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文化的媒介意义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12-04 22:30:46

圆明园该不该重建,一直是个充满争议的文化问题。圆明园举清朝6代之力、历经150余年建设,成为园林集大成者的万园之园,却被英法联军付之一炬,沦为废墟。圆明园已经成为历史辉煌和悲情的矛盾体,留给人们巨大的想象和争议空间。因而,重建圆明园的消息总会牵动社会的敏感神经。如今接近完成的圆明

看到这一情景,她妈妈干脆丢给她一个塑料筐,让她一边剥毛豆,一边讲文学,“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寒酸可悲的百家讲坛了。”蒋方舟说。录完之后,蒋方舟赶紧回放给自己看,可是本来准备好好地笑一场的,却被自己给“雷倒”了。“我真是‘雷点’低,笑点高。一‘雷’就被自己‘雷倒’。”基于这一后果,到现在蒋方舟也没敢把自己的作品上传到网上。她套用王小波在《门前空地》中的一句话解释了自己的行为:“门前空地虽是你自己的,但在别人的视线当中。

”随后,阿甘、汪海林、蒋方舟、高晓攀四位嘉宾一起将“恶搞风”、“雷文化”、“囧文字”、“山寨剧”盘点了一番,并就这类现象交流了各自的看法。编剧汪海林认为,“山寨”精神就是草根精神,“山寨”的东西针对权威,如权威机构和人物、经典作品。它涉及到知识侵权等问题,比如山寨版手机,人们一边骂一边用。当经典有破绽,它就反映为大众放大式的狂欢。面对经典遭恶搞的现象,阿甘的态度是山寨无罪,恶搞有理。汪海林极力赞同这一观点,并坚持从市场角度思考问题,“我想将来过些年,中国电影可能要感谢两个人,一个是冯小刚,一个是阿甘。

随着新片《高兴》的即将公映,阿甘又实现了一次“华丽”转身,将自己的电影贴上了山寨标签,赶上了2008年的这股山寨潮流。“山寨”一词最早为大众所知,是因为它紧密地与日常用品“手机”联系在了一起,之后迅速走红,成为网络上最为炙手可热的词语。“山寨周杰伦”、“山寨《红楼梦》”、“山寨《百家讲坛》”……一时间,世间万物无不可“山寨”,就连《纽约时报》也出了号称发行120万份的“山寨版”,头条是“伊战结束”。但山寨文化不能与垃圾文化混为一谈,阿甘大谈“山寨无罪,恶搞有理”,并不见得他真正理解了什么是“山寨文化”。

《疯狂的石头》成功后,东施效颦的小成本恶搞电影蜂拥而上,挤上院线的,就有近十部,拍恶搞电影,甚至被业界认为是年轻导演的成功捷径。但恶搞电影扎堆儿的后果已经显而易见了,不仅这些后来者难有一部超越《疯狂的石头》的,而且当初《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所显现出的恶搞积极一面的解构价值,也几乎被这些劣质电影冲刷殆尽。多以网络群众群动形式出现的恶搞风,终于吹遍了文艺界的各个角落。不仅影视剧恶搞,话剧也开始恶搞。各大城市上演的话剧,甚至一度有一半左右是速成的恶搞剧。

“昨天今天都已经有好多人前来围观了”,保安称,为此现场还在湖面一侧拉起了警戒线,并有专人手持扩音器提醒游客注意安全。北京国际设计周方面表示已关注此事,肯定要维护正版利益前天晚上在大兴南海子公园湖内下水的山寨“大黄鸭”高约7米高,已经引起正版大黄鸭引进方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的关注。今日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曾辉告诉记者,设计周方面已经看到此事,现在正在了解具体的情况。对于山寨行为,组委会方面肯定是要维护正版权益。此前“大黄鸭”在香港的风靡令内地不少城市出现山寨大黄鸭亮相事件。6月22日,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正式与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签约。这表明北京是首个引进正版大黄鸭的内地城市。8月28日,2013北京国际设计周 “大黄鸭在北京”发布会上,主办方揭晓正版“大黄鸭”高达18米,北京展将于9月6日至9月23日首秀园博园, 9月26日至10月26日移至颐和园。

岳阳作家十年磨一剑 《山寨秘书长》揭官场百态2000年,岳阳市群众艺术馆研究员、“群众作家”翁新华的长篇性态小说《淫羊藿》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后,曾在社会各界引起激烈争议。2009年,翁新华“十年磨一剑”的长篇官场小说《山寨秘书长》,即将由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业内外人士广泛关注翘首以待。据悉,《山寨秘书长》是一部受到湖南省作协和中国作协2009年重点扶持的长篇小说,农村小青年简元,父亲早亡、母亲眼瞎,由乡亲邻里救助送读至初中,因贪玩泡网,不堪老师非人性化管教,弃学进城瞎混,做过零工,开过的士,干过急开锁,挨过城管打骂,受过派出所罚款,五味杂陈的生活使之掌握了一门生活技能--雄辩和随机应变,也颖悟了官场的诸多潜规则,立志从政以改变生活现状,最后终于戏剧性地当上市政府的秘书长,并以一己之力用市长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赢得外商的巨额投资,最后使该市经济起死回生,让人哭笑不得,欲罢不能。该书责任编辑、作家出版社资深编审潘婧表示,《山寨秘书长》是一部主题积极、叙述上独具话剧特色的优秀官场小说,但它又并不是一部纯粹意义上的官场小说,而是一部着力塑造一个愚氓人格嬗变和自我完善、呼唤人性回归、颇具时代亮点的作品,它揭示了城市化的不可违逆和艰难,试图对人性的幽微进行一次细致的探寻。

“山寨”是一种怜香惜玉的表达所谓的大片一个比一个“雷”人,这让阿甘不得不有所反思。不过,他并不悲观,认为中国导演的智力不存在问题。号称是中国恶搞系导演的阿甘是国内第一个把恶搞与电影紧密联系起来的导演。2006年,出自他手中的一部的电影《大电影之数百亿》,因为内容恶搞了中国十几部大片,以低成本取得了高票房。2007年《大电影2.0》的乘胜追击彻底确定了他的恶搞风格。而到了今年,他牢牢抓住了流行亚文化趋势,将著名作家贾平凹的小说《高兴》包装成同名歌舞片,又把时下流行的“山寨”文化运用到极致。

喜缘 龙骨坡 唐宁府

上一篇: 评论:重“活宝”而轻“死宝”

下一篇: 圆明园四大兽首展河北启动 官员期望铭记国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相传文化网 版权所有 0.35217