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调查:“山寨文化”褒贬不一 “粉丝”壮大


 发布时间:2020-11-28 09:57:15

从某市的“西班牙小镇”到某县城的山寨“白宫”,从各地层出不穷的”赝品博物馆“再到前段时间各地热仿的“大黄鸭”,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当山寨经济利益远远大于侵权成本时,一些人早已利欲熏心,趋之若鹜。而长期以来,各地相关职能部门一直听之任之,毫无作为,山寨者们只看见哗哗流进的真金白

而且,这些刊物能够对正在发生的各种艺术相关事件做出及时的反映,在一定程度上,会比正式刊物更加灵活自由。当然,“市场”依然是关键,而且,市场化改革永远是一把双刃剑,利弊皆会因此而起。资本“唯利是图”的原则有时会让这些刊物丧失理性和原则,尤其是在初期资金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媒体势必迫于运营的经济压力而放弃进一步拓展的可能,接受自己可能并不愿意接受的广告。结果就是内容和格调的低俗,整个杂志的运营也会因质量下降而引起恶性循环。

但是,这些大黄鸭没有得到著作权人的授权,而是有些人肆意炮制山寨,哪怕外在形态上有了一定的变化,也是抄袭侵权。因而,不管承认与否,那些城市招摇过市的黄色充气鸭子,都是对香港大黄鸭的侵权,而且是明目张胆的弱智的侵权。东施效颦,一哄而上,是我们城市的通病。山寨大黄鸭,很黄很弱智,不过是中国城市带给舆论场的另一个笑柄。创新创造,是现代文明国家的灵魂,也是一个国家、一个城市永续发展的关键。正因为如此,中国才提出了从制造大国到创意大国转变升华的国策。

除夕夜,老孟和他的“山寨春晚”没能像所承诺的那样“现场直播、现场互动”。相约与央视春晚同步直播的山寨春晚不仅变成了“录播”,而且没能在内地的荧屏和网站上与网友“亲密接触”,最终只是选在内地观众陌生的澳亚卫视和澳亚网播出。这一晚,本应活跃在演出现场的山寨春晚的主创和演员们,一部分人回家过年了,剩下的则悉数前往位于北太平庄的一个洗浴中心联欢。这一晚,渴望看到一台别开生面的晚会的网民们,在澳亚网站不停地点击,比蜗牛还慢的网速让他们得到的不过是“该页无法显示”。

记者:直到今天大家对你创办“山寨春晚”的目的依然充满质疑,现在可以坦率地说了吗?老孟:我办“山寨春晚”有两层目的,一是个人目的:为证明我自己能“忽悠”出这样一台晚会,证明自己有这个能力,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证明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我能”;二是社会目的:想给央视春晚减轻压力,想给草根一个展示的舞台,想给不能回家过年的农民工一个春节团聚的场所。记者:现在回头看,你觉得自己的目的实现了多少?老孟:我给自己打60分,及格了。

文物普查查明,全县共有石砌山寨遗址200余处、自然天成洞穴遗址300余处。这些山寨(洞穴)构成了秦岭深山独特的古代山林治安防御体系,被人誉为“东方古老寨堡”和“秦岭险峻奇观”。据《镇安县文史资料》记载,镇安山寨大多创建于明末清初,大多为抵御农民起义军而修建。石砌的山寨就地取材,依山为基,以石筑墙,“干打垒”砌筑,多为当地名士富户牵头修建。这些山寨依山就势建筑于周边地势险要的山顶,周围群山相接,多为三面陡坡,一面与山峰相接,地势异常险要,易守难攻。

人们最关注的是,重建能否原汁原味再现当年万园之园的风采?尽管建设方在资料搜集、专家论证、图纸设计等方面下了不少功夫,但是正如一些专业人士指出的,不可能克隆出圆明园,因为它所依据的设计和手工艺技术已经消失了,只可能复制部分“荣耀和辉煌”。到底是力求神似、建成精品,还是山寨式仿建,需要继续面对公众质疑,更需要文化和时间来检验。从另一角度看,圆明新园具有商业属性。横店集团就表示,建该项目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用于旅游和影视拍摄。

你来自央视,央视那些山寨节目在不在你的封杀之列呢?最不可思议的,是你要求“同时从舆论上给予制止”。行政、法律制止还不够吗,一定要连声音都消失?你有你提案的权利,我有我批评的权利,你看,我就没有大声疾呼,要从行政上、舆论上制止你的观点,我惟一能做的,是对你的提案提出质疑,因为好好说话是公民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倪萍委员,在向政府建言献策的同时,自己也要备好课,起码应该懂点《宪法》,知道哪些是公民的正当权利,是不能随便侵犯的。要知道,任何形式的封杀都是有问题的。倪萍委员,请慎用你的参政议政权利,不要动辄挥起封杀的大棒。你可知道,一旦滥用权力的大棒高高举起,棒下会有多少辗转呻吟的冤魂?新闻工作者 潘采夫。

古槐街 陶溪文 澧浦

上一篇: 涠洲岛哪家民俗是明星开的

下一篇: 安化黑茶文化节邀请了什么明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14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