫自己文学写作的自由。像任何专业一样写作可以被训练记:

孟繁华:她不断扇我们耳光“严歌苓的重要在于她对人性复杂性洞察的表达,她笔下的人物难以用好坏简单的价值判断来评价,但是读过之后总会让人唏嘘感慨。”正如文学评论家孟繁华所说的那样,这本新作题材本身非常刺激。赌场如战场,严歌苓写出了人生的百态和百味,令人惊心动魄。看了这部小说,严歌苓对赌场的熟悉令孟繁华非常惊讶。他说,“严歌苓每次飞到北京来,就是在空运大耳光,看到她新的作品出来,都是被她不断的扇耳光的过程。”为了写作,严歌苓如同一个空降部队,为了《第九个寡妇》去河南采风,为了《小姨多鹤》去日本采访,现在《妈阁是座城》,她跑去澳门,孟繁华还笑称,严歌苓的下部作品是舞男的故事,“她马上要飞到上海去和舞男接触。

如今的严歌苓和先生一起住在欧洲,“欧洲还有大量的人文历史等着我去吃透,之后我还是会回美国的,我的孩子和婆婆需要我的照顾”。因为笔下的故事多发生在上海、南京等当年的“孤岛城市”,加上擅用女性视角,严歌苓也常被拿来与张爱玲对比。“我怎么可能和张爱玲像呢?张爱玲之所以独一无二,就是因为她把上海写成她的了,如同福克纳把他的小镇写成了福克纳的,马尔克斯把他的小城写成了马尔克斯的。我的经历是前半生戎马,后半生寄居海外各国,大家所形成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都截然不同”。

“文革”时见到的自杀事件、少年时到军队跳舞和做战地记者,开始了解极致环境下的人性裂变;后来去美国打工写了《少女小渔》,又通过历史哲学的阅读写作了《扶桑》——阅读以各种不同形式影响了她的人生和写作。严歌苓多次在讲座中提及她父亲的书房,像一间小的阅览室,家人的日常活动就是从书架拿一本书去阅读。奶奶去世时,旁边还放着契诃夫的全集。她对爸爸书架上最感兴趣的是拜伦的《唐璜》,严歌苓形容“那是一个五彩斑斓的故事”。因为初恋女孩的一句嘲讽,拜伦从一个瘸腿的胖小子经历苦痛蜕变成消瘦的诗人,看完后她就注意到拜伦这个人,体会到他刚强的意志。

看完之后,与自己想象的校园生活完全不同,“有点吃惊”。“这个故事我是可以写的,但不知大陆高中生怎么生活,老师怎么当。”于是,严歌苓在姜文的介绍下来到了北京161中学。“去了以后,用了两三天参加高中生的上课,听教务主任讲学校心理咨询的故事。但两三天之后还是不懂高三学生的压力,觉得空。因此全国各地找熟人,想作为一个普通的家长去了解。后来在北京郊区找到一个地方,我在各个教室乱串,看他们怎么读书,发现他们最后一年基本上都是在做考题,也产生了对他们学习兴趣的疑问。

实际上,《芳华》是严歌苓应导演冯小刚邀请,就文工团题材而作的一次“命题作文”,改编电影剧本时,严歌苓更是三易其稿。据悉,这部同名电影耗资达1.5亿元人民币,将于今年国庆档期在中国内地上映。当天前来签售会的人群如潮,宽敞的会议室不仅座无虚席,就连过道和前排空地也人头攒动。面对如此高的人气,严歌苓不禁分享起看初剪版影片的过程,曾几度掉泪,她对冯小刚说,看这个电影好像在看别人的故事,被深深地打动。而《芳华》能够重新燃起严歌苓的编剧欲望,大概还源于她认为这是自己“最诚实的一本书”,“这部小说可以说是最贴近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小说”。

电影中平静地对苦难的处理态度是以前的文学作品中都没有的。”她说:“我不知道年轻人怎么想,我自己看电影的时候也哭了。我觉得这种故事它已经打破了年龄和时代的界限,甚至打破了种族的界限。很多电影有自己的地域性,离开了自己母语观众就可能不太理解,我觉得这个电影找到了一种可以流通的语言,可以流通的情感表达方式,从小说到电影这是一种很大的成功。”有些观众认为电影就使用了小说后30页的内容,不足以反映其小说复杂的内涵,严歌苓对此表示理解,“电影的容量是有限的,张导找到了一种方法从一滴水中见太阳。”至于这样的方法会不会不够力量,严歌苓认为,“如果用正面来表现,大概《陆犯焉识》可以用四集来拍这个电影,但是那样拍又是什么样的后果呢?大家也可以想象。我们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但是作为一个导演,他不可能不考虑制片方的要求,观众观影的耐心、时间、心理上能承受多长时间。所以很多时候导演是没有自由的,一个人的名气越大,他的自由就越少。”。

而张导选择的最后一段恰恰可以概括这个小说,张导对这本小说的看法和我产生了共鸣,其实我也是写到最后一段比较自如。”严歌苓认为整部小说对于人物的积淀、故事的积累都通过细节展现在电影中了,这是很见功力的,“我觉得《归来》中娓娓道来的不仅是真情,它又超越了真情。因为电影是视听语言,有一种魔力在里面,《归来》用诗意来讲述了一段永不消失的记忆,恰如其分地表现了男女主人公美丽又哀伤的感情。”张艺谋称陈道明和巩俐在片中贡献了“教科书一样的表演”,对此,严歌苓深表赞同,她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张导确定了陈道明以后,我觉得真像,陈道明和我祖父留下的老照片气质很像,有一种特别高贵的知识分子气质。而巩俐和我虚构的祖母是很不像的,因为导演把她搬到了北方,但是她演出来以后,我觉得她就是冯婉瑜。我构思小说的时候其实只是完成了一半的人物,因为这个人物还需要落实到一个具体的形象,让她有声音、有色彩、是立体的,而巩俐落实了这个人物,所以,我看完了电影以后,我觉得巩俐的表演实在是太令人佩服了。”(记者 肖扬)。

谷戚 辛安庄 红四

上一篇: 临安土管员宏伟青柯文创园

下一篇: 杭州临安古韵斋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