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奇怪建筑:"秋裤楼""马桶盖"被指成"权势地标"


 发布时间:2020-11-30 03:20:04

“绑架”审美品位“山寨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此话用在新年音乐会市场再合适不过。曾有乐评人支招,教观众练就“火眼金睛”防忽悠,但对于大多数普通观众而言,一眼识破“挂羊头卖狗肉”的乐团绝非易事。酷爱古典音乐的丁先生曾高价购买了名曰“德国柏林广播交响乐团”的演出票,可演出现场的拙劣表演

”随后,阿甘、汪海林、蒋方舟、高晓攀四位嘉宾一起将“恶搞风”、“雷文化”、“囧文字”、“山寨剧”盘点了一番,并就这类现象交流了各自的看法。编剧汪海林认为,“山寨”精神就是草根精神,“山寨”的东西针对权威,如权威机构和人物、经典作品。它涉及到知识侵权等问题,比如山寨版手机,人们一边骂一边用。当经典有破绽,它就反映为大众放大式的狂欢。面对经典遭恶搞的现象,阿甘的态度是山寨无罪,恶搞有理。汪海林极力赞同这一观点,并坚持从市场角度思考问题,“我想将来过些年,中国电影可能要感谢两个人,一个是冯小刚,一个是阿甘。

《疯狂的石头》成功后,东施效颦的小成本恶搞电影蜂拥而上,挤上院线的,就有近十部,拍恶搞电影,甚至被业界认为是年轻导演的成功捷径。但恶搞电影扎堆儿的后果已经显而易见了,不仅这些后来者难有一部超越《疯狂的石头》的,而且当初《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所显现出的恶搞积极一面的解构价值,也几乎被这些劣质电影冲刷殆尽。多以网络群众群动形式出现的恶搞风,终于吹遍了文艺界的各个角落。不仅影视剧恶搞,话剧也开始恶搞。各大城市上演的话剧,甚至一度有一半左右是速成的恶搞剧。

随着新片《高兴》的即将公映,阿甘又实现了一次“华丽”转身,将自己的电影贴上了山寨标签,赶上了2008年的这股山寨潮流。“山寨”一词最早为大众所知,是因为它紧密地与日常用品“手机”联系在了一起,之后迅速走红,成为网络上最为炙手可热的词语。“山寨周杰伦”、“山寨《红楼梦》”、“山寨《百家讲坛》”……一时间,世间万物无不可“山寨”,就连《纽约时报》也出了号称发行120万份的“山寨版”,头条是“伊战结束”。但山寨文化不能与垃圾文化混为一谈,阿甘大谈“山寨无罪,恶搞有理”,并不见得他真正理解了什么是“山寨文化”。

这部即将上映的歌舞片的“雷”人之处,在于刻意营造出的一种反差效果,而其中加入的山寨歌舞、造飞机等丰富的喜剧调味料更让它笑料百出。在节目里,阿甘从新作说起,首先表示自己很看好它。他介绍说,因为大家说到歌舞片时都会想到百老汇,所以他此次拍摄《高兴》,把不同风格的音乐混搭在一起,特别借用“山寨”这个词语,目的是希望能够与传统的歌舞片区别开来,突出本土的、平民化的特色。他并不觉得“山寨”这个词语带有贬义,认为很多被称为“山寨”的东西虽然不那么完美但不让人讨厌,因功能齐全甚至能得到自己的偏爱,“山寨可能是一种怜香惜玉的表达”。

相声也开始恶搞,一些年轻相声演员把恶搞当作了成名立万的手段……有“中国最帅的相声演员”之称的高晓攀在《零点锋云》中甚至说了这么一句话:“那么你们做得不垃圾,你们票房可能会很惨败,那么在这个上面,谁对谁错,谁是谁非,谁都说不明白。”可以理解高晓攀所说的“垃圾”,包含“通俗化、生活化、娱乐化”等含义,但将“垃圾”当成行业标准甚至文艺工作者的追求目标,还是令人有点难以接受。“山寨”一出,无人争锋,之前流行的无厘头文化,包括网络流行的雷文化、囧文化,现在都被归到了山寨文化这杆猎猎作响的大旗之下。作为被和草根精神画上等号的山寨文化,是有持久生命力的,只有在民众心理不断变得成熟和理性、各种形式和各个领域的霸权主义得到消解的那一天,才是山寨文化寿终就寝之日。而作为被商业所利用的山寨文化,则是浅薄、苍白、毫无魅力可言的,文艺界盛行山寨风,是创作者舍弃“人性化”而取道“粗鄙化”迎合观众的危险做法。要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人们渴望得到的文艺产品,都是精品而非垃圾。韩浩月。

“山寨”是一种怜香惜玉的表达所谓的大片一个比一个“雷”人,这让阿甘不得不有所反思。不过,他并不悲观,认为中国导演的智力不存在问题。号称是中国恶搞系导演的阿甘是国内第一个把恶搞与电影紧密联系起来的导演。2006年,出自他手中的一部的电影《大电影之数百亿》,因为内容恶搞了中国十几部大片,以低成本取得了高票房。2007年《大电影2.0》的乘胜追击彻底确定了他的恶搞风格。而到了今年,他牢牢抓住了流行亚文化趋势,将著名作家贾平凹的小说《高兴》包装成同名歌舞片,又把时下流行的“山寨”文化运用到极致。

”-链接·山寨“山寨”一词源于广东话,兴盛于网络。“山寨”从字面来解释:在山寨中,非专业出品。其特点主要表现为仿造性、快速化、平民化。山寨文化的特点是快速模仿已经成熟的知名品牌,以兼容的强大功能、花哨的包装、低廉的价格赢取人心,同时获利。就是觉得山寨挺好玩记者:当时怎么会有这个想法?是对山寨很感兴趣吗?蒋方舟:其实我对山寨文化了解得并不深,完全是因为觉得好玩,一时兴起,没想到得到了妈妈的支持。记者:现在我们没法看见你的作品,能不能给透露一下录制的内容?蒋方舟:讲了很多,比如说介绍古代的死刑、比较古时候的作家,甚至还谈格林童话以及我觉得什么样的女孩漂亮等。

不限制时间空间,都说的是我感觉有意思的话题。记者:每一期节目大约多长,说的主题是否有过系统的安排?蒋方舟:其实并没有什么准备,都是我妈妈开拍前给我5分钟时间想想说什么,一期就5分钟的长度,基本是想到哪里说到哪里。记者:你还想继续做下去吗?如果有后续的作品是否会放到网上去呢?蒋方舟:我想我还会做吧,不过要等我找到新的兴趣点,想得再成熟些。另外设备也要好点,至少要有台正式的DV,之前那三期都是用数码相机的录像功能拍的,拍得我像鬼影一样。

干果 深亚 陈达文

上一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素锦同人文

下一篇: 桃花潭是不是世界文化遗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8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